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在墨西哥(七):香港人,你在忙甚麼?

2016/6/27 — 11:53

相片拍自一個墨西哥家庭的晚餐,隨意輕鬆的性格讓他們簡簡單單又一餐,就算招呼朋友也不需要額外費功夫,所以才會常常興致勃勃地邀請訪客一起用餐。這種湯叫pozole,裡面有一顆顆粟米粒(不是我們平常吃的那種,口感有點像蓮子),蘸著tostada(烤墨西哥薄餅)吃。吃的時候隨意加上洋蔥、蘿蔔、香料等配料,很好吃。

相片拍自一個墨西哥家庭的晚餐,隨意輕鬆的性格讓他們簡簡單單又一餐,就算招呼朋友也不需要額外費功夫,所以才會常常興致勃勃地邀請訪客一起用餐。這種湯叫pozole,裡面有一顆顆粟米粒(不是我們平常吃的那種,口感有點像蓮子),蘸著tostada(烤墨西哥薄餅)吃。吃的時候隨意加上洋蔥、蘿蔔、香料等配料,很好吃。

隻身到世界的另一端,本身已經預計了接受一點cultural shock,但事實是這裡人的生活習慣和香港的太不同,所以乍抵步是還是有點不習慣。Key word是:享受生活。

(1)飲食文化

這裡的一天過得很慢,因為所有人都悠悠閒閒的,所以用膳時間也順利成章地推遲。與中國飲食文化不同,他們一天裡早餐最豐富,晚餐卻很簡單,一個taco,一個三文治,或者一碗湯已經夠一整晚了。同時他們也喜歡慢慢地吃飯,慢慢地談天,就算要道別,都要在門口談上個多小時才揮手作別。相比我在香港,連早餐都是邊走邊吃,我們兩地在飲食上的quality of life真是天淵之別啊!

廣告

(2)問候方法

拉丁美洲人很熱情,從他們打招呼的方法已經可見一斑。同性的先親吻右臉頰,再擁抱;異性的握手再打招呼,親切得令我開初有點渾身不舒服。但後來就明白了,墨西哥人天性喜歡招待朋友,開大派對,所以對新朋友一樣一見如故。他們每見到我都說要請我到家裡吃晚飯,談談天已經打破了人與人之間的隔閡。香港人剛榮膺「臭臉」榜首是吧,在這裡待一陣子應該會覺得自己很沒有禮貌的,哈哈。

廣告

(3)生活態度

在這裡久了,不由得喜歡上這裡優哉游哉的生活方式。他們樂於找藉口大開派對,生日、女兒十五歲、結婚週年⋯⋯然後就在派對裡唱歌、跳舞、吃小吃,由下午玩樂到凌晨三四點。在香港,夜夜笙歌不是不行,但同時你也會被標籤為好吃懶做、遊手好閒,而非在享受生活。

他們對工作的態度是合則來、不合則去,昨晚喝醉了今天就不上班,明天的事明天再算吧。所以很多在這裡創業的華人接受不到這種優悠文化,對員工的來去自如哭笑不得。在香港你這樣隨心所欲,大概只會換來老闆的責罵吧!

戒毒所的女孩跟我說:香港的生活水平高,應該是個天堂吧?我卻跟他們提起香港學生自殺率高,上學壓力大,每天上學由上午七點到下午五點,回家還要補習。他們聽罷十分驚訝,連連露出不忍的神色,說:學習不行就出來工作,賺得夠自己用就行,何必苦了自己?當然她們不會明白香港學生的壓力來源,不只是自己對自己的要求,還有來自家庭的、師長的、社會的期望,這些苦處就不足為外人道了。

香港是不是個福地呢?應該也是吧,若非我怎能說好三種語言(希望有一天我會自信地說我懂四種語言),有機會跨越大半個地球來這裡?但香港是不是一個讓人享受生活的地方呢?我想只有經歷過拉丁美洲人的悠閒,才懂甚麼叫真正「生活」,而非「生存」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