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良制度下的「功德」

2015/10/30 — 6:27

補習社現代教育今月初刊登報章廣告,以近億年薪邀遵理中文名師林溢欣過檔,成為教育、財經界的大新聞。圖為林溢欣及其團隊。 (圖片來源:林溢欣 facebook)

補習社現代教育今月初刊登報章廣告,以近億年薪邀遵理中文名師林溢欣過檔,成為教育、財經界的大新聞。圖為林溢欣及其團隊。 (圖片來源:林溢欣 facebook)

【文:霍梓楠】

因某大型連鎖補習社上市,加上競爭對手一則銅臭味十足的挖角廣告,令社會再次關注存在已久的「補習產業」。社會上有很多聲音批評補習成風的現象,認為當教育與商業、宣傳技倆掛鈎,會扭曲教育本質,對貧苦學生造成不公平。

我聽過學生對補習名師的美言,看見他們「like」過補習天王的status。我也有朋友是補習名師團隊成員,他的經歷讓我有不少反思:補習名師的存在價值是否止於貼題、操練考試技巧?我想大膽提出一個看法:補習名師受歡迎的最主要原因,不是他們的貼士、考試必殺技及誇張的宣傳與教學手法,而是他們有同理心——他們理解學生對考試及前途的徬徨。

廣告

補習老師會在面書分享他們工作的辛勞(例如熬通宵預備教材然後要由朝到晚教補習班),學生一方面覺得他們秒殺題目好「神」,一方面感到他們其實與自己一起「捱」,認為他們是DSE苦行中的同行者。他們間中會在面書分享新聞及日常生活經驗,鼓勵學生積極面對困難。雖然那些不是深奧大道理,但很符合中學生的口味。他們會透過面書inbox及Whatsapp與學生互動,會不厭其煩回應各種學習上甚至無關學習的問題。局外人或會認為他們為了賺錢而關懷學生,但賺錢與關懷學生為甚麼不可並存?學生或會因為他們「行多步」,因而重獲學習動機及自信。

正因為他們為補習社帶來可觀收入,補習社可聘請後勤團隊製作教材及擔任助教。製作教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基本要求是簡而精、準確點出常見錯誤及有效指正之,而且要貼近考試題型作出適當編排,還要創作獨門口訣,美術排版也不能馬虎。助教們可以各種渠道與學生於補習時間外交流,分擔名師的工作量。至於那些宣傳技倆及明星硬照,可視為吸引學生首次報讀的策略。要讓學生持續地交學費上課,口碑始終最重要。

廣告

補習名師幫助學生入讀心儀學系、實踐理想的同時,他們可能也在實踐自己的教育理想。他們為補習社跑業績可能比起在正規學校滿足各方要求較單純及容易。他們不用跟進學生秩序問題,也不用處理學校行政工作,可全心全意設計筆記及計劃課堂,雖然內容可能側重於考試技巧,但也算是傳授知識的有效途徑。有心的補習名師,在拆解題目時可順道加插一兩句人生道理及鼓勵說話也未嘗不可。他們可能很珍惜在面書及Whatsapp與學生互動的機會。放榜前夕,他們會與學生一起緊張,你可以說是因為他們擔心口碑受損,但他們也可以真正擔心學生的前途。不論學生們成功或失手,都不吝送上支持及謝意,這些回饋可比得上千萬年薪,做過老師自會明白這種成功感的價值。學生的回饋不禁令我們反思:實踐教育理想的場地是否一定要在正規學校?

正規學校在近年教育政策的意識形態下,可說是被視為「工廠」,是一個「輸入——過程——產出」學生的地方。為實現質素審核以檢視學校的「效率」與「增值能力」,學生的公開試成績及入大學率等等就是「記賬單位」。教育局、學校、老師、家長以至學生自己都認為這些「記賬單位」就是有效量度教育成果的工具。由此可見,正規學校也有商業化的傾向,只不過用作交易的不是幾千萬港幣,而是公開試分數罷了,所以正規學校是否一定比補習社「高尚」?另一方面,正規學校的老師與補習名師就有著微妙的合作關係。好奇一問:既然大家都迷信這些「記賬單位」的效用,那麼當學校得到高增值、摘很多星星的榮譽時,是否應公平一些,例如公開感謝為學生補習的名師們?或者應至少向教育局申報學生在校外補習的情況?

我曾經反思,為學生操卷到底是不是一個老師的責任?最後我認為操卷不是目的,如果老師運用得法,Past paper也可以是一個不錯的學習工具。我也曾經因為在學生面前「秒殺」一道數學MCQ而得到學生的稱讚,我沾沾自喜之餘也不忘告訴他們,要學的不僅是解這道題目,也要懂得背後原理,以及世間上有很多問題都有不止一種解決辦法……(下省數百字)。不過,當學校頒下成績指標,老師要清醒地記住「分數是重要但不是一切」,記住有些教學成果是學生畢業後才逐漸展現,記住學生真正需要甚麼,並不容易。我想,真正成功的補習名師,他們不止於展示熟練的考試技巧,更會抓緊機會安慰學生不要太緊張,讓他們相信自己有能力達到目標。

以現時的大環境,有志入大學的學生假如有一定經濟能力,去補習似乎是最理性的選擇。學生不容易在各種令人心動的廣告及朋輩壓力下醒覺,更遑論清高得抵制補習社以挽救腐化了的補習事業,甘願放棄增加入大學的機會。我們可離地分析挖角廣告,指出補習社其實意不在挖角,只是在耍商業競爭中常見的陰招,但學生會否因此而不光顧它?我們可設身處地分析被挖老師的得體聲明根本是必然結果,因為跳槽意味著背叛、忘本,似乎違背中文科課程提倡的價值,潛在信譽損失極大,但一般學生都會相信他的聲明出於真心而非出於精密計算,也不會關心補習社之間的商業競爭,學生最關注的是補習名師「有冇料到」,以及他的團隊是否願意作出課後支援及關懷。

我不是說所有補習名師都值得讚揚,但我想為有心的補習名師說句公道話,因為這個社會實在太奇怪:不少人單單因他們賺到大錢而抹殺他們付出的努力,忽視他們花在教學的心思及對學生的關愛,而這些人對大環境及制度的缺失卻視若無睹。補習名師在不良制度的框架下幫助學生提升面對考試的信心,雖然算不上偉大,但也算是一種功德。

利申:中小學時期從未試過找私人補習,也未曾光顧過大型連鎖補習社。雖然會考前幾個月的確有點心動,因為身邊不少同學覺得一試無妨,似乎可以學到考試技巧,又有絕密「貼題」,但最後還是因不想花錢而作罷。

 

 

作者簡介:中學教學助理,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碩士,主修物理。鋼琴義教組織「We Wah 音樂家」幹事及街頭表演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