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服從

2016/6/22 — 13:03

作者配圖

作者配圖

「服從」(obedience)一直都是基督教傳統的核心價值——耶穌基督是基督徒順服的榜樣。不過,近日閱讀德國神學家蘇娜(Dorothee Sölle)於1968年寫的《幻想與服從》(筆者譯;德文 Phantasie und Gehorsam;英文書名為 Creative Disobedience),書中探討「服從」這主題。我雖不完全贊同蘇娜的看法,卻覺得她對「服從」的批判挺值得思考。

蘇娜指出,服從的價值不在於「服從」本身——服從本身並沒有任何價值——它的價值在於所實踐之事。因此,服從只是(其中)一種實踐方法。或者說,服從是最簡易、最直接的實踐方法——因為須要服從,所以就服從——不用考慮、不用思索、不用質疑、不能否定地直接服從命令。這種對命令的服從源於中世紀的修道主義,修道者透過對修道院會規以及院長的服從——不問原因、不加判斷、不問為何地作為一種為主受苦的屬靈經驗。

不過,錯誤理解服從可以導致一種「 基督教法西斯主義」(Christofascism)——這是蘇娜的用語。所謂「基督教法西斯主義」,就是教會的權力過大,欺壓信徒自由,將信徒對上帝的服從誤用為對教會規矩、習慣、甚至「某一屬靈權柄」的服從。最可怕的是,這錯誤的服從都具有屬靈的外表——服從每每被理解為「犧牲」與「捨己」的表現:一個人竟然願意犧牲自己的權利、捨棄自己、完全服從——服從被尊崇為信仰的高峯。這正是服從一直被高舉的原因。不過,實際上,這種服從卻淪為「盲目服從」(blind obedience)或「習慣性服從」(habitual obedience)。舉一個實例,我曾聽說某教會的實習神學生因要結婚向教會請假卻不獲批准;也聽說有牧者有權為教會信徒安排撮合婚事等情況。「你愛主嗎?那麼你要犧牲順服了!」一切源於錯誤的服從。

廣告

真正服從其實是一種冒險。上帝的命令沒有約化成為一張紙,因此,服從上帝的人從來都是一種冒險。甚至,對上帝的真正服從往往會導致「不服從」;甚至,服從演變成為抗爭。耶穌對父上帝的順服正是祂對傳統的反叛——耶穌不守安息日、耶穌破壞聖殿、耶穌與撒瑪利亞人與稅吏交往等等。因此,不是每一種服從都是屬天的。反過來說,不是每一種反叛都是屬世的。更重要的是:服從不會帶來新事(novum)。服從只是對舊有之事的回應。回看整個教會歷史,教會的更新與改革往往由「不服從」開始的——無論是保羅、聖法蘭西斯、馬丁路德、大德蘭修女等等,他們都以「不服從」來建立教會。

因此,若教會永遠徘徊於命令與服從,教會就不成教會了。

廣告


原刊於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