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嫌錢腥,不為錢狂

2019/4/4 — 18:53

近來太忙,終於有時間向讀者們推介早前播出的一集《鏗鏘說》

今次請到經濟學家林本利同我哋喺好靚嘅維港海景前談財金。《鏗鏘集》向來比較社會關懷,炒炒賣賣較少觸及。但其實,香港是資本主義社會,相當大部份人的生活都是圍繞着搵食,連周潤發都話「搵食係香港核心價值」。近年我更向學生形容,香港有一項全民運動,叫「買樓」。

林 Sir 是非一般理財專家,他教人買樓和投資,但會捐賺得的四成出來做慈善。最搞笑係他上堂時,會把自己的銀行月結單投射在學生眼前,全部學生都知佢身家有幾多。

廣告

雖然已經擁有相當財富,但他自己生活非常樸素,穿的波鞋六百蚊都覺貴,西裝只是連鎖店貨色值港幣二千。我在他的教學中心上課,細意觀察他的裝修選材,用料平實非常,連公屋裝修都豪過佢。他經常批評一些人為富不仁,也曾就電費加價、發水樓、大學貪腐等發聲。

訪問那天有段小插曲,大家分別後,他打了幾次電話給我,我立即回電,猜想他幹嗎那麼緊張。原來,他在拍攝現場遺留了一個熱水瓶。天呀,一個熱水瓶最多幾百元,以他那副身家,買得起另一個新的有餘。但林 Sir 就是惜物。

廣告

林 Sir 搵到,也不會看到錢波咁大。他出名對記者好,知道記者慘,自己在離島有樓,也會平租畀記者住,真係好有心。他也很熱心教記者投資,但記者很多聽完就按兵不動……佢反而更心急。

不少人說,錢是腥的,不玩這遊戲。但上班就供 MPF,就無奈地買了股票;而也因為林 Sir 懂得看財務報告,才能夠看得出不少貪腐做假,看得穿那一間機構或大學高層在玩弄財技。我是他一千名財經班學生之一,每個月去上堂,最初對住堆數字我真係?哂頭,但日子有功,現在對錢銀敏感咗好多。

也令我對香港核心價值:搵錢,有深一層體會。財經班上的同學,無論性格年紀和氣質,都一直不是我記者圈子接觸得到的。能夠開拓自己腦袋裡最弱一環的理財範疇,也可以說是我近年一項小小的突破。

跟林 Sir 學習了投資這四年,對事物看法有改觀。例如我在大學教書,經常思考,學生使用的社會成本有多少,公帑供養的教育是否貨真價實。我經常跟學生苦口婆心說:「別以為只是因為你們考 DSE 考得好,你們交的學費只佔教育成本的很少部份,納稅人付出的成本有多少?還有多少個像你們一樣的年青人被拒於大學門外?」林 Sir 也提到,學界也不少貪腐,不少管理層親近權貴,我自己也常檢討自身,如何才對得起納稅人的付託。

這集《鏗鏘說》,一開始拍攝到我有點慌亂地說:「得啦,林 Sir 開始啦。」因為林 Sir 到達現場,就跟我們計算拍攝電視節目的成本,無論是他自己付出的時間,還是我們團隊的開支,經他的人肉電腦運算,很快就指出,怎樣做才合乎成本效益。經常超時工作的記者聽到,當頭棒喝。

我常說,對於我們這種頭巾氣的傳媒人,接觸林 Sir,明白財經世界規律,真是如沐春風。

特別感動是,我追問林 Sir,如何穿着六百元波鞋走在衣香鬢影的權貴之中?他答得直接:「這樣才有尊嚴哪!」他講得出,做得到。擲地有聲。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