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五類難看的托詞

2015/9/7 — 13:04

「我只是在分享感受」這個很荒謬,為甚麼分享感受時,對錯真假就不再適用?( 圖片由作者提供 )

「我只是在分享感受」這個很荒謬,為甚麼分享感受時,對錯真假就不再適用?( 圖片由作者提供 )

有些說話,每隔一會就會有人講出口,甚至出自博士學人,但我總不以為然,覺得荒謬。在這裡我會與各位探討其中幾類。

一,「在臉書上很難進行認真討論的」

這類話本身未必有錯,但令人納悶的是,這類話卻在臉書上說出來,而且多是提出一些觀點立場後不想跟進、解釋、回應質疑,才說出來。那麼,難道他們最初提出自己觀點立場時已經很不認真?

廣告

也不妨想深一層,為甚麼在臉書就難以進行認真討論?不如反問一下,這些人會認為怎樣的場合才能認真討論?如果背後原因是人們在臉書上主要目的是閒聊而非理性辯論,所以不宜在臉書進行認真討論,那麼我們在團契小組裡、在教會裡、或在家庭裡,也應該難以進行認真討論。彷彿,除了大學研究院或學術期刊,才能進行認真的理性討論,在其餘場合如此作全都是破壞氣氛、別人沒準備要認真討論云云。假如你不想把門檻推到那麼高,請問你想放在甚麼水平,並且你憑甚麼理由放在那個水平?這些問題或許需要大家多思想一下。

二,「那些只不過是網上言論」

廣告

與此類似的是批評某些言論雖然在網上流行,並不值得理會。然而,同樣地,很多時這類話卻在網上(例如臉書)說出來。這就很不公平了,為甚麼你在網上說一些話,人家就要當是認真和有根據的,但別人在網上說一些話,你就可以當是垃圾?我印象中,曾經把某些言論視之為「網上言論」,然後暗示那是次一等或不用理會的,有明光社、林以諾、《時代論壇》等(當然還有無數信徒),但其實他們也有努力在臉書和互聯網上推廣自己的思想。

若說,網上言論太隨便了,質素太低,人人寫了一些東西出來便可以到處傳閱。請你想想,難道在《時代論壇》網站發表文章或某些牧師臉書專頁裡的留言就有很高門檻?恐怕不是,例如《時代論壇》網上版那裡幾乎來者不拒,很多時文章裡有錯別字也會照出,彷彿未經過審核似的。而且,有些文字既篇幅短又缺乏內容,作者經常隱藏在筆名背後,跟所謂網上匿名文字無異。再者,即使人人都可以寫出自己的想法來,但別人會否傳閱,又是另一回事。假如內容不好,或引發不到共鳴,真的會有文章可以到處流傳嗎?

三,「我只是在分享感受」

這個很荒謬,為甚麼分享感受時,對錯真假就不再適用?假如你寫了一首詩抒發你對友誼的渴望,但你對友誼的描述尤如戀愛,難道你的讀者便沒根據過問你是否誤把友誼關係當為戀愛關係?假如我與朋友分享我在工作上不如意的感受,但原來我以為對我很差的上司是有苦衷的,明白他苦衷後我就不想再批評他,那麼,我就是搞錯了,這個錯不會因為我只是在分享感受而被取消或變得毫不重要、無關宏旨。

充其量,我們只可以用「我只是在分享感受」來解釋為甚麼某個講法表達得不夠準確,但如果那個錯並不屬於「不夠準確」的類別,這種解釋只會是拙劣的托詞。

四,「我只是在分享思考過程裡的點滴」

跟上一點很相似的是,一位學者或寫手在公開媒體裡表達自己的意見後,聲稱那只是他思考過程裡的點滴,未算很成熟的立場,因此別人不應該批評他(甚至指摘別人來批評他)。

首先有一個事實問題要弄清楚:那些文字和言論是否真的未算很成熟?有些人會為了自己的觀點寫了一篇又一篇文章出來,且結構嚴謹,語氣肯定,那還可以稱為「未算很成熟」嗎?其次,如果真的覺得思考不夠成熟所以不想被批評,他應該做的豈不是不投稿去公開媒體嗎?為甚麼既要別人知道他在想甚麼,要發揮影響力,但又不容許別人反對?再者,思考未算很成熟其實也可以接受批評的。在研究院裡人們就是經常如此,教授在 seminar 裡分享自己的看法,有些是 official 的了,有些卻是思考中,但他也會分享出來,因為期望大家集思廣益,接受一點腦震蕩,在批評和回應裡更有效地找出更有理的立場。最後,別人的批評也可以是別人的思考過程裡的點滴,大家用自己未算成熟的想法作出交流,希望更能明白對方,或令自己想得更清楚。

說穿了,那些說「我只是在分享思考過程裡的點滴」的人,只是自己沒有容人之量,或不懂處理批評,常以為別人一寫回應就是惡形惡相地叫囂挑釁,而奇怪的是,在這些負面幻想下他卻又要勉強自己走進那個他沒必要走進的公開輿論圈。這類人其實應該反省自己是否入錯行,或先找找輔導學習怎樣在群體裡與別人溝通。

五,「為甚麼我無權持守一個與你觀點不同的看法?」

近十多年來反同教團裡有一個常見講法:「為甚麼我無權持守一個與你觀點不同的看法?看,你真的是霸權了!」但這裡弄錯了道理上的規範和政治倫理上的規範。當然,作為一個自由社會裡的成員,你有自由也有權說很多話,不管真假對錯別人也無權禁止,但這卻不等於道理上你說得對,當別人說「你不可以這樣說」,如果意思是批評你道理上講不過去,而不是在當下政治社會風氣下你不可以這樣說(彷彿否則你會被拉下監),你用「為甚麼我無權持守一個與你觀點不同的看法?看,你真的是霸權了!」來回應,其實是「九唔搭八」的。再者,以反同風氣當道的今天香港教會來說,反同言論在教內享受到的接納程度極高,根本不存在任何這群體裡的規範會認為人們不可以說那些話。

好了,接近二千字,這些荒謬講多也無謂,畢竟用這些下台階的人多數不理會下台階內容是否合理,隨時只不過是窘迫下瞎扯的話,文章就到此為止吧。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