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史科的問題(八) — 對「國父」的再認識,讀《素顏的孫文:遊走東亞的獨裁者與職業革命家》

2018/8/24 — 10:00

孫中山1924年在廣州留影(資料圖片)

孫中山1924年在廣州留影(資料圖片)

香港教科書,現代史民國部分有多真?今讀《素顏的孫文》,對於「國父」,有重新的認識。

北伐成功後,國民黨成功掌權,而蔣介石素以孫中山後人自居,為令自己「一代完人」形象更有說服力,自然要塑造先人成完美,由是,孫中山被造神。

今天,對於中共在新疆西藏所做事情,所有社運青年,皆口誅筆伐,指出這是殖民手段,漢人移居兩地,令原本屬多數的原住民被邊緣化。然而,最早構思大規模移民漢人往西部的,不是別人,正正是我們尊敬的「國父」。

廣告

在《實業計劃》中,孫提出「交通乃百業之母」,興建中原往西部鐵路,然後又認為應把漢人大規模移居疆藏兩地,充實人口。

如果單純為了經濟,還可以自圓其說,但孫對少數民族的態度,是沒有自衛能力,就沒有自決權利,這就很難說服我們了。

廣告

中國學者認為日本武士道是一種不清潔的思想。孫的民族主義,也乾淨不到那裡,「驅除韃虜」,已經是以仇恨作為政治手段,達到推翻滿清目的。上面的少數民族沒有自決權利,應受漢族統治,亦是大漢沙文主義。

川島芳子被視為漢奸,是她幫助日本佔領東北,成立偽滿洲國。然而,孫在革命時,無論是對清,或對袁世凱,一路向日本求援,提出的條件,就是革命成功後,割讓滿蒙。

袁世凱接受《二十一條》,被全國青年認為喪權辱國,然孫在同時期,對日本的態度,其實和袁差不多,甚至可以說,更過份,因為孫,是主動的,袁,是被迫的。

《二十一條》中,有中國政府要聘請日本人作顧問。不用當時,在此之前,辛亥剛成功時,國民黨三巨頭:孫中山、黃興和宋教仁,都是由日本人作秘書,而宋的,是世史教科書中的法西斯主義者,提出向中國擴張的北一輝。你沒有看錯,孫旗下的國民黨人,秘書是法西斯主義者。而北一輝,又曾經加入同盟會。

川島芳子的判決書,提出的定罪證據之一,是與日本右翼份子頭山滿勾結,出賣中國。而上面孫對日提出割地換援助,正正是與頭山滿和北一輝等法西斯主義者,過從甚密之時。

誠然,革命份子起初構想版圖,是十八,而非原清的廿二省,但辛亥成功以後,宣示的疆域,是包含滿蒙的。對此,孫這個臨時大總統,從未公開否定。前面提到,為了討袁,孫對日本求援,提出割讓滿蒙,是辛亥以後。如果川島芳子罪該萬死,袁世凱是賣國賊,同樣的行為,孫也做過,他也脫不了罪責。如果他真的是「國父」,吾人就是認賊作父。

中國大陸史家詭辯稱,孫提出割地時,中國尚無疆域概念。這是完完全全的鬼扯。甲午戰爭後的《馬關條約》,白紙黑字寫明割讓台灣等地。孫在革命前後,經常出入台灣,遊說日本總督援助革命,難道他會不知道,前後統治台灣的政府,有所不同?

辛亥是孫的功勞?

教科書高度頌揚孫發動了十次反清起義。然而,一次也沒有成功。如果說孫為革命做思想準備,他當時的理論,是先在邊境起義成功後,令沿邊各省跟隨獨立,但同盟會其他派系,認為應該在國家中心地帶,找都會蜂起。武昌起義在腹地,進程明顯與孫計劃路線不同,沒有跟從他的劇本。而革命成功時,孫正在美國,回到國內,是數月以後,可見,他只是收割成果。

興中會至同盟會時,孫一直的理論,是軍、訓、憲三步曲。認為要先「教育」人民至懂得運用政治權利。這些在台灣戒嚴時期的國民黨書籍,也白紙黑字記載。然而,辛亥成功後,宋教仁先斬後奏,寫成《臨時約法》,往後並進行全國選舉。雖然選民基數只有人口十分一,但批評前,請先看看歐美當時政治環境,是只有納稅人有投票權,女性不得過問政事。宋的思想行為,明顯比孫的構想進步得多,因為他是法政大學畢業,比起孫這個醫生,所受政治教育,更加專業。

中學參考書認為孫用《臨時約法》,企圖以立法權,牽制袁世凱的行政權。然而,之前提到,孫的建國方針,是軍、訓、憲三步曲,行政主導,在各文獻中,也發現孫對總統權力被議會牽制不滿。

即使不計算這些,認為人民愚昧,要「教育」,才可以行憲,也是極危險的思想,覺得自己高人一等,是獨裁的根據。

人民要受教育,才懂行使政治權利,選賢與能,也是不成立的。民主備受批評的原因,就是精英主義,elitism,即人民傾向選出精英。美國總統多是長春籐大學畢業,英國首相多出身牛津或劍橋。簡單點,用人類語言說,問一個只有小學程度的大叔,兩個人在他面前,會選一個中學畢業,還是大學博士?

嚴格來說,只是一方軍閥

教科書對軍閥混戰,多所批評。然而,細閱各軍閥行為,孫也相差無幾。

首先,所謂的各軍閥受列強扶植,對比下來,孫的「聯俄容共」政策,只不過好聽一點。共產黨從來都是第三國際分支,受蘇聯指使,陳獨秀就是屢抗蘇命,被轟下臺。她的勢力亦已經深種國民黨內,往後的寧漢分裂,就是繼續親蘇與否的路線不同。紅軍,即往後的解放軍,也是原國民革命軍作骨幹。孫也因蘇聯援助,調整路線,撰寫反對帝國主義文宣。在蘇援前,除了南方軍閥勢力,孫幾乎無兵可用。可見,翻譯下來,「聯俄容共」,只是接受蘇聯扶植的代名詞。

各軍閥餉械由列強提供,國民革命軍武器,何嘗不是由蘇聯供應?軍隊訓練,何嘗不是參照紅軍模式?

如果說蘇聯不是列強,但聯俄以先,孫不斷向日本求援,她透過甲午及日俄戰爭,已經晉身列強,更是國際聯盟常任理事國。求援日本,同樣是請求帝國主義奧援,要求列強干涉中國內政,其實與軍閥行為,沒有兩樣,只是軍閥成功爭取到,而孫失敗了。

前文已敍,在國民革命軍成立以先,孫還是沒有自己部隊,所倚仗的,是南方軍閥,包括陸榮廷和陳炯明等等。如果軍閥行為應該被譴責,孫用利益名位與他們交易,也逃不掉同流合污罪名。

有 confirmation bias 的人,可能覺得這些很牽強。然而,不能否認的,是孫不斷和北洋派系合作,先想推翻段琪瑞,後又與之聯絡,甚至欲與張作霖組成三角集團。民國政治複雜,但造神者就是要弄成正邪對決,非黑即白,國父純之又純。

在本系列第一篇講過的梁啟超《論正統》中提到,中國在同一時期,經常有多於一個政權存在,但既然國民黨要自認正統,相信有討論必要。

誠然,蔣介石是孫中山後人,往後他統一全國,是名副其實的領導。然而,孫是否正統,我打一個大大的問號。首先,以疆域計,數任廣東軍政府時期,孫的可控區域,最多只有廣東省,或多一點。

今天,一個政府是否「合法」,要世界各國承認,當時國際社會承認的,是北洋政府,無論任何國際組織,也是他們派遣代表參與。 CNN 曾報導,阿富汗塔利班倒臺後,在巴基斯坦可控區域,比國際承認合法政府還大,我們會認為塔利班是合法政權嗎?何況孫在世時,國民黨控制地區,一省不到。

用支持恐怖份子的塔利班政權類比國民黨,好像不倫不類。然而,對清革命期間,同盟會所用方法,就是放炸彈與暗殺政要等恐怖襲擊手段。

關於恐怖襲擊,要提一下汪精衛,他曾因暗殺醇親王被捕,並判處終身監禁。教科書說他是漢奸,萬民唾棄。然而,孫中山遺囑,正正是他手書,可見孫對其的信任程度。

所謂的軍政府大元帥,初以護法,即維護《臨時約法》為名,但北洋恢復議會後,議員北上,照理已經無法可護,沒有存在必要,但孫又回到軍、訓、憲三步曲。議會政治明顯是憲政主義,已經達到第三步,孫一時支持此,沒有利用價值時,又宣布要回到教育人民,龍門搬得非常厲害。

打倒帝國主義?

推翻清朝的原因,就是滿清腐敗統治下,令中國積弱,被列強欺凌,照理對列強,也應漢賊不兩立,而孫在聯俄時,也提出打倒帝國主義。然而,世史教科書也提及,辛亥成功後,租界及不平等條約,沒有改變,這些要到二戰後,才根本廢除。辛亥時,臨時政府反而是乞求列強援助。作者對孫文,其實頗為客氣,對於言行不一致的地方,多用現實主義四字帶過。

私生活方面,教科書當然有隱瞞他是蘿莉控,是的,當時文化,童養媳可能還合法,但捨棄跟隨自己二十年妻子,就真的「贏得民國薄倖名」了。

造神,明顯是造神!教科書篇幅所限,不能盡錄嗎?記得 06 年會考時,單說孫的生平,便用了幾頁紙,圖文並茂,又在香港求學,又十次反清起義,又創立同盟會,根本以傳記形式描述,但,這是殘缺的傳記,說好不說壞。

任何人都有此經驗,看電視時,家中老人,總是問某個角色是忠是奸?普通人容易把人物好壞二分,中史傳統也是 XXX 是奸臣,某某人是忠良,沒有經過嚴格學術訓練學子用此思考,也是正常的。由於這個思維模式,教科書便變成不是事實對錯,而是正邪對決。總之一個人是好人,就是絕對的好。一個人是壞人,就是十惡不赦,絕對的壞,所以,國父必定是一代完人。

最近,蘋果日報訪問一資深中史科教師,他認為教科書應該不帶情感,客觀描述史實。報導指他有三十年經驗。是的,他也許沒有讀過《素顏的孫文》,即使上過研究所,也未必閱過《國父全集》,看不到端倪,但見到教科書用幾頁篇幅形容一個「完人」,也認為是不帶主觀情感的客觀描述,而沒有懷疑的話,真的枉讀多年歷史。不止現在,過去的版本也有問題,我們一直被洗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