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九巴慘劇和學童自殺 喚醒了香港死亡教育的重要

2018/2/15 — 14:28

2018年2月10日,九巴大埔公路翻側 (港台facebook片段截圖)

2018年2月10日,九巴大埔公路翻側 (港台facebook片段截圖)

近日屈小姐、城巴前主席及各博客均以九巴意外慘劇為題材,有的抽水,有的指駡,筆者作為教育工作者,九巴事件再次喚醒香港應對死亡教育多加重視。筆者在前文《浸大普通話風波:從學生與校方兩方面看香港教育的失敗》提及過香港一直忽視品德與價值教育,連這兩項也未做到,又何來死亡教育呢?翻看教育局的資料,傳統的有公、德、性、環教育,近期的有七種價值觀和態度,即:「堅毅」、「尊重他人」、「責任感」、「國民身份認同」、「承擔精神」、「誠信」和「關愛」,請看,哪來有死亡教育呢?教育署在1996年向各學校提供「學校公民教育指引」,「生命神聖」、「人性尊嚴」等屢被忽略。雖然近年不少學校已有倫理、公民及德育科等,然而極度欠缺有系統的死亡教育概念、教材,很多學校都會忽略這方面的教育,多數是待校內有死亡事件發生時才以補救方式處理,欠缺前瞻性的教育對策及具體規劃。

在香港活在當下的文化和香港追求實效的環境下,忽略了我們其實要隨時面對死亡,成年人也未必能夠應付,更何況年輕人?政府只是呼籲傳媒少一點喧染學童自殺的報導,其實也不是治本。在香港有發展死亡教育的,只是資源太少。在西方社會,有關探討死亡相關主題的教育發展已近四十年,現已有各種的專業組織如美國的「死亡教育與輔導學會」(Association for Death Education & Counselling, ADEC)、學會、期刊、雜誌、社區團體使用的手冊及視聽教材, 在台灣,由於社會文化不同,死亡學與死亡教育也有被引進及倡議達廿年歷史。台灣的生死教專家張淑美認為生死教育之涵義在於:「探討死亡的本質以及各種和瀕死、喪慟主題與現象,促使吾人深切省思自己與他人、社會、自然,乃至宇宙的關係,從而能夠察覺生命的終極意義與價值,是面對死亡、克服對死亡的恐懼與焦慮、超越死亡、省思生命,使吾人能體會真愛與珍惜,展現人性光輝,活出生命意義的教育」。死亡教育的目標,是不同教育對象,一般離不開以下三大層面:(1)接受死亡相關的訊息;(2)發展處理與面對死亡相關事件的能力與技術;(3)澄清與培養個人的價值觀。(資料參考自香港生死教育學會網頁)這些都是我們香港教育所欠奉。

香港學校會討論死亡與失敗的學校不多,大多是鼓勵積極、上進、優等價值,但學童未能面對死亡與失敗,將來的路必定難走或走不遠,最近有小學搞失敗週,是不錯的嘗試。不少宗教學校則較易觸及死亡的課題,如基督教與天主教可以信主得永生來處理死亡;佛教學校則可以登往極樂來處理;而道教則最擅長處理死亡,香港殯儀儀式主要是道教,當中包含很多親情的意味,所以宗教上始終有祈禱、誦經、默念的方法來疏導情緒,但普通學校呢?我們的教育有否觸及呢?孩子們有沒有裝備呢?

廣告

九巴事件過去,學童自殺過去,一椿又一椿的悲傷、死亡的事情過去,時間沖淡了,麻木了,我們除了RIP之外,我們的孩子會如何看待這些事件呢?如何看待死亡呢?家長和教師值得跟我們的下一代探討。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