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秋殘念 — 感動與慚愧

2015/9/29 — 12:14

【 文 / 圖:飛 】

追月夜,七點幾,尖沙咀文化中心外,華燈綻放,遊人如鯽。外圍吸煙區中,一條中年茂里同一件身材略肥的菲傭,圍住一個帶煙灰缸的垃圾筒,「打邊爐」。「打邊爐」呢家嘢,唔食煙嘅人,識條鐵咩。打緊邊爐嘅,純屬搭檯,互相亦不識條鐵,眼神交流都多餘。

一位白髮老人行近,大熱天時仲著住件厚西裝,一條卡其布西褲配一對半舊波鞋,拖住一架買餸的行李車。老人行埋垃圾桶度,在中年茂里和肥胖菲傭詫異的眼光中,伸手入垃圾桶摷嘢。肥胖菲傭比較醒目,即刻退開兩步,拉開距離。

廣告

老人摷出一包飲剩的菊花茶,連飲筒都冇,就咁啜,仲啜得津津有味。旁觀者只覺得渾身不自在。老人又摷出幾條薯條,唔滿足,繼續摷。 中年茂里終於忍唔住,出聲了:「阿伯,你係咪未食飯啊?」老人冇理佢,專心發掘垃圾桶內的寶藏,茂里提高音量再問幾聲都冇回應。待老人準備食嗰幾條薯條時,中年茂里猶豫咗一下,仿佛害怕烏糟,但終於都伸手拍拍老人膊頭。老人抬起頭,同佢邋遢的衣著毫不相襯的是,老人家擁有一對清澈的眼睛。

中年茂里再問一次,老人家完全唔明佢講乜,但竟然笑一笑,然後用好唔似佢形象嘅洪亮聲線 — 冇錯,係洪亮嘅聲線,答話:「我聽唔到啊,我兩邊耳仔都聽唔到啊,我聽唔到,隻腳又跛咗…」一邊講,右手一邊指下自己兩邊耳仔同右腳。搞到在附近長凳上休假聚會的一群菲傭,都紛紛望過嚟。

廣告

中年茂里好似早就諗好做乜,指一指自己、再指一指文化中心,最後再指向老人同佢所企的位置。

兩人指手畫腳時,中間突然插入一樣嘢。係一支膠樽檸檬茶,遞過嚟嘅手,屬於頭先閃開咗嘅肥菲傭。

老人繼續有令人驚訝的反應,用極度標準嘅英文,連說“Thank you. Thank you!”

中年茂里冇理會佢哋,轉身行入文化中心。兩分鐘後折返,手上多咗一袋Starbuck嘅三文治。送畀老人。

老人家連聲道謝後,打開紙包。事情再次出人意料,旁邊的肥菲傭伸手制止了老人。因為旁邊有兩個菲傭姐姐行埋嚟,一個托住滿滿一盤咖喱飯,睇唔清咩肉;另一個攞住幾包飲品,全部送畀老人家。佢哋叫老人家,食咗飯先,三文治留起。細心地將三文治放入老人的行李車內,然後兩人扶住老人走向旁邊的長凳,最後一人幫佢拉架買餸車。

中年茂里呆咗,唔知係感動,定係慚愧。佢啜完最後一啖煙,按熄煙頭時,可以見到手指有點微震。唔知佢諗緊乜。亦唔知可以諗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