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醫新政策及改善建議

2019/1/26 — 12:05

資料圖片:中成藥(政府圖片)

資料圖片:中成藥(政府圖片)

【文:陳皓天、周艷秀﹑梁煒琦﹑謝智勇﹑王淑芬,中文大學中醫學系本科生】

本屆別政府在2017年施政報告中再次指會致力促進香港中醫藥的發展,使中醫藥在推廣公眾健康擔當更積極角色。於過去一年半期間,政府提出多項有關中醫的政策,反映其推動中醫發展的誠意,例如正式把中醫服務納入公務員醫療福利之一,反映政府對中醫藥的重視。然其政策仍有不足之處,下文將就其主要政策作分析,並提出相應可行建議。

提高中醫教研中心資助但仍不足,且架構問題未解決

廣告

就十八間教研中心,政府食物及衞生局於2018年10月11日正式宣布提供60萬門診資助配額,並將現時需要自費的針灸和推拿服務納入資助服務範圍,每次收費120元。此政策對市民有一定幫助,但對比西醫門診(例如普通科門診一次收費為$50),收費仍有一定差距,故對須定期覆診之長期慢性病病人仍構成負擔。而且政府對教研中心的最新補助仍然不包括聘請大學人員至診所開診的費用、登記處、行政管理、藥房、助理人員薪金、各級高級醫師診治病人的醫療成本(如藥物、針灸、推拿物資等)、診所日常營運開支(如差餉、地租、水電、醫院維修費、大學顧問費、帶教費等),這些支出變相由高級或顧問醫師獨自主力承擔,這仍不利教研中心覆行其醫、教、研三方面責任。雖然加大資助額將惠及更多市民,但政府仍未根本地改變教研中心之營運模式,以致高級醫師仍或需要「跑數」,並且未能良好地達成其他教學及研究的目標。此外,於非政府組織營運下的中醫教研中心常出現由非中醫中藥專業人士管理中醫的情況,以致未能真正認清中醫發展方向及優勢,長遠窒礙中醫發展。故此,我們建議取消現有一筆過撥款及自負盈虧的財政模式,增加常規撥款致各項營運總支出之九成或以上,當中包括中醫中藥專業人員的薪酬待遇、福利等項目。並同時參照西醫的專項撥款,用於中醫的撥款應獨立審核,確保公帑能用於中醫中藥專業人員及中醫研究,以長遠提升服務質素。而為了保障中醫教研中心的長遠有效發展,政府應取消其外判制度,由政府中醫藥處並長遠成立中醫藥管理局親自營運教研中心。

興建中醫院但未全面資助其營運

廣告

而中醫院由政府斥資興建,當中會有一系列政府資助門診及住院服務及私營自資服務。政府會以招標模式挑選非政府機構營運中醫院。但政府以中醫院為中醫發展的旗艦,扮演「轉化者」角色,帶領中醫服務、教育培訓、創新和科研發展,故中醫院定位應以中醫發展與公眾利益為最大依歸,若由非政府組織營運,則恐怕商業考慮會較重,很大程度上將無法同時兼顧臨床、教學及研究質量,使其無法扮演於東南亞以致國際間的重要示範作用。同時,此「外判」之營運模式亦難以確保是由中醫中藥專業人員管理,繼而損害中醫專業自主,恐怕有礙中醫發展,故我們建議中醫院應由政府設立政策局執行局親自營運。

成立中醫藥處但仍欠管理局

現時,食物及衞生局下的中醫藥處於已成立,負責制定未來中醫政策及規劃,但在此架構中,中醫師與政府人員相比,其人數極少(短期內只會有一人,而且並非常設職位)。而現時仍未有政府機構負責相關政策的落實與執行,在中醫的統籌及行政方面仍需要組織人力去運作,故若需推動中醫在公營醫療系統中的發展,政策執行局的存在是必須的。故此我們建議成立「中醫藥管理局」,在實際行政及管理上作出統籌,其職能包括:管理中醫院及其相關專業人員;管理十八間中醫教研中心及建立聯絡系統加強溝通;監察公營中醫藥服務的質素;負責任地及有效地管理財政及人力資源;加強社區上的溝通合作,推廣健康意識以發揮中醫「治未病」的特色。唯有設立「中醫藥管理局」才能在明白中醫藥自身獨特優勢的前提下,統整發揮中醫的最大力量,包括統籌十八間中醫教研中心及未來之中醫院,繼而使中醫能長遠地可持續發展,有效解決未來因人口老化更加嚴峻的醫療困局。

增加撥款但仍非經常性撥款

是次施政報告於中醫業發展中亦提出設立五億專項撥款,可惜這只屬一次性撥款,而且這筆撥款主要是用以支持應用研究中醫專科發展及協助本地中藥商生產及註冊中成藥等工作,而該筆撥款目前似乎亦未能真正落實到指定項目,尤其是前線人員。政府願意增撥資源固然有助推動中醫藥發展,但似乎未為應急切實行的政策,應先正確定位十八間教研中心及中醫院,以中醫藥管理局統整政策執行,真正處理未來增長的老年人口及醫療壓力。

因此,我們提出的政策,是盼望政府能在中醫政策上正確定位,發揮其在基層醫療及有高成本效益的優勢,協助紓緩醫療系統壓力。

 

(作者自我介紹:香港中文大學中醫學系本科生,2018《策掂 - 傑出政策人大賽》大專組冠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