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亞公角報

2015/7/19 — 15:53

這小巴比一般的都要溫柔,老先生總是在山腳的醫院上車,去探望在山上的太太;外傭帶著危震震的伯伯在大斜路下車,一步一步走進院舍;而爸爸帶著比他還高的兒子去山頂上課,沿途輕輕叫他不要拍打車窗……「這條斜路,這個小社區,彷彿大家都有困難,但仍然踏實和安靜地生活。」基督教機構「突破」網上平台《一小步》這樣形容。

這小巴開往沙田和馬鞍山之間的亞公角,除了突破青年村,還有提供紓舒治療的白普理寧養中心、為嚴重傷殘人士提供護理服務的慈氏護養院,聖士提反會的城門之源,是戒毒青年人的宿舍;鄰舍輔導會的怡欣山莊是弱能人士的訓練學校和院舍,善寧會為晚期病人而設的善寧之家,也正在興建。──這麼多弱勢社群,怎會全部安排在同一座山上?

《一小步》的諾雯,在這山上班已經六年,最近她走訪香港不同的社區,做了一系列的報導:錦田的藝術家聚落、土瓜灣的故事館、觀塘街坊自主和藝術家團結抗爭的事。目光不禁放回自己身處的亞公角山,所有機構連員工和住戶有五、六百人,也是香港獨特的小社區呢,有可能一起行出一小步嗎?

廣告

諾雯去訪問山頂怡欣山莊的院友南哥。「說起來也慚愧,我們一同在這山上生活了這麼久,也很少像這樣的機會,坐下來好好交流。」她說。怡欣山莊原來是男童院,近年才改裝成綜合康復中心,而南哥曾經是髮型師,後來一半身體行動不便,一度入住私營老人院,等了三年才能來到這裡居住。雖然手部不能正常活動,他在工場做入紙巾的工作,午飯期間還會在飯堂幫忙收餐盤。

星期天,南哥坐復康巴士去突破機構的教會崇拜,其他時間就很難很難可以出門。「復康巴士要預早半年甚至一年去排期!」諾雯說,平日突破機構有專車接送,她偶然要等那唯一的綠色小巴,十分鐘、三十分鐘都說不準,已經覺得很煩,可是南哥連小巴也坐不了,因為輪椅沒法上落,而的士也往往拒絕上山。

廣告

因為交通不便,家人不易來探望,員工也不願來院舍上班。「我不想只留在院舍做宅男,玩電腦和看電視。」南哥說,他的心願是有一架單層低地台的巴士,可以自由出入。

除了交通,膳食也可合作嗎?像白普理寧養中心,好些家人把握時間天天去探,病情反覆,有時亦需要留下陪伴,但中心只有一部汽水機,若沒準備,就只能餓肚子。山上院舍都有飯堂,但因為牌照限制,只能讓機構職員光顧。

還有,突破機構在天台種有機菜、怡欣山莊甚至種葡萄釀酒,這些自家食物又有可能分享嗎?

《一小步》已經印製了一百多份社區小報《亞公角報》,這兩天開始在小巴站派發,第一步是收集簽名爭取一條巴士線,用低地台巴士行走;接著希望成為定期的平台,讓山上的人互通消息,互相連結。

一條山路,風景漂亮,可以是弱勢社群被放逐的地方,亦可以是真正共融小社區。

.........................

後記

諾雯: 我們這兩天在車站派了差不多100份,也接觸了之前未有機會傾談的家屬和職工姨姨,大部份人都覺得極需要有條穩定的巴士線,屋企人的話有些一個禮拜會上來六七日,等車真係好辛苦。這兩天我們開了網上聯署:

爭取單層低地台巴士行走「亞公角山路」

亞公角報

文章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