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自薦做月入 9 萬「高級」研究員的理由

2017/10/27 — 14:17

剛剛林鄭出宣傳公開招聘多名高級青年政策研究員入政府,每月出到公帑9萬元,今早未起身已經收到幾個電話問我會否去申請。

雖然我是個家中窮得只有書、逼我供樓銀行可能都唔肯借錢俾我的廢青,自己又做過2年學院研究及7年公共政策研究經驗,高薪厚職,又完全合符申請資格。但林鄭一直是香港城市問題的對手,你問我會否成為他的助手? 不了。

原因很簡單吧,加入威權政府幫佢做野,你就成為獨裁的一部分,however it may be,都對人民施加更大的壓迫。我唔會想用我的青春、經驗與智慧,幫林鄭推銷明益地產商既首置樓,逼窮人上車既綠置樓、幫政府度橋點樣用創意既方法DQ啲立法會議員,做啲infographics用黎推銷一地兩檢破壞香港法制囉。

廣告

或者這樣說,如果我真係去應徵,你估現屆政府敢唔敢請我?

數年前我曾被一位我很尊敬的中策組教授提名,希望邀我加入中策組做非全職顧問。他說每兩星期開一次會,每人講幾分鐘,每次車馬費幾千蚊,坦言什麼也做不了,不過可以當識下人。及後,我就收到了中策組叫我遞交相關個人文件,我最後沒有交上。對於辜負了他的推薦現在也有點不好意思,但我真的認為做公共政策研究同官場社交,應該是兩件不同的事。

廣告

當然,如果你係去搵餐飯食,呢份工當然係一個好既選擇,唔駛好似我地本土研究社咁靠公眾支持每月萬零兩萬蚊只夠搵餐飯仔,付出與收入不依正比,我都收過private獵頭邀請都做不到政府這個價。但如果你真係有心想推動公共政策進步,有少少志氣既年青人都應該試下出黎自己推動,唔好咁輕易俾人買左你把口。又或者,唔駛咁大義凜然咁話自己加入政府是為了實踐抱負,直接承認要搵飯食或者傾慕權力便是了,這是理解的,但千萬不要自欺欺人,這會令人感到相當討厭。

在去年梁振英即將下台之際,有位中策組全職顧問朋友邀我食飯,是他最早告訴我林鄭改組中策組的事。他做了中策組全職顧問多年,姓名則不便透露,但他很坦白的說,許多事情在政府內推左廿年,問題依舊。反過來他鼓勵年青人做民間獨立研究的意志,認為民間力量才是公共政策是否可以推動的關鍵。

自上屆政府一改港英年代做法,抽空中策組作為過往政府大腦的權力核心角色 (可能決策已轉移去另一個權力核心),開始轉變為協助政府政策背書的香港中宣部,今次林鄭改組中策組,只不過名符其實將他當作為港青中宣部,借青年人把口將啲守舊陳腐的施政講得動聽吸引點,而唔係向青年人下放權力。

還有一個額外理由令我不作考慮,就是職位名稱叫「高級」研究員。其實研究無分貴賤,只有質素高下,自封高級聽落都覺得特別嘔心,是故我們從來只有研究成員,沒有誰比誰高級。

Having said all this, 當然有人仍然會問「點解我唔去試下」之類,但我很忙,重要的說話會多說一次,但多餘的說話說一次都嫌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