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24:不論貧富

2015/10/30 — 11:04

聽了李國章的錄音講話,聽到那些論據、還有還有,那些與會人士的笑聲,見證著他們這麼樂也融融。還有謠言說他的任命將會今天公布,問你點頂!在風雨飄搖的時候,再一次聽到「全民退保」的諮詢和討論,份外有啟發。我是否還能慶幸自己也是一位社工教授,能與社會上這麼多對政策有研究的賢達為伍?我們很多社工教授都很了解林鄭和很會為政府的政策提供有用的詮釋,是否值得高度表揚?

(1)「周教授呀,每一個詞彙背後都會有一種價值觀,你何須這麼勞氣呀?」(不論貧富比全民退保,不是更老實嗎?)

(2)「記得彭定康時代,你今對全民退保的態度跟梁振英時代不同,你要出來交代一下你的心路歷程噃!」(係咪轉咗呔先?)

也曾經有些 impact factor 很高的同業,他們也針對著周教授建議書其中一些數據來大做文章,同業之間能這樣坦率,幫理不幫親,通通以數據為依歸。「教授呀!點解你冇數字指出孝順子女供養父母有多少?教授,做乜你交少咗功課?」他們不會因為周教授已經花了這麼多時間來作出這麼詳盡的一個研究報告而就此罷休,他們對知識的追求態度認真,是否也值得大家佩服?

廣告

有些同業在茶餘飯後一再強調:

(1)希望香港的社會能有多方面的保障,能為不同經濟需要的人提供各種合適的保障,所以大家就不需要針對老了之後有沒有 $3000。

(2)況且 $3000 也根本不足夠啦!做乜唔建議 $5000 啫!)說這些話的人,他的心意究竟如何?

廣告

很多學者對香港社會及社會政策有一個宏觀的分析,而我呢?只是常常想到我的老朋友、那些無業遊民朋友、那些做了大半生家庭主婦的中學同學、那些揸兜的藝術家朋友、那些沒有仔女供養的基佬朋友。大佬,你搞什麼 long term care,什麼有質素的老人服務,我 D 朋友都唔會彩你,「冇錢,講完!」如果要我這些手上得㡬粒神沙的朋友來個資產審查,「算把啦!」

還有,我們這些貪心和自私的人總是會擔心自己的未來,想到自己將來退休後的需要。我當然有 $10,000,000 未開頭, 但因為沒有收入,周身唔自在,又唔知自己幾時死,絕對不敢再買 Heaven Please,也不要再叫我支持什麼本地創作。

社會是不是就是被我們這些 cheap 精搞到亂哂?自己有錢,還覺得 $3000 可以有很多用途,妄想日後有個微薄的固定的收入,還覺得社會要給我們這些「非綜緩人士/沒有經済需要」的老人家的一點尊重?我們這些女看到的只是自己和社會上很多邊緣人士的需要,我們對政策的分析,只是側重了背後的虛無價值觀:例如:一件新衫一對新鞋、穏定的 $3000 一個月能給我們失去了青春之後的一點什麼尊嚴。Sorry, 真係失禮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