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承諾,不要澄清,要白紙黑字

2016/7/6 — 12:31

2016年6月30日,立法會外的反醫委會改革方案集會。

2016年6月30日,立法會外的反醫委會改革方案集會。

上星期城市論壇,朝野各方繼續就醫委會改革針鋒相對,醫學界議員梁家騮醫生謂高永文局長應澄清內地醫生能否來港執業,張崇德先生以醫生有否醫德,是個人問題,不是國籍問題,香港 G 報以張先生一句 KO 梁醫生作文章。對於醫委會改革,鄙人上星期業已撰文表明立場,今再度書寫文章,希望各方等到下個會期才決定,不能夠草率表決。

首先,高局長雖然已經斬釘截鐵說不會引入內地醫生,然而,梁振英任期,快將屆滿,下任局長,甚至特首是誰,無人知曉,回顧以往問責官員承諾,多有不能兌現,今在下便來翻翻特府舊帳。

回想十多年前官立夜中學外判,教育當局,屢屢安撫學生,謂不會因學費加倍而失去學習機會,結果大部分同學在外判兩年後,負擔不起高昂學費,學校因收生不足而結束,壽終正寢。

廣告

高鐵追加撥款,在一片反對聲音下,業已通過。回想上任局長鄭汝樺女士,又是屢次說不會超支,結果是在其下台以後,今屆政府要追加撥款。

高局長為沙士英雄,拿李國章、羅范椒芬、鄭汝樺等人作類比,好像人身攻擊,而且,現在斷定他說謊,大家可能覺得我在人格謀殺,那麼舉一個沒有說謊的例子吧!前警務處處長李明逵,退休後沒有加入財團,弄孫為樂,閒時入廚,只擔任沒有金錢公職,令不少人稱道,在任期間,民望為回歸以來眾一哥最高。他任內提到,非法集會法例只會用來對付黑社會。然後呢?然後他就退休了。非法集會條例便在他的繼任人手上,多次用來拘捕示威者。我信他這個新儒家後人誠信,但退休後,他想管也管不了。

廣告

事實就是,香港是法治社會,不是白紙黑字寫明的法律,單憑承諾,絕對不可以當真,即使作出承諾者沒有說謊,不在其位時,他也無可奈何。

至於張先生認為有否醫德,是看醫生個人,不是國籍。是的,不少香港醫生也是中國國籍,但根據社會學創始人 Herbert Spencer 所言,構成一個人的思想,是社會,政治學也有政治社教化。大陸是一個怎樣的社會,大家一清二楚。什麼十八途人,撞車黨,假奶粉,地溝油,街知巷聞。根本和我們香港是兩個世界。這樣的社會孕育出來的醫生,絕對信不過。當然,可以用一些大國手作反例,但對不起,個案不是證據。如果信得過內地醫生,不用讓他們來執業,過深圳河已經能看了。

總而言之,我贊成醫委會改革,但我信的是白紙黑字的條文,不是承諾,澄清是沒有用的,下個會期快到,不妨等下屆政府再表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