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當洗碗工不單純是為了公屋

2017/4/3 — 11:00

有人不想受壓力,寧願當清潔工人養老

有人不想受壓力,寧願當清潔工人養老

昨日,飲食界議員張宇人,再度為最低工資語出驚人,謂漣漪效應下,洗碗工一萬六千人工,夫婦兩人月入 32,000 ,不能申請公屋至食肆請不到人。就此,我這個曾從事飲食業及申請公屋失敗者,要作出反駁。

首先,大話怕計數,公屋入息上限,單人是 10,970 ,兩人則 16,870 。今時今日香港,即使夫婦都拿最低工資,也會過此數,但張議員又提及漣漪效應,指洗碗工超出此政府下限。照張議員基層為求公屋不做較高薪工作邏輯,豈不是食肆降至最低工資便請到人?這完全是違反經濟學常識的。

現實情況是, 18 歲即可申請,「當時」可以是沒有工作,申請後做工,到差不多等到,停薪留職或辭工。清潔飲食保安基層行業生態,不同尊貴中產,求過於供,如非全行業人見人憎,拿過工傷,或社運份子,僱主怕鬧事,一般都辭工後肯再聘,即使已有人頂替,找相同工種價錢,絕對可以,厭惡性工作永遠缺人。這些不是秘密,大部分申請人也如此,二百呎公屋,即使兩倍租金,也比不足百尺劏房便宜實惠。老友結婚有兩小孩,也要等五年,如只得兩個人,保守估計等十年,根本不可能用最低工資生活到這麼久。

廣告

到討論洗碗工作,不要以為洗碗只是洗碗,每間食肆,都有旺淡場時間,下午茶不是人人有機會吃,所以沒有碗洗時,要幫忙清潔樓面和廁所是常識。有些更要倒餿水(極少數,通常請清潔公司)。洗碗時,多數長期矮凳蹲坐,好命的,大餐廳還可以站著洗,請去旺角後巷看看,一目了然。有時外賣太多,要擱下幫手送,亦是常識。

飲食業工作環境不同商場,餐廳面積空間有限,即使酒樓,現在也比較少兩三層的,即使三層,也會分層工作。問題來了,上司老闆皆近在咫尺,隨時看到所有人,即使沒有要求上段工作,也要自己找東西忙碌,情況像寫字樓文職一樣。

廣告

如果真的這麼好做,一個初入行 IT 才最低工資,他們早早轉行了。

每個人選擇工作,原因都不盡相同,有多方面考慮,有大學生因為尊嚴問題,寧做文員不當洗碗工人,薪水相差一倍也不做;有住柴灣的人,連北角上班也不考慮。有人不想受壓力,寧願當清潔工人養老;有哲學畢業男生,體驗生活當園丁;有工友難得找到從未吵架的同事,住屯門入中環,也可以幹五六年而不走。有的覺得客戶服務有挑戰性,成功處理各種投訴有成功感,有的反而避之則吉。不單是公屋這個原因的。請張議員不要梁振英上身,甚麼也講成是土地問題。

整個問題牽涉面很大,除了上述外,還有公屋下限,租金過高,低收入津貼,傷殘人士兩元乘車等等,不一而足。同情地理解,張宇人是用經濟學供求理論分析,但課本講述每一個因素影響,都戴上一個頭盔,就是「假設其他因素不變」,現實情況,是多個原因使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