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也許」的意外肇因

2017/9/27 — 12:51

一輛城巴於深水埗失事鏟上行人路(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一輛城巴於深水埗失事鏟上行人路(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近日,深水埗發生奪命車禍,一架城巴在長沙灣道剷上行人路,《香港 01》因而撰文,聲稱「涉事車長連續多日工作超過 13 小時,導致精神不足,也許是意外的肇因」,然後聲稱時巴士公司業務盈餘頗豐,繼而要求巴士加薪。聽落好像很有道理,其實說到底,不過認真一看,便會發現文章的邏輯混亂,難以理解。

首先,「涉事車長連續多日工作超過 13 小時」是一個事實,但是一個人工時長,則未必造成精神不足的主要原因。畢竟,一個人要維持足夠精神的時間,大約需要 6-8 小時睡眠時間,而一日有廿四小時。如果工時太長,長到對方沒足夠睡眠時間,當然會導致精神不足。然而,如果扣除工時後,仍有足夠睡眠,工時跟精神不足,便沒有直接因果關係。

另一方面,其實《香港 01》並無談到,涉事車長的工餘時間如何分配,或者他們自己也不知道。所有出來打過工的讀者,應該都曾經認識一些同事,下班之後跑去吃喝玩樂,或者留連夜店,並因而造成睡眠不足,最終影響精神和上班表現。既然如此,他們又能排除某人的精神不足,源於工餘時間分配上出了亂子?

廣告

當然,連涉事車長當時有否精神不足,本文也不能確定,自然難以確定他的精神不足成因。那麼,《香港 01》又如何確知對方涉事時的精神狀態呢?他們的那句「連續多日工作超過 13 小時,導致精神不足」,是否純粹靠拍腦門瞎猜出來呢?他們再以此推論,把工時長說成「也許是意外的肇因」,這個「也許」其實即是斷估吧?

《香港 01》作為一份媒體,斷估一個意外成因出來,其實十分不專業和不負責任。正所謂「斷估無痛苦」,我也可以學《香港 01》的邏輯,聲稱「涉事車長的工餘時間可能分配不善,導致精神不足,也許是意外的肇因」,大家也會自然覺得,如此的推論不負責任。同樣道理,斷估工時長是意外肇因,自然也是不負責任了。

廣告

另一方面,「也許是意外的肇因」,這個「也許」又是否成立呢?如《香港 01》所述,巴士司機長工時和加班,是一個普遍現象,這麼多司機都要加班,為何是涉事司機出了事?工時長「也許是意外的肇因」,這個「也許」當然不能排除,但是「也許」還有其他肇因,例如:當時路面的情況,司機的駕駛技巧和應變能力,我們也是不能排除。既然如此,為何要單單強調某一個「也許」的情況呢?

更有趣的是,提出工時長「也許是意外的肇因」後,《香港 01》隨即筆鋒一轉,變成剖析巴士司機工時長的成因,是由於他們底薪不高,所以需要加班維持生計,繼而以此作為他們要求巴士司機加薪的其中一個理據。巴士司機底薪不高,需要加班維持生計,這點不假。然而,拿著一個「也許」的意外肇因,說成是需要加薪的理據,這不是典型的借題發揮嘛?

《香港 01》要借題發揮,乘機要求巴士司機加薪也罷,為何突然又要提到「巴士公司業務盈餘頗豐」呢?巴士公司有利潤又怎麼了?不追求利潤,開公司幹什麼呢?其次,現行法律有着最低工資的規定,公司符合了這個規定後,僱員的薪酬待遇如何,便要看他們的議價力和實力。為何公司賺錢,便拿一點分給伙計呢?這是什麼邏輯?鬥地主、打土豪的邏輯嘛?

說到這裡,在這個立場先行的年代,肯定又會有人批評,我在為巴士公司說話。然而,資本主義社會從來都是如此。老闆會用盡各種方法追求利潤最大化,正如打工仔也天天渴望老闆加人工一樣。當打工仔沒有足夠議價力和實力爭取加薪,部份人便會杜撰一些道德判詞,醜化擁有資本的一方,或者吐露各種辛酸,博取其他打工仔的同情。說到底,大家都是為了賺錢而已,根本沒有誰比誰高尚。

然而,若是一份傳媒透過揣測一場交通意外成因,繼而借題發揮,把責任歸咎於資方,這便是報格出了問題。我明白,打工仔人數在社會永遠是多數,但是如此「明張目膽」地煽動仇富,實在很難不令人懷疑,撰寫這樣的文章出街,目的只是為了呃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