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也談年輕人

2018/3/28 — 19:03

【文:張望】

 政府在壓力下,推出預算案補遺方案。只要在預算案退稅、退差餉、增發援助金措施得益少於4000元者,即補足4000元。政策公布當天,辦公室同事們奔走相告,大家紛紛放下手頭工作,埋首電腦搜索相關新聞,個個想著自己或家人,到底有多少人符合資格。當天下班,升降機中的討論話題也離不開派錢;周末飲茶,鄰桌茶客,已成半個專家,滔滔不絕地分析在何種情況才能受惠於補遺方案。

老實說,我個人並不喜歡派錢,總認為政府盈餘,應用於有需要群體,改善服務。怎知道我這種想法,與年輕人的落差很大。與九十後出生的同事傾談,他們認為預算案的所謂分享措施,是刻意遺留年輕人,年輕人收入不高,很多不用交稅;即使交稅,稅金很少,退稅額微不足道;又沒有能力置業,無得退差餉,不滿之情,溢於言表。

廣告

回顧自己的成長,生於六十年代,大學畢業於八十年代,當年最大的壓力就是考大學,全港只有兩間大學,適齡人口的入讀大學比率約百分之五。現在年輕人的出路看似很多,公立大學由兩間變八間,又有不同的升學途徑,可是年輕人的壓力有增無減。一次與一位年輕人談及壓力,她說:「Uncle,每個年代的年輕人,都有每個年代的壓力,你那個年代,雖說壓力來自考大學,可是大學無緣者,仍有不少初級和中層工作,大家努力,仍可出頭。可是我們這代,即使在考試上通過競爭,除非你考入醫學院,或者成功創業,否則都係浮浮沉沉,人工未必加,加了都追不上樓價和租金。政府話關心年輕人,但我卻看不到希望。」

她的說話,令我想起2005年,當時我在一間頗有規模的新聞機構任職,聽到一些入職數年的同事說,公司業績有改善,新入職者最低薪酬提升至12000元,在職未達此數者,均一律加至與新入職者看齊。最近,我問問年輕人,大學新畢業做記者,月入大約有多少,答謂:一萬至萬四。頓時無語,10多年來,樓價和租金升了多少?難怪年輕人不滿。

廣告

林鄭月娥說要做好「三業三政」,先不談「三政」,那「三業」呢?她上任特首已九個月了,年輕人甚麼時候才看到「學業、事業、置業」的希望呢?

 

作者個人簡介:年過半百,任記者逾廿載,雖已轉換跑道,仍關心時政。冷眼旁觀,到處張望。以文會友,多多指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