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亞視風雲驟變之後

2015/1/1 — 6:44

一向忠黨愛國的香港亞洲電視台,近年財務狀況不佳,在2013年虧損3.78億港元,負債逾10億港元。現正重整,尋求買家,但卻持續拖欠工資,引發廣泛議論。12月29日,亞視原本應該向800名員工員工發放12月份薪金,以及早應發放11月份欠薪,但卻表示只能支付11月份的一半薪金,款項大約600萬至700萬港元,資金主要來自加緊追收回來的應收賬款,但是餘下11月份的一半欠薪估計要到2015年1月4日左右才可發放,至於發放12月份薪金則依然遙遙無期。由於亞視無法在除夕日前支付11月份全部欠薪,員工依法有權在元旦日自動遣散,要求亞視支付遣散費、代通知金及其他解僱賠償,因此可能對亞視財務狀況雪上加霜。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表示支付工資是「天經地義」,強調亞視必須支付所有欠薪。但當被問到為何至今未就欠薪檢控亞視,他卻聲稱勞工處一直蒐集證據及諮詢律政司意見,只要一收到指示,就會立即跟進,強調「沒有跟政治扯上任何關係」。無論如何,究竟這樣說代表政府已經嚴格執法,抑或選擇性辦案,大家心中有數。難道現在還需要等待蒐集欠薪證據嗎?在香港高官心目中,「法治」之為何物,在此更見一斑,市民心知肚明。

另外,亞視新聞部編輯主任羅佩琼與亞視執董葉家寶及德勤代表會面後,表示「主要投資者」王征一方有意出售亞視所有股份,相信最樂觀情況是最快在兩個月內找到「白武士」。有員工對於支付半薪及尚要久等「白武士」感到憤怒及激動,並指難以呆等,將會如期自元旦日起縮減新聞時段。羅佩琼建議四個主要新聞時段可以縮減約三分之一(但管理層要求縮減更多時段至發牌條件所規定的最少每日兩節及每節15分鐘),側重報導國際新聞,減少採訪本地新聞,不過未有最後定案。至於亞視的娛樂節目《星動亞洲》將會停播。議政節目《把酒當歌》在播完「存貨」後也會暫停。及至30日,羅佩琼進一步表示自己將會在元旦日離職,不接受只支半月薪資的「袋住先」安排,又認為政府不應向亞視續牌。

廣告

另一方面,亞視執董葉家寶形容亞視已到生死存亡之秋,所有人均「被迫發出最後的吼聲」,再次呼籲股東注資亞視,差點衝口而說出亞視員工一直是「不願做奴隸的人們」,而今天必須「起來」。無論如何,亞視兩大股東黃炳均及蔡衍明已經分別表明不再注資。黃最近表示將會洽售自己全部股權。蔡表示自己有股份而無實權,素與大股東黃炳均不睦,一直不斷唱淡,但卻指出法院強制亞視大股東黃炳均向「獨立投資者」出售亞視股份,正是挽救亞視的好方法,而蔡也曾經表示過自己會借錢給亞視支付每月1000萬元營運費。

要分析這個大局,從現象到本質,層層遞進,可以有以下四個不同層次:

廣告

一、欠薪責任;

二、售股對象;

三、續牌風險;

四、中共策略。

目前坊間輿論大多集中在首二項,一涉員工,一涉股東,前者流於表面,後者流於臆測,甚至在呂志和、王維基等人的清單中玩起猜謎遊戲,但是尚未透析整個事件與中共佈局和香港社會的緊密關聯,因此有必要更深入剖析。

先從中共對亞視的戰略說起,或許更有助於廓清真相。綜合近月來各類公開消息,我可作以下一個大膽假設:亞視控制權極有可能涉及中共內部兩條黨線、兩座山頭之爭。

一邊是王征和黃炳均。王征,亞視執行董事高級顧問、「主要投資者」、幕後實際控制亞視的白手套、江澤民的親信。他與前亞視執行董事盛品儒均屬盛宣懷家族後人,與上海幫關係千絲萬縷。王征已自2014年8月起停止向亞視注資,並且曾經安排亞視向通訊局遞交明顯不理想的續牌申請書,並於11月初向亞視發出法定償還書,要求亞視於11月26日限期前償還10億港元,否則申請亞視清盤,只不過後來申請敗訴而已。

王征與大股東黃炳均屬同一山頭,近月以來,都希望亞視清盤、還錢、倒閉、關門。這種取態有可能肇因於他們這條黨線自覺已成當今政治形勢下的強弩之末,於是希望儘快了斷,捲款而走,轉移陣地,同時跟「另一邊」來一招玉石俱焚,「我不要的,你也不能奢求」,決心損己而不利人。當然,在香港高等法院判決亞視「不清盤,只重整」之後,王、黃之後台唯有退而求其次,可能轉向在新買家人選方面做文章,局勢尚未明朗。

至於另一邊,則是疑似幕後由當今某大中共當權派(恐怕不用我明說了)撐腰的台灣旺旺集團商人蔡衍明。「白手套」蔡衍明一直為自己僅擁有少數亞視股權,而且不斷付鈔,但卻無法影響亞視決策而耿耿於懷。當然,這極可能不僅是他的個人意見,而且是他幕後金主的意見。蔡衍明向高院入稟申請而勝訴,法院依其申請頒令德勤會計師事務所兩名合伙人為亞視的監管人,進入亞視董事局,重組公司結構,從而避免王征即時清盤,暫時達成「不清盤、不倒閉」之目標,先行按兵不動,伺機控制亞視。

這種取態可能跟他的後台禁止跟王征、黃炳均一系一拍兩散、玉石俱焚有關,務求必先留得青山在,然後再找新的買辦購入王、黃一系擬出售的股份,聯同蔡衍明原有的股份,由該幕後的當權派一舉取得亞視的實質控制權,完全翻轉與王、黃一系目前的主客形勢,而且可以支付買股金額讓王、黃「光榮」退場,隱晦地完成當權派對王、黃後台的權力撲殺。

不過,如果王、黃的後台桀驁不馴,拒絕配合,那麼王、黃手上還有兩塊殺手鐧:一是提高價格,待價而沽,但是目前在重整經理人進入董事局之後,似難充分如願;二是通過幕後運作,讓特首及行政會議不續牌給亞視,斧底抽薪,玉石俱焚,一了百了,而這正是他們手上目前比較大的籌碼。目前,通訊事務管理局已經向行政會議建議不為亞視續牌,檔案已在梁振英桌上,令他相當苦惱。

時至今日,「買家」與「續牌」這兩件事,彼此糾結,互相牽連,目前未分高下。「不續牌」即讓王、黃一系勝出,沒有「買家」,沒有轉寰餘地;有條件地「續牌」,或者拖延決定是否「續牌」,即可讓重整程序持續,把焦點和壓力推回兩邊陣營,交由兩邊陣營的各自後台在未來「買家」方面再來一番廝殺。說到底,梁振英只是中共的一顆小螺絲釘,不能自決,只有接受高層擺佈。他的決定勢必直接反映中共兩條黨線之間的階段性鬥爭結果,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畢竟,亞洲電視台早已今非昔比,絕非所謂「良心電視台」,而是接近「香港中央電視台」的級數和層次。《ATV焦點》節目更是中聯辦的《真理報》獨家播放時段。《歲月留聲台》更是電視史上最大笑話之一,徒然浪費電視頻譜。亞視執行董事兼高級副總裁葉家寶日前繼續呼籲股東注資,「希望有心人繼續支持香港人的電視台,這個陪伴了香港人57年的電視台」,實際上就已經表明了自己在兩大陣營鬥爭下的態度,但訴諸感情,而非理性,無視亞視早已赤化淪陷的殘酷現實,恐怕無法服眾。

綜觀目前整個香港免費電視市場,已如一池死水。如不儘快開放免費電視市場,引入有效競爭,讓早該被市場淘汰的免費電視台在依法賠償員工等債權人後有效倒閉,那麼「一男子」(可能不再是指梁振英,而是指某大大)因素將會繼續肆虐,踐踏言論及新聞自由,打壓本土文化和媒體創意,成全了中共,辜負了香港,把香港引向懸崖和深淵,終究可悲可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