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義中的和平

2016/12/5 — 19:14

韓國電影《無聲吶喊》劇照

韓國電影《無聲吶喊》劇照

「康橋之家」事件震撼全港,人們都說該事件是香港版的《溶爐》(或稱《無聲吶喊》)。《溶爐》乃是一本改編自光州仁和聾啞學校性侵犯及暴力案的小說,後來2011年拍攝成同名電影《溶爐》。性侵犯、毒打兒童、利益包庇、不公義的審判,導演決意要將整件不義之事拍攝出來。結局是:電影喚起社會的關注,輿論壓力亦促使警方成立專責小組,重新調查案件,事件亦喚起韓國司法部對性侵刑法的修改,加重性侵刑法的處罰,名為「熔爐法」。

這個大家都或許聽說過。這篇文章要討論的是電影《溶爐》的結局。

我問:一套反映悽慘現實的電影,究竟可以如何完結呢?被虐害的小朋友死了,侵害者逍遙法外了,公義被證實不存在了。究竟電影如何終結好呢?當然,導演可以選擇敘述長達兩小時的不公義後就此完結。事實上,《溶爐》的故事本來就沒有美好的結局。

廣告

不過,導演卻沒有這樣做。悲劇仍然是悲劇,導演卻在結尾安排這樣的一幕:一年後,惡人依然逍遙法外,受害的兒童離開了院舍,平安夜的晚上,主角與幾位受害兒童在溫暖的家中佈置聖誕樹。絲絲的和平微弱地滲露於悲劇之中。黑暗依然掌權,絲絲的和平卻可以在微弱之處顯露。

讓我們以此思考教會的和平。

廣告

教會在地上建構和平——局部地區性和平。「製造和平的人有福了」(太5:9)。這個世界仍然尚未得贖。醜惡隨處可見。黑暗依然。不過,愛卻仍然可以被建立。沒錯,這世界一日未到終局,黑暗一日不會被消除。然而,上帝的愛卻讓和平絲絲的存在:個人的心靈平靜、家庭的關係和睦、人與人之間互助、社區的鄰舍關係、公義的政治制度。這些「局部地區性和平」雖然不算甚麼,它也不能推翻全地的黑暗,甚至,對比黑暗與醜惡,地上的和平往往是短暫而不長久。然而,這「短暫的和平」依然是值得的。

基督徒在地上建構不同形式、不同規模的地上和平。無論是與受害者同行、對不公義的譴責、法律以及社會政制的改善。它們都是同出一轍——不是以為自己可以推翻黑暗,或者以為自己的行動能夠導致上帝的和平,而是在黑暗與醜惡中顯露這個世界更深層次的真實:上帝的愛。

我不完全同意電影最後的一句話:「我們一路奮戰,不是為了改變世界,而是為了不讓世界改變我們。」這不是教會的和平觀念。教會在地上和平的奮戰,不只是為了不被世界改變,它依然正在絲絲地改變世界——若這世界是人類生命與生活的總和,微少的、局部的、短暫的和平,仍然正在改變世界。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 陳韋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