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認真的認真 Nothing Serious專訪

2015/9/18 — 12:37

網上世界,抽水、改圖、惡搞無日無之,但我們早已練就神功,七分假三分真,不必深究,反正「認真你就輸了」;但偏偏此時,卻有一個名為Nothing Serious的專頁,以不認真之名來分享認真的事,更以此為起點,涉足認真的實體世界。這一次,借一本《不認真香港圖鑑1》出發,讓我們來看看一個介乎於不認真與認真之間的故事。

讀:《讀書好》
N: Nothing Serious

讀: 《不認真香港圖鑑1》是Nothing Serious專頁的延伸,那麼最初何以會有開設專頁的念頭?
N: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選擇了這個最容易的途徑來跟人分享自己的創作。這專頁最初是由我和一位朋友合作營運的,跟其他人的情況一樣,都是先向自己身邊的朋友入手,亦因為兩人合作,所以開設的第一晚就有百多個Like數,令我們覺得很神奇,接着急忙更新內容;但大半個月後,這位朋友就因為事忙而退出,剩我一人至今。不過說到底,開設這專頁就是因為當時很想寫一些東西、畫一些東西來跟人分享。

廣告

讀: 但就你的背景來說,正常應該是開設一個以文章為主的專頁,而不是這個以畫作為主的,雖然畫作中的文字比例也不少。
N: 其實我掛名是個中文系畢業生,但其實不太上課的,甚至是那種一畢業就把所學都還給老師的學生,所以有時畫中寫了錯字,我也懶得去改正,不太專業;同時,我一直不覺得自己的畫很專業,只是有點天分,所以這專頁只是嘗試將兩件不專業的事湊合成一件比較專業的事。

修讀中文系是覺得這樣可以令我成為一個比較完整的人,因為讀文學能讓我們感受不同的人生,了解每一個人都值得被尊重。記得《紅樓夢》其中一章談到一個丫頭,她應該是每一個讀《紅樓夢》的人都會忽略的角色︰話說賈府辦喜宴,途經某條農村時徵用了村民的住處,然後改成不同用途的起居處所,這丫頭就是村中的一人,而當賈寶玉看見織布機而心生好奇,想要趨前一試時,這個丫頭就出現並阻止了他。這畫面令我很感動,因為它告訴了你:每一個人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假如因賈寶玉一時貪玩而令這塊布出錯,那麼這丫頭就可能失卻了一年的收入,所以這時候她就是自己人生的主角,即使卑微如此,也有膽量出來叫停寶玉。

廣告

讀: 專頁和作者名字都用了Nothing Serious,專頁介紹又是一句「認真同唔認真係冇邊界嘅」,但其實你的畫作都是很認真,一直沿用一個頭戴黃色頭盔的人,去訴說社會上不同的事。那麼在你來看,認真和不認真的分別是?
N: 這名字是我朋友起的,因為最初是想分享一些搞笑、輕鬆的內容,但當你要很認真地從事一樣很不認真的作業時,究竟又是一個怎樣的狀態呢?這問題其實困擾了我很久。將自己定名為Nothing Serious後又要很Serious地去創作一些不Serious的內容這事,令我漸漸開始不再介意甚麼是Serious。

藝術創作是在一些模糊的邊界遊走,徘徊於可知與不可知之間,而我現在就是徘徊於認真與不認真之間,這狀態令我感覺舒服。目前我的創作題材都有其核心思想,但創作方式和表達的態度都是這種徘徊的狀態,因為在我來說,純粹的認真與不認真都是沒有意思的。

讀:那麼,畫作中那個頭上戴着帽的人就是處於認真與不認真之間的你嗎?
N: 這不是我,是任何一個孤獨狀態下的人。那頂黃色的帽其實是個倒置了的漏斗,源於一天我逛家品店時,看見一排排列整齊的黃色漏斗,都是尖咀向下的,突然有個小朋友走過,把漏斗拿起放在頭上後跟媽媽說了句「這頂帽很漂亮啊」,他放下漏斗走後我就在想︰假如這一百個漏斗當中有一個變成了一頂帽,那會是怎樣?它會否被其他漏斗取笑沒有團隊合作呢?這種一比九十九的存在狀態是怎樣呢?我覺得我的創作背後最核心的精神就是去尊重這個「一」。

讀: 由管理專頁到出版紙本書,其實前者由你主理但後者卻不然,是真的由一個Nothing Serious走向Serious的狀態,那麼你覺得兩者最大的分別是甚麼?
N: 對我來說分別不大,因為就算是自己創作時,都是經過思考、提煉,再將想表達的東西轉化成一種可閱讀的形式;加上這是我的第一部作品,以輯錄專頁內容為主,再加以修整,所以我的壓力不大,跟我本身的創作亦沒有太大分別,都是畫和寫。

讀: 專頁開設大半年,風格由最初的主圖加上中英解說逐漸固定為九格圖文,甚至應用到這部作品之上,這種九格圖文的形式為何會深得你喜愛,與畫作的題材有關嗎?
N: 最初的設計純粹是想滿足不同人的閱讀要求,但慢慢發現不如專注一點,而在中英之間我選擇了中文;至於九格則是因為覺得大家已經很習慣這種形式,不過我認為好的九格圖是有其節奏的,不單是展示九項資訊,而是不斷向前引領,由第一格看來不帶任何資訊到看到第九格時,讀者會感到我是很用心地構想這九格,所以他們會逐步發現,其實我早已設計好這類圖的閱讀方法,不可能由九開始倒過來讀的。

現時風格已經慢慢穩定下來,輕鬆的題材會用九格,一些認真的、想讀者思索的議題就會用單幅。

讀: 你的畫作題材都是圍繞香港人的生活,而從當中提到的成長回憶來看,更可以說是八九十後在香港的生活記錄,那麼在你眼中,香港是怎樣的?
N: 我爸爸常說「從前鄉下的梨很好吃」,但到他真的回到鄉下吃梨時,卻會說從前的比較好吃,我覺得這就是「回憶的味道」,而今天的香港就是活在這種「回憶的味道」中,因為我們看不到好的東西,只覺得一片烏煙瘴氣,所以,我認為不妨去感受一下過去,才能珍惜現在。■

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