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口老化 — 兩個老人的故事

2018/3/7 — 12:25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在各國都以人均壽命做醫療發展的衡量標準時,說一句「長壽是福氣也是咒詛」,會不會太過份了?

跟大家說兩個老人家的故事。

第一位老人名叫米土撒拉(Methuselah),據聖經所述,是歷史上壽命最長的「人瑞」,活了足足九百九十六年。經卷裡沒有特別形容他的晚年生活,但也沒註明他老去後受到甚麼痛苦。

廣告

另一位老人就沒這樣好運了。同樣大名鼎鼎,古希臘神話裡的提索奥努斯(Tithonus)是名美男子,與女神相愛,女神請求眾神之神宙斯賜予他永恆的生命。可是女神忘記了生存和生活是不同的事情,對女神來說,提索奧努斯沒有青春的生命只是病痛和衰弱。女神最後因為他老態龍鍾,遂漸失去了當初的激情和愛情,離他而去。

這兩個故事恰恰表達了醫學界對年老的兩個相反看法。現時人均壽命愈來愈長,是代表我們能無病痛地生活在地上更久嗎?換句話說,我們的憂患痛苦,是因年歲增加而佔據我們人生更小的部份(compression of morbidity),還是我們多活的日子都被疾病纏身,以致人生中痛苦的比例反而拉長了呢(expansion of morbidity)?

廣告

現時學界對此仍然爭議不斷,甚至有人說兩者皆有影響,加起來就「打和啦super!」(equilibrium of morbodity)。但大部分香港研究都指出,香港的人口老化情況屬於後者。

香港人屬於世界最長壽的一群,這對我城是幸運也是不幸。如果「銀髮海嘯」所伴隨著的果真是疾病痛苦,社會對死亡、紓緩治療等的教育是否足夠?家人又捨得放手,放棄麻木追求老人茍延殘喘的執著嗎?

早前傳媒又提起「預設醫療指示」、「不進行心外壓」等外國早流行多年的概念,看留言就發覺網民對這些議題未必清楚。是平時迥避問題慣了,還是社會根本沒提起有關問題的習慣呢?希望以後有機會寫一下有關的議題。

延伸閲讀:

全球人口老化資料

香港人口老化資料

原文2017年12月19日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