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能說的秘密

2015/5/31 — 0:02

大埔運頭街劍橋護老院

大埔運頭街劍橋護老院

劍橋事件牴觸了文明社會的價值,令人憤怒。它同時暴露了社會黑暗面,易被人指責政府默許。社署歷來不重視私人安老院的監管,認為它是私人生意,並非它的職責範圍。

資助安老服務

截至2015 年1 月31 日,全港的安老院宿位為67個 ;護理安老宿位15,030 ;護養院宿位3,394 ;改善買位計劃下宿位7,828 ;日間護理中心/單位名額2,861; 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名額(按地區)3,937 ,(按區域)1,642;綜合家居照顧服務(體弱個案)1120; 綜合家居照顧服務(普通個案)19,182 。甚總數為55,061。

廣告

在2015-16年度,新增的資助安老宿位數目:護養院宿位288;護理安老宿位109;其總計為 397(約1.8%)。

私院

廣告

根據牌照處的紀錄,在2013年9月底,全港共有568間私院,其中214間的最低住院收費高於每月平均綜援金額;全港有39, 000多名居住於私院的長者中,約32, 000名居住於非資助宿位。

「改善買位計劃」

計劃自1998年開始,截至2014年3月底,本港共有135間安老院舍參加,合共提供7,658 個資助宿位。

大埔區

大埔劍橋安老院並非社署的買位私院。社署在大埔只有2間買位私院。它們是0155. 富善護理院和0069. 愛群理療護理。

虐老數字

由 2007年 1月 至 2009年 12月底,社署共接獲6宗懷疑院舍虐待長者的投訴。

由 2010年 至 2013年 9月底,共有9間安老院舍發生員工虐待長者事件,其中7間為私院,2間為資助/自負盈虧安老院。

對私營安老院的關注

立法會議員的關注集中在公帑的部份,如資助院舍、買位等等。他們對私營安老院的質詢,很多時與新聞事件相關。從2010年至今,局長的答覆大致如下:
1.          每年,牌照處平均突擊巡查每間安老院舍約 7次。
2.          我們十分關注,已經決定扣減該院舍的買位數目40個。
3.          過去3年,牌照處在巡查私營安老院舍時,曾揭發一宗虐老個案。
4.          2010年,社署安老院牌照事務處(牌照處)對全港私營安老院舍共作出約4 600次巡查,即平均巡查每所院舍約8次。
5.          自2011年1月至今,共有4間私營安老院舍(共提供290個宿位 )已結業或決定結業,另有 9間私營安老院舍 (共提供892個宿位)開業。以上數據顯示,現時私營市場仍然活躍。

長期護理政策聯合小組

政府只在2014年5月26日向立法會提交「私營的安老院舍及殘疾人士院舍的規管及相關措施」文件一次。

文件表示:「截至2014年3月底,全港共有748間安老院舍,包括559間私營院舍、40間自負盈虧院舍、127間津助院舍及22間合約院舍。這些安老院舍合共提供75,780個宿位,服務約61,200名長者。
截至2014年3月底,全港共有306間殘疾人士院舍,包括68間私營院舍、18間自負盈虧院舍及220間津助院舍。這些殘疾人士院舍合共提供16,339個宿位,服務約15,200名殘疾人士。」

釘牌

根據《安老院條例》第10條,社署要釘大埔劍橋安老院的牌,需要指出劍橋的持牌人或其他人「被裁定犯了可公訴罪行」;或署長認為它,「曾在任何時候以違反公眾利益的方式經營。」但律政署若在今次事件進行起訴,可能與之前的案件稍有不同,《安老院條例》並沒有疏忽照顧。

後記

從資料顯示,私營安老院一方面受到資助院舍的威脅,另一方面因為社會公民意識的提升,導致成本不斷上升,是一門困難生意(萬多個宿位空缺)。政府不願意承擔安老的全部公營責任(約一半沒有資助),其資助宿位的每年增幅微不足道,因而社署的牌照處每年巡查4 600次成為例行公事,3年只揭發一宗虐老個案,屬意料之中,是不能說的秘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