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安的世道,善良的臉孔

2019/11/9 — 9:00

沙田裁判法院聽審的朋友,向囚車方向舉起了象徵五大訴求的「五」字(作者提供圖片)

沙田裁判法院聽審的朋友,向囚車方向舉起了象徵五大訴求的「五」字(作者提供圖片)

自從 10 月回復自由工作者的身份後,我為自己定下了一個任務 —  不是那些要每星期接到多少單子、寫多少篇稿、每日要吸收哪些營養等的任務,而是時間許可的話,去聽審。

「吓,你又唔係社工、又唔係記者,去嚟做乜?」「又唔係識嘅人要上庭」「有其他人會去㗎啦」,身邊一些朋友知道我這個任務時,多少都會說出如以上的話,這時候,我總會分享一個親身經歷。

中學時候,我加入了學校的辯論隊,但對於在人前演說一事,卻有莫名的恐懼,甚至是極度不安;後來一次機緣巧合,參與了一個辯論高手的分享會,而那位高手分享的,正正就是克服恐懼。

廣告

「當你站在台上,極度不安時,就嘗試往台下望,找出一張善良、會給你一個微笑的臉孔,然後你就一直看著這臉孔,心就會定下來。」

後來,我嘗試跟著這秘訣去做,發現果然有效;而我亦同時發現,這句話對我最大的影響,不是令我學會在台上緊張時,如何能用最短時間找出令自己安心的臉孔,而是當我坐在台下,看著台上的人在緊張、不安時,向他/她露出一個微笑,一個點頭,去擔當那張在別人眼中的善良臉孔 —  台上的人離開舞台後,未必會記得你,但也許就是這麼的一秒、一個笑容,真的能令人安下心。

廣告

我當然明白,站在台上的不安和恐懼,根本無法和被還柙、被拘禁的相比,也知道在旁聽席聽審、在囚車駛進法院、離開時喊的一句口號1、舉的一個手勢,甚至只是默默地站在人群當中,可能也真的不會有甚麼人在意,但假如有這麼的一秒,我們能成為一張善良的臉孔,令不安的同行者能知道自己並不孤單,也許,就已經很足夠。

面對紛亂的局勢,每個人都有自己要負的責任、能承受的風險底線。縱使如此,卻不代表誰比誰高尚,誰比誰更應該在最前線捱警棍、擋子彈,我們可以不安,可以傷感,但卻不能覺得自己一無所用而不去做任何事,因為有時候,你要做的,可能就是在不安的世道,仍然保持自己善良、令人溫暖的臉孔。

 

1明白不同群組都對旁聽人士作出指示,特別是「法院範圍內保持安靜,唔嗌口號」這一點,但今日在沙田,一位姨姨的一句「孩子,堅強啲呀,好多人支持你呀」,我卻真心希望 19 歲的賴手足能聽到。又,會來聽審的都是有心人,當中或有不知狀況的「新手」,建議先了解、好言相勸,不必一來就動真火。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