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五十步笑百步

2018/4/30 — 16:03

陶傑 facebook 截圖

陶傑 facebook 截圖

【文:中產平民】

在上個週末,褚簡寧借陶傑的「陶傑 Channel」在社交媒體上就讓座事件,公審一位女士,引起不少風波,更成功登上港聞版。在公共交通工具上讓座問題,已在近年為不少乘客帶來麻煩,還有數之不盡的公審短片和照片。在今次的事件,褚簡寧唏噓地表示香港社會為何變成這樣。筆者對這句子表示認同,但對褚簡寧的行為卻不敢苟同。沒錯,香港社會是變得越來越恐怖,當然還要多得這位名人讓社會變得更撕裂。

首先,筆者絕對認為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應該讓座給有需要的人,自己亦以身作則,會在地鐵和巴士中讓座給長者。讓座並非希望得到對方的一句多謝,而是因為自己尚算年青力壯,在地鐵鐘坐少一會也沒什麼大不了。再者,稍為有家教的人也懂得在適當時候讓座。對於筆者來說,讓座根本就是常識。但凡事總有例外,還記得去年冬天患上了重感冒,但仍要上班,放工的時候已差不多是下午6時半,抱著極疲累的身軀在中環站登上地鐵後,看到剛好有兩個普通的座位,便二話不說坐下休息,因為我實在無法支撐下去,只想盡快回到家中休息。慶幸當天的列車中沒有長者或傷殘人士,更沒有永遠站在道德高地的褚簡寧,拿著手機監察其他乘客的一舉一動,好讓我能夠在地鐵車廂中得到20分鐘的休息。至於在其他的情況,筆者每逢見到地鐵空著的關愛座,即使自己放工後有多疲累,都選擇避之則吉,希望可以把座位留給有需要的人,更希望避免成為公審的對象。香港社會為何變成這樣?為何在公共交通工具中佔據座位也成為一種罪行,還要被網絡公審?假如說不肯讓座的人私德有問題,那麼發動公審的人難道就沒有問題嗎?在未得對方的同意下,拍下對方的樣貌,然後放在網絡上公審是很值得欣賞的行為嗎?別人私德有虧,我會感到無奈,或者好言相勸,但卻不會做出侵犯他人私隱,然後在網上公審這般同樣地缺德的行為。

廣告

其次那位女士在離開車廂時,以帶有種族歧視的死摩囉差形容褚簡寧,當然是不能接受。但以肥嬸形容事主,也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吧。那位女士心廣體胖,相信大家不會反對,但肥嬸這字眼其實也帶有貶義;你不喜歡被人稱呼為摩囉差,她也不會喜歡被人稱為肥嬸。要是你有如此高尚的情操,為何不可以多積一點口德,用女士或其他較溫和並不帶有歧視成分的字眼來形容那位女事主?為了報復便侮辱他人,未免不夠風度吧。

在文章的最後提到,有另一位從英國回來香港的乘客願意讓座。那位乘客願意讓座當然值得嘉許,但從這段訊息可看到,在地鐵車廂中可以讓座的絕對不止那一位女士,其他乘客要是願意早就應該主動提出讓座,而非在事件中兩位主角在地鐵爭吵一輪候才站起來。褚簡寧選擇針對那位女士,也絕非英雄好漢的行為。

廣告

沒錯,筆者也想問,為何香港社會會變成這樣。很多人律己以寬、待人以嚴,以極高的道德標準審判他人,但對自己同樣缺德的行為卻視若無睹,動不動就藉社交媒體發動網絡公審,更用不少帶有侮辱性的字眼批判對方。很多人不是說香港要和諧嗎,停不了的公審、停不了的批鬥,可以令社會變得更和諧嗎?希望褚簡寧能夠反思自己的行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