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屬於自己的母難日

2016/6/23 — 11:53

聽到台灣人把生日說成母難日,作者明白「生日的主角」不是「我」,那個豬肚湯的故事,於內心回響。

聽到台灣人把生日說成母難日,作者明白「生日的主角」不是「我」,那個豬肚湯的故事,於內心回響。

【文:陳為建 @進步教師同盟】

又是一年一度母難日。聽過有一位爸爸在女兒生日當天下廚,弄得滿頭大汗就是要煮個甚麼豬肚湯。難得父親下廚,女兒不禁問為何非煮豬肚湯不可,這位爸爸打量一下女兒滿足地笑一笑説:「今天,要給媽媽補補肚皮。」

這位爸爸真有意思!但我沒有把故事聽進心裡去。每年生日不是約了朋友慶祝,就是跟太太二人世界。好幾年爸爸在我生日那天打電話過來問要不要一起吃飯,總是改在生日前或後的一兩天吃,大多回「娘家」由媽媽下廚,從來不以為然。對生日也抱有一定的期望,總是預期一些驚喜。臉書上的生日祝福數目,成了一種自我感覺良好的來源。甚至遇過一些學生,事先張揚何時生日,提醒同學送禮物。

廣告

《論語》中有一句:「父母唯其疾之憂。」前幾年精神和身體健康出現問題,青春不再,連意志都被消磨了,害得爸爸媽媽為我張羅。走出了精神情緒的谷底,才開始明白孔子的所謂孝是甚麼一回事,要保持身心靈健康免得爸爸媽媽為我而操心,才算對得起他們的養育之恩。聽到台灣人把生日說成母難日,深深地明白生日的主角不是我,那個豬肚湯的故事開始在內心回響。出生的那天離開母體成為一個獨立的生命,對全世界沒有甚麼特別,我也不可能有甚麼記憶和感觸,但對爸爸媽媽卻是百感交集,在媽媽的心中更是感受甚深。

兩年前的母難日,爸爸打電話給我問我會否跟他們一起吃飯,多謝太太明白我,跟爸爸說不想媽媽為我下廚。原本想親自下廚,為爸爸媽媽燒一頓飯,不過因為工作,還是打消了念頭。結果,已經很多年未試過,一家人在我的母難日上了酒樓吃飯,過了一個很溫馨的晚上。沒有貴重的禮物,沒有任何驚喜,沒有鮑參翅肚,只有我和最親的親人一起渡過恬靜的母難日。其實那天早上,四十多年來的第一次,一早起床趕上班,在車上匆匆忙忙地打了一段短訊給媽媽,內容是:「今天是母難日,多謝媽媽四十多年前把我帶來世上。」自此這兩三年,每年母難日都預留時間,請媽媽吃頓飯。

廣告

我們不一定完完全全喜歡爸爸媽媽的一切,但我們永永遠遠都是爸爸媽媽的孩子。母難日當天我們不應對他人抱特別的期望,卻應該擁有感恩的心情。這只不過是對生命的尊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