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是我可以控制的

2015/7/19 — 16:20

(圖:維基百科)

(圖:維基百科)

【文:刻文 一名讀哲學的攝影師】

攝影是兩個詮釋的過程。首先是拍攝者把他看到的景像,透過他的思維和技術變成相片;其次是觀者透過相片,把看到的在腦海中重新展現。前者不用多說,後者卻往往被忽略。

有些時候,拍攝者想拍攝的東西,跟觀者觀看到的未必一樣,這在一般非專業的相片尤其明顯。很多人也試過,明明拍的是一個景點,但給朋友看時,他看到卻是在背景你完全沒為意到的一個女孩。又或是拍的是藍藍的海洋,但友人看到的卻是天空上的一片雲,而且還堅執地說它看上去像是自己的貓。

廣告

相片中的女孩,還是那一片雲,都切切實實地存在於相片裡,作為拍攝者的你尚且可能沒為意到,更何況是相片的價值意涵呢?有一個很流行的說法,就是每一個人都從相片中看到自己想看到的東西。從一定意義上看來,這個說法不無道理:我們要先對一件事物或價值有所認知,才可以看到該事物或對該價值進行判斷。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就是你必需要知道甚麼是三角形,才可能看到三角形,不然你只是看到三條邊線而已。又例如一個紅封包的照片,對於中國人來說,不但一眼便能認出,而且會知道這代表春節,裡面放的是給小孩的零錢。但同一張照片在一個對中國文化全無認知的外國人眼中,他看到就只是一張印有東方設計特色的紅紙。不要說裡面放著零錢,說不定裡面可以放東西他也看不出來。

但這不代表一個專業攝影師,就不需要為其作品被如何看待負上任何責任。

廣告

假如你不是一個專業攝影師,那麼你拍的照片,相信很大部份都只是給自己看的,那麼你怎麼拍,拍成怎樣,你就只需要對自己負責。假如相片中有拍攝到其他人,那麼你也要顧及被攝者的感受。但假如你拍的照片是打算發佈給公眾觀賞,你就得有被公眾評價的預備。

如果你是一個專業攝影師,那麼對於工作上拍攝,作為商業用途的照片,更加不應該掉以輕心。一個專業人仕之所以專業,除了是因為他對其行業的技術運作瞭如指掌外,也因為他能評估其工作有可能帶來的實質影響。一個外科醫生的專業不單在於他會動手術,也在於他能評估手術對病人的影響;一個建築師的專業不單在於他懂設計一幢建築物,也在於他可以評估該建築物在天災或人禍所面對的風險。同樣地,一個專業的攝影師,有責任讓其客戶知道,怎樣的拍攝手法有可能帶來甚麼影響。一個專業的的士司機,即使他無法控制交通,但也能預先告訴你走那一條路比較暢順,對不對?

不錯,沒有人能控制別人怎麼想,但作為一個專業攝影師,你有責任去合理評估客戶群或公眾對你拍攝照片可能引起的想法。對於客戶群有可能引起的反應,是你工作中應該準備的一部份;你意料不到公眾對照片的極度反感,是你的失職。不然的話,任何人也大可以在街上裸跑,因為別人怎麼想,反正不是我可以控制的。「不是我可以控制的」所以便不用負責任這個說法,其實頗有荒謬之處。試想想一個極端的例子:你的身體是否感到痛楚,並不是我可以控制的,那完全是你身體內神經系統的反應。那麼我要是打你一拳,是否也代表我不需負任何責任?反正你感到痛楚,其實真的不是我可以控制得到的嘛。

再者,別人對相片作出某一個評價,並不代表他就是傾向對任何東西有這樣的評價。用回上面紅封包的例子,假如有人看到之後聯想到零錢,就不能斷然說他的腦中就只有錢了。又假如你看到一張太陽的照片,感到很溫暖,就難度代表無論你看到甚麼也覺得溫暖嗎?同樣地,假如一張照片,某人看過後覺得很淫穢,也不能就此指責他滿腦子都是淫穢,只能說,照片中的東西,跟他認知之中淫穢的價值定義有相當連繫。他是否喜歡這個價值,則完全是另一個課題。

一個攝影師是否專業,並不是只在於他拍攝的作品是否漂亮,技術是否高明,也在於他能否拍到客戶想要的東西。一張照片引起軒然大波,最終只有兩個可能:要嗎便是攝影師評估不到公眾反應,那是他的不夠專業;要嗎便是他明知到有可能引起公眾反感,但仍決意照拍如儀,那就是另一個話題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