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九十後既快樂時代

2018/1/2 — 22:00

2014年9月下旬,雨傘運動展開。(金鐘佔領區,資料圖片)

2014年9月下旬,雨傘運動展開。(金鐘佔領區,資料圖片)

【文:詞窮】

2017年12月31日,所有嘅九十後都已經長大成年。

回憶是一條没有歸途的路,講青春、講回憶,係一件好矯情嘅事。矯情係年青人獨有,雖然你我嘅十八歲可能已經過左去好耐,但每個人嘅內心都有一個童年嘅自己。每次回憶起童年,平日為工作而刻上嘅虛偽臉孔都會變得柔和。為左要顯示自己思想成熟、文情並茂,寫文章都會刻意避免矯情;但每個人都有強說愁嘅年紀,重閱過往嘅文章,再對比今日之含蓄,當年嘅矯情與拙劣反而顯得真摯。今日朋友傳黎 Shine 嘅〈十八相送〉,不禁令我矯情。

廣告

我哋曾經經歷過最快樂嘅童年。

有人話九十後嘅童年,係最多娛樂嘅童年。曾經我哋擁有最多嘅時間同空間,曾經我哋係最快樂嘅人。當時一放學就可以衝去公園玩,公園有好多差唔多年紀嘅小朋友,跑黎跑去已經開心成日;或者返屋企睇動畫,宜家仲記得一首首廣東歌詞嘅動畫主題曲,而且當年仲有好多兒歌同埋兒歌金曲頒獎典禮,陪伴我哋嘅成長。我哋出生嘅年代係動畫嘅黃金時代,幽遊白書、寵物小精靈、數碼暴龍⋯⋯到左今日已經無咩小朋友識,或者佢哋只係識「精靈寶可夢」。雖然我哋都有學業嘅煩惱,但小學時我哋有好多唔同嘅方式減壓。對比今時今日背負褚多期望與壓力嘅小朋友,好多九十後嘅小朋友都未必物質生活富足,但當時係一個好容易就開心滿足嘅童年,係一個「讓我渴睡也可嬉戲」嘅快樂時代。

廣告

我哋曾經感受過日新月異嘅城市與科技發展。

當日放學嘅時候我哋會同隔離鄰舍嘅小朋友玩,到今日個個小朋友都係低頭同自己嘅手機玩。由Xanga、ICQ、MSN,到Facebook、再到IG與Snapchat;由Nokia、Sony Ericsson,到iPhone與Android;科技大大改變人類生活嘅形式,十八年之間,呢個城市面目全非。皇后碼頭、囍帖街、菜園村⋯⋯「力歇聲沙,情懷承受不起風化」,城市不斷發展,但集體回憶一個個倒下,舊日情懷就似係手中嘅沙。「這地球  若果有樂園  會像這般嗎?」宜家所謂嘅都市,係咪就係我哋理想嘅家園?科技發展一日千里,但點解人文精神日漸喪失?城市唔止係一個冷冰冰空間,佢係人與人之間連結嘅所在;科技唔止係國家生產力嘅來源,佢係改善人類生活嘅方法。城市發展左,科技發達左,咁我哋九十後係咪生活得越黎越開心呢?

我哋嘅成長歷程,就係香港嘅近代史。

伴隨我哋成長嘅係:沙士、一百萬人反廿三條大遊行、金融海嘯、反國教、雨傘革命、魚蛋革命⋯⋯我哋一路成長,見證住香港一路敗壞。我哋曾經熱血過,以為民眾嘅力量可以改變社會;我哋曾經天真過,以為民主係可以循序漸進;我哋曾經抗爭過,點知我哋比同路人唾棄。有人話九十後係失落嘅一代(Lost Generation),亦有人話九十後係未老先衰嘅一代,我哋仲未步入中年,心態就已經開始衰老,充滿失落與絕望。未來寫下香港歷史嘅,本來應該係我哋呢一班人,只係到時嘅香港未必再係我哋嘅哋頭。

我哋見證住香港逐步淪陷,最後我哋一成年就要面對/未成年已經面對緊嘅,係最撚絕望嘅時代。人生已經走過四分之一,未來嘅人生大約仲有六十年,九十後可以點樣樂觀?「然而幾個人嘅然起來,你不能說決沒有毀壞這鐵屋的希望」,魯迅嘅吶喊終亦無法撼到一代人,骨子裡嘅劣根性難以抹除;顧城〈一代人〉「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已經比人用到爛,諷刺嘅係,對於文革年代成長嘅大多數中國人而言,佢哋尋找光明嘅方式係移民、或者佢哋眼中嘅光明就係共產黨;「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佢哋只係唱緊靡靡之音。

理想主義只係糖衣毒藥,希望與絕望同為虛妄,擁抱希望只會迎來絕望。唯有面對荒謬,擁抱荒謬,我哋先至可以存在係呢個世上。

 

作者簡介:窮詞極思,筆求甚解。作者 Medium:https://medium.com/@Arkofth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