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完美的賣飛 送別不再回來的棟篤笑

2018/3/31 — 15:02

黃子華 l 圖片來源:黃子華 - 子華本部 facebook

黃子華 l 圖片來源:黃子華 - 子華本部 facebook

【文:劉景熙】

一張飛,從一千元炒上過萬,不少人咬眼切齒,氣自己的無能為力,氣這個世界「太過不完美,太過離譜」。

要數香港這星期的關鍵字排行榜,「黃子華」、「五月天」和「黃牛黨」肯定是三甲。

廣告

從星期一開始,面書上一片愁雲慘霧、哀鴻遍野,只因訂票熱線打不通、網頁又長期「死機」,鍵盤上的F5 (更新鍵) 被按到幾乎爆裂,有朋友苦笑:「我連訂飛網頁個樣都未見過。」

筆者並非科技專家, 但這星期的「撲飛」熱潮,倒令我想起兩年前的一件小事,希望與讀者分享。

廣告

當時我正準備往英國留學,得知《哈利波特:被詛咒的孩子》( 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 ,在倫敦上演的舞台劇,劇情承接第七集以後,以哈利的兒子和其宿敵馬份的兒子為主角,不論劇情還是舞台效果,均非常精彩) 將會上演,想著機會難逢,趕緊上網訂飛。

正當筆者聚精會神、準備狂按 F5 鬥搶飛之際,網頁卻出奇地流暢,我只需按照指示前往兩個分銷商的網頁,電腦便會自動彈出一組數字,顯示你前面還有多少人正在買飛,猶如一個虛擬世界的「數碼排隊」。

兩條隊中,一條很快售罄,另一條筆者雖然從下午等至深夜,足足十小時,但慶幸的是到你買票時,網頁非常暢通,也有足夠時間讓你挑選適合的座位,最後我順利買飛,一年後安坐劇院中享受令人炫目的魔法大戰,用戶體驗頗佳。

誠然,《被詛咒的孩子》是一個數以年計上演的舞台劇,與黃子華、五月天的短期Show難以直接比較,但文化產業成熟的倫敦,能否作為香港售票系統的借鏡,又或者是否有其他做法參考,這就有賴行內高手的專業和創意。

筆者跟一位曾開發活動售票app的朋友談過,熟悉經濟的他直言,單純從經濟學角度解釋,由於供求嚴重失衝,加價是其中一條出路,但他亦笑言,深知「做人無公關 食S架喇」的 黃子華 ,考慮到與粉絲的關係,將避免加價帶來的負面觀感,不會採取這個做法。

不過, 供求嚴重失衝為「黃牛黨」帶來巨大的利潤空間,民間怨聲載道,這又應該如何解決?這位朋友認為應該多管齊下,從數方面堵截「黃牛黨」的活動空間:

1. 賣飛活動如演唱會全面採用實名制,同時限制每人購票上限,如四張。
2. 如要改名,最多只能改一半數量 (買四張最多改兩張)。
3. 場館亦要加強抽查,朋友認為即使只抽查十分之一,而一旦「中招者」即時拒絕入場,已經可以大幅壓低炒賣空間,因為無人想被拒絕入場。

近日康文署、業界如亞博館已經試推實名制,加上場館抽查,令人欣喜看見,社會各界從科技著手,嘗試解決這個困擾市民多年的問題,為香港的文化潮流產業注入新元素;惟一令人遺憾的是,香港人再也沒有機會,親手收到一張印有自己名字的「子華飛」,也許正如男神所言,要學會「一直接受世界唔完美」。

(作者簡介:從揸筆改揸青龍偃月刀,深信人生是一個不斷學習的旅程,喜愛用文字紀錄沿途風光;旅人或終要停下腳步,觸動人心的故事卻能留芳百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