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五月一日天馬苑(一) 琴行老闆:我唔婉惜同業主嘅關係,只係唔捨得街坊同學生

2017/5/2 — 12:17

圖由作者提供

圖由作者提供

天馬苑(一)

居民留守中庭,財團不予理睬

琴行老闆:我唔婉惜同業主嘅關係,只係唔捨得街坊同學生。

廣告

* * *

廣告

從領展買下天馬苑商場的新財團(盈信),因管理不當,未孚眾意,居民再度遊行,並接力留守商場中庭,等待新財團回應訴求(文首圖)*。

(註:數星期前到場訪問,商場電梯早已報廢,至今仍然失修)

琴行的店東周女士,在商場經營十九年,她坐在天馬雕像下,靜靜地看書(下圖)。

開業之初還是房委會年代,管理妥善;去到領展時代,還算可以;及至去年轉手給新財團,情況急劇惡化,「差到離哂譜。」

人手不足、設施失修、植物無人照顧、不滿無人聞問,讀者知之甚詳。

但她頗不同意外界誤解,謂這裡不敵附近新型商場,才逐漸凋落。

正因領展翻新周遭商場,租金飆升,學費高漲,其他商場的同行做不下去;樂富的家長亦帶孩子過來補習。琴行一直薄有微利,維持得住,「願意做小店,係可以生存。」

社區雖已老化,但比起天價新盤,天馬苑的樓價勉強可以負擔,若干年輕家庭買二手樓搬來;最早紮根的居民亦誕下第三代。故這裡生意不賴,市道非如外間誤會的差。

若非新財團糟塌,天馬苑商場或可成為滄海遺珠。一如「麵包.家」兩夫婦,周女士亦想在此退休,惜不從人願。

琴行的租約原到翌年才屆滿,但無論二樓和一樓,都收到新財團要裝修搬舖的通知。周女士不屑此藉口,「二樓就話搬去一樓,咁一樓去邊呢?講到底想迫我走啫。」

若讀者留意領展迫遷的報道,必熟悉領展的招數--以裝修為名毀約,即可免去所有責任。此前運頭塘商場的小店,正因此招而徒呼奈何。

新財團沿用領展的租約條款,重施故技,琴行不會獲一毫子賠償,還要花幾萬元還原交吉。

琴行將搬往別處,儘管租金更高。「我唔婉惜同業主嘅關係,只係唔捨得街坊同學生。」

工餘周女士一直在琴行搞社區活動,「漂書、環保酵素等等。我地店雖然小,都肯為社區做啲服務。唔係想標榜我地做左乜,係想話畀大財團,可唔可以攞番小小良心?」

 

(待續)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