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排隊文化的基因

2016/6/13 — 11:13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筆者在內地跑了多年,素來對兩種內地文化始終習慣不了。

其一,吐痰文化,其二,排隊文化。有關吐痰文化的論述,請容我在此賣個廣告,讀者有空可讀讀我早前的一篇文章 -《「痰」黃子孫》。在下面我想集中探討中國享譽國際的排隊文化。

你或者會問道:「中國何來排隊文化? 中國人從不排隊!」的確,中國是有名的不排隊文族。在內地的公交車站,斯文人要成功登車,必須先學會放下。當遠遠看見公車駛近,人影踪踪從遠近匯集成一個龍蛇混雜的「方隊」,「方隊」糾集在車站一處假設公車會停下的地方。誰料,司機總是隨便找個地方把車停下。車永不停在群眾集結處,故此「方隊」緊隨公車減速的走勢,或左或右地調整候車位置。

廣告

公車甫停下,「方隊」倏然一分為二,一隊堆在前門,另一方隊擠在後門。既然說這是「方隊」,人群中人與人之間自然沒有先後之分了。車門一旦洞開,各人便不分先後,不問貴賤,爭先恐後,勢要上頭炷香般蜂擁擠上車。人人露出戰鬥格,使出十八般武藝,有的使勁地推,有的掃肘,紛紛展示出草原上血性。面對如狼似虎的登車人群,下車的唯有把雨傘高舉,殺出一條血路。當上落車雙方爭持期間,人人都成了達爾文的堅實擁護者,信仰弱肉強食,強者固然先登車,弱者就只好等待下一趟了。

不過,中國人還是有排隊的時候。在強迫下,奴性驅使中國人都乖乖聽話。然而,有人排隊,卻有更多人會插隊。苦苦排了多時的位置,當然不容他人在沒有甚麼付出下折足先登。為了防止旁人插隊,人與人之間就馬上衝破了隔閡,不再顧及羞恥,張開胸懷地擁抱在一起。熱辣辣的前胸緊貼濕瀝瀝背脊,空出來的雙手纏綿地緊扣前人的臂膀。

廣告

叫人咋舌的是,人鏈中不乏婦女,她們一面坦然接受陌生大叔從後的懷抱,一面主動抱緊前面另一素未某面的大漢。這個畫面怎地如此眼熟?噢!對了,馬騮山上的猴子們就是這樣摟在一起的。要是達爾文還在世,看見中國人的如斯境況,他大慨會以為這族人出現了甚麼返祖的現像⋯⋯

有些人試圖解釋中國人這種現像。他們說,因為中國資源不足,導致國民產生凡事必爭的性情。只是,中國目前已是一方的強國,這是何來的資源不足?回顧中國歷史,近代出現真正的資源不足就要算是大躍進的時候了。當年,在老毛治下,中國一下子就躍進了有史以來最慘重的大饑荒。中共一直刻意隱瞞這次人為的浩劫,歷史家則估計這場大饑荒歷時至少四年(1958年 - 1962年)[1],死於這場饑荒的人數估計一千五百萬至三千萬。[2] 正正由於當年內地的饑荒鬧得兇狠,大量人口逃難至香港。

當意識到大饑荒有多嚴重後,有傳老毛曾下令:「最好餓死一半,讓另一半人能吃飽」。逝去者塵歸塵,土歸土。剩下來的那一半人卻長久活在大饑荒的陰霾下。研究顯示,出生時碰上這場大饑荒的國民,成年後因發育不良而身高平均矮了3.03厘米。[3] 鄧小平的私下通信透露,那年頭出生的,後來有不少更出現了智力的障礙。[2] 始料不及,這場災難也深深影響國民的文明。今天愛爭先恐後的那些大媽和大叔,要不是經歷過這場大饑荒,就是生於那個時代。

當年的大氣候模鑄了國民「咪執輸」的性情。這不能責怪大媽和大叔,在那個年頭要是不爭就沒命了。如今,雖然社會資源充足,然而「執輸行頭,慘過敗家」的精神深印在那一代人的骨子裡頭。故此,要那一代歷劫猶存的中國人乖乖排隊,難也!事實上,至不少程度,目前五十多歲的香港人也反映出同樣的精神。譚耀宗以特權插隊做手術不就是一個典形的例子嗎?畢竟,他們都同屬那個年代。不過最叫人痛心疾首的是,大饑荒不但遺禍一代國民的身心,其後遺症更直達國民的基因。這就是說,「咪執輸」的性情已遺傳給後代。

不少研究數據表明,婦人要是產前遭偶環境壓力(例如,缺乏營養吸收、情緒上的壓力),產下的孩子長大後就更容易得到情緒病或飲食失調。[4] 我們要明白,身處於近大饑荒的孕婦,環境因素不但直接影響孕婦,同時影響着腹中的胎兒,以及胎兒體內成形中的原始生殖細胞 (Primordial germ cell)。[5]  這就意味著一場饑荒遺害三代人!再者,表觀基因(Epigenetic)的研究提供了不少證據指出,大饑荒這段歷史是有可能烙印在國民細胞核裡的基因上。

結果,大饑荒的遺害便一代一代地傳下去了。當然,「咪執輸」的性情能否藉表觀基因而遺傳下去,目前也許還言之尚早。然而,「咪執輸」的脾性勢必以言傳身教的方式而傳承。正如哈佛大學古生物學家史蒂芬·傑·古爾德在《熊貓的拇指:自然史沉思錄》所說:「Human cultural evolution, in strong opposition to our biological history, is Lamarckian in character. What we learn in one generation, we transmit directly by teaching and writing」。可見,從大饑荒至今,毛澤東為華夏文族留下的是一條自私自利的血脈。

反智的大躍進,導致文明大倒退,從骨中裡頭蠶蝕華夏文明。老毛的錯誤決定,卻要十多億中國人及其數代人賣單。既然「咪執輸」的性情始於環境,要掙脫這腐敗的枷鎖,中國要及時從教育著手,從小就為孩子建立同理心。這樣,或者在有生之年,我們還有機會看到一代懂自覺排隊的中國人。


 
參考文獻:
1.     Feng, K., Dikotter, F., Guo, W., Lu, S., & Chen, S. (2012). Mao ze dong de da ji huang: 1958-1962 nian de zhong guo hao jie shi =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s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 Xin bei shi: Yin ke.
2.     Smil, V. (1999). China's great famine: 40 years later. Bmj, 319(7225), 1619-1621.
3.     Chen, Y., & Zhou, L. (n.d.). The Long Term Health and Economic Consequences of 1959-1961 Famine in China. SSRN Electronic Journal SSRN Journal. doi:10.2139/ssrn.841764.
4.     Raney, T., Thornton, L. M., Berrettini, W., Brandt, H., Crawford, S., Fichter, M. M., et al. (2008). Influence of overanxious disorder of childhood on the expression of anorexia nervosa. Int. J. Eat. Disord.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ating Disorders, 41(4), 326-332. doi:10.1002/eat.20508
5.     Grossniklaus, U., Kelly, W. G., Ferguson-Smith, A. C., Pembrey, M., & Lindquist, S. (2013). Transgenerational epigenetic inheritance: How important is it? Nat Rev Genet Nature Reviews Genetics, 14(11), 820-820. doi:10.1038/nrg3595
 
作者博客-香港晒銀時 / 香港晒銀時 Fan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