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7/2 - 15:24

不篤灰,只因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

2019 年 7 月 1 日,示威者一度佔領立法會。

2019 年 7 月 1 日,示威者一度佔領立法會。

執筆之時,示威者已進入立法會,警方正準備以武力清場。

只想說,訴求手段各有不同,但目的一致。

所謂的一個派別從來都不是一言堂,就算如建制派也是:真心建制可以撐警撐政府,老人家可以有政黨的米、福袋、噓寒問暖的褔利,陳健波等中產可以收成、路途遙遠的市民參加集會有交通津貼、議員在政壇上平步青雲、執政黨可以追求他們心目中的「有效執政」。他們的利益和手段不一但是目的一致,而且背後的支持者資源充足,可以利用資源和機制平定內亂。

廣告

運動方面卻因為有一種要像建制派一樣的假象,覺得每個派別都應該非常團結,手段理念都要一致。有人覺得要和平理性非暴力,有人則覺得要用更強硬手段迫使政府讓步。採用更激進手段無疑會使運動流失較中立支持者,但運動從來都不是只有一種做法一種聲音,只是旁觀者不明白這一點。他們就算有些覺得要堅持四點全取,有些則覺得四點全吃並不可取而只要集中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有些走到前線,有些從後支援;有些身體力行,有些在金錢和媒體上聲援。

但是目的從來都是一致。

不相信示威者沒有衡量過利害,每個人都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要是說要安坐家中透過網上的文字,去指點在前線的人,To Be Honest,他們對於整個運動的參與權和其他人完全一樣,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只要他們不是受情緒病或其他外在問題困擾,有清楚認真思考過自己的行為,並為自己的行為勇敢承擔應有的責任,作為同一個運動的支持者不應該再對於他們指指點點。對比起幾年前英國暴動(英國的例子總夠份量吧),香港的玻璃破損和塗鴉雖犯法,但程度已經要比英國暴動時的程度要低很多,當年英國還有偷竊、縱火、搶劫、傷人,死傷者過百。

只擔心假象讓人們誤以為只要目的一致,手段也必要一致。尤其對於今天所發生的事,結果會讓之前登記做選民的力量白費,選舉的戰場拱手相讓與對手,加劇了政黨議員和運動支持者的互相不信任,令合法抗爭儘量抗爭的空間進一步縮減。

不篤灰,只因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說到底,誰又有人有資格篤灰。這麼簡單的道理,居然還要再三強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