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告到教外人那裡

2015/3/25 — 11:39

每次教內有甚麼紛爭鬧到法律責任上,我都看到或多或少的荒誕成份,輕則教人搖頭嘆息,重則令人捧腹大笑。因為,總會有一夥人跑出來聲稱有一些聖經原則要求所有信徒遵守,例如不能告到教外人那裡,然後大家便自覺要跟隨那遊戲規則,然後大家吵下去。

事實往往是,(一)不管最後大家支持哪一方,大家心裡想著的都是一個公道或公義之類的概念,而那概念在聖經裡沒有鮮明定義,或至少沒有說明怎樣操作(即缺乏 operational definition ),但這從來不是問題,因為大家有直覺道德判斷的能力,那畢竟才是眾人心底裡所依從的。(二)每次教內申辯或爭吵過程發展不如理想,人們就會說要參考社會裡的法律原則和概念。尤其失勢的那方,總必會說調查過程有甚麼漏洞、指摘批評者有私心云云,然後聲稱要採取法律行動來禁止對方誹謗。

廣告

各位看到嗎?整個活動無異於自欺欺人,說好了不要告到教外人面前,又說好了一切依循聖經標準,但最後還是不依的。而他們不依循的原因除了有些是詞窮理虧外,更重要和更根本的原因是,若要嚴格理性和公正地處理任何案件,任何人不分宗教和種族,最終都會趨向大概同意某一類處理手法、原則和程序(例如不能未審先判、利益衝突者不能做調查、證據資料要公開等),如果你堅持屬靈的原則絕對不會是「世俗的那一套」,最後你大概會無所依循,因為你以為很公道很屬靈的手法、原則和程序,世俗那一套裡已經大部份地吸納了,但你一聽到那是世俗的東西就條件反射地把它抗拒掉,剩下來的還有甚麼?刻意劃分一些叫做世俗的做法,幻想自己有一套不同的超然屬靈原則,從一開始就是理念上站不住腳的,是多餘的,只會把事情越搞越亂。

事實是,尤其(一)在法律和公義等等分析上,所謂「世俗人」在那麼多年的學術討論和社會發展裡已經做了很多功夫,且成為社會裡的權威建制部份,其理論之深入和設計之周密,並不是隨便找幾個基督徒博士或牧師就可以土法煉鋼地在幾個月內做出相等質素的理論和程序的。容我強調,那個差別不是五十步與一百步之別,而是天與地的落差!(二)那些所謂「世俗」的思考和設計,在歷史長河裡有很多基督徒參與過,只是他們不會每作出半點貢獻就到處宣傳這是基督徒做的東西,也不覺得與世俗人合作去建設社會是甚麼宗教上的罪行,可惜現在很多基督徒不明所以,偏向社會部落化思維,每逢聽到「那些是世俗人的做法,我們基督徒有自己的屬靈原則」就不問分由地抗拒所謂「世俗做法」,以為這才能表現出自己很屬靈,結果庸人自擾。

廣告

請問,基督徒是否要搞自己一套的會計系統、算術、物理定律、電機工程等等?同一道理,同一荒誕也出現在基督徒對政治體制 — 即如民主孰好孰壞 — 的討論。在很多事上,刻意建構一個不同的基督徒版本,會是無聊的。

作者另文:斷與續

作者按:「教會時事隨筆」系列是一項新嘗試,為〈信仰百川〉而寫。自九十年代起我一直有發表對教會事情的評論(參考),隨著學術生涯發展,自我要求高了,文章越寫越長,動輒逾萬字,例子可見2013的〈評鄧紹光博士對佔中的意見〉和〈何謂因人廢言?〉,其優點自然是條理分明,缺點卻是再難找到時間這樣寫,也令一些讀者卻步。在本系列裡,我會儘量以簡短和大眾化的方式表達我的觀點,若有讀者回應或批評,屆時才深入討論。

原題為〈教會時事隨筆:不要告到教外人那裡〉,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