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是人人有書讀

2015/6/2 — 11:09

naosuke ii / flickr

naosuke ii / flickr

二零一五年世界教育論壇 (World Education Forum) 在上週於韓國仁川完滿結束。此國際論壇論壇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UNESCO) 舉辦,規模龐大;被邀出席的包括各國教育部長、學者與研究員等。論壇的目的是為全球教育訂下未來十五年的方向與目標。

驟眼看來,十五年很長;可是教育一向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業。今天出生的孩子,如果生在發達國家的話,十五年後應該在唸中三、四,剛好完成最基本的學業要求,快開始為選科而煩惱。而今天生在發展中地區的兒童,在未來幾年可能有機會接受基本教育;到十五歲,他們大概已經投入社會謀生好幾年,沒幾個可以繼續學業。至於要為生在赤貧之地的嬰兒,展望十五年的教育實在太奢侈了,因為他們生來便要為生存的基本需要而憂慮;他們當中不是每個都能活到十五歲。

身處在教育是必然的地方如香港,我們好容易便會被各種本土教育的訊息與潮流淹沒,而忘記了放眼大環境、忘了反思其他地方的教育發展如何與自己的狀況息息相關。世界教育論壇的存在價值,正正在於能夠把環球的教育現況赤裸地暴露人前,好讓大家一起正視問題、尋求解決。

廣告

這次論壇,除了展望之外,UNESCO 亦希望藉此回顧及總結過去十五年的工作。在上一次的世教論壇,即二零零零年,大會的主題為「Education for All」(全民教育)當年,來自一百六十四個國家的代表承諾會投入這運動;各國會根據當年在達喀爾達成的協議 Dakar Framework for Action,致力用十五年時間達成六個目標。簡單來說,便是要讓世界上所有孩子,不論膚色性別,都能夠接受基本教育;而減低成年人文盲率也是重點工作之一。

十五年過去,成績如何呢?根據資料,於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二年間,不在學的兒童與青少年的人數減少了七千六百萬。而於同一期間,接受學前與小學教育孩童的數字分別增加了約六千七百萬及五千萬。

廣告

數字看來鼓舞,達標了嗎?讓我們再看看其他統計數字。根據二零一二年的預測,到二零一五年,世界上仍然會有約五千七百萬適齡小學生和六千三百萬青少年沒有書讀,即超過一億兒童失學;而女童的失學比率較高。

另外有七億八千一百萬的成年人口還是文盲,很多地區的數字距離世界標準甚遠(見下圖)。亦即是說,世界七十億人口中有超過一成是文盲的。

換言之,距離「人人有書讀」的目標還差很遠很遠。世界的教育狀況在這十五年間原來只走了一小步。十年樹木、百年樹人;都說十五年對教育來說實在太短了。所以當UNESCO 展望二零三零年時,「Education for All」無疑依然生效,更附加了新的部份。今年論壇的主題為:

Ensure inclusive and equitable quality education and promote life-long learning opportunities for all.
確保人人都獲得融合、平等的優質教育以及終身學習機會。

「Inclusion (融合)」、「Equity (平等)」、「Quality (質素)」與「Life-long learning (終身學習)」這幾個範疇,在教育裏都是近年最炙手可熱的研究課題。把它們放在同一句字裏,實在令人覺得任務千斤重。

另外在二零一五年論壇的聲明裏,UNESCO也承諾會在二零三零年前,為世界上所有適齡學童提供十二年免費教育。報告指,要達到這目標,全球在未來每年,要在教育投放比現時多二百二十億美元的資金。

有人可能會覺得,要在二零三零年前達成這一堆目標好像有點不設實際。但正如有份參與這次論壇的前澳洲總理 Julia Gillard 曾撰文指,聯合國絕對有需要為全球教育訂下大膽進取的新目標,促使各國繼續投放更多資源予教育,並確保資源用得其所。她也提醒各位,教育與地方的經濟增長關係密切;它為不同經濟體系帶來的好處遠比其他投資為多。而在國際的層面,教育能使人脫貧、興建國家,讓社會慢慢富庶起來。再者,如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今次論壇的開幕式說,教育帶來和平,包括遏止極短主義的冒起。

身在「人人有書讀」的福地,這一切跟我們好像沒甚麼關係。但我們常說,每個地方其實就是世界的縮影。在這個人人忙著討論競爭拔尖,少有提到補底扶貧的中產社會裏,我們有認真處理社會基層在教育裏的需要嗎?世教論壇的報導提醒我們,投放更多人力與資源予有需要的貧窮人口並不是福利主義,相反這種投資是建立一個可持續發展社會的重要元素。

事實上,社會上有一撮人口,不拔也尖;而身處下游的人口卻很難獲得往上流的機會。透過教育扶貧是許多政客的口號,可是政客黨派的執政週期,往往比起教育改變社會所需的週期短。十五年才能夠走一小步,但是又有幾個政府的內閣能執政達十五年之久呢?這是導致教育政策朝令夕改的一大因素。如果政府不立志為教育訂下比現有的長期目標更長遠的具體目標,並長期獨立監察,無論未來經濟數據如何彪炳,實際的社會狀況就算不惡化,亦只會原地踏步。

十五年一次的世界性論壇完滿結束,標誌著教育界的一個新時代開始。各國的持分者將以這次論壇的聲明為本,展開新一輪的研究與討論,無疑會為不同教育體系帶來一番新景象,及準備為教育發展踏出又一小步。希望各地政府官員與教育界人員也能認真配合聯合國提出的各種建議。一步一腳印,我們總得相信,終有一天「人人有書讀」不會只是個被政客掛在嘴邊的口號。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