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在墨西哥(八):如何喚醒一代受大陸醫療制度薰陶的中國人

2016/7/5 — 11:01

圖片來源:作者探訪的唐人車衣廠一隅

圖片來源:作者探訪的唐人車衣廠一隅

來到Tijuana,我的服務對象由戒毒所的女孩轉成離鄉別井的「唐人」。這裡一個小城市有二萬多個中國人,主要以經營餐館和在車衣廠當女工維生。探訪她們時談著談著,自然會因為我的身份,說到醫療上去。

唐人到墨西哥,其中一個最難跨過的關口就是語言隔閡。不少農村出來的家庭連英文都說不到,更何況以往更少接觸到的西班牙語呢?所以他們有病有痛,都不會主動看這邊的醫生,更因此對西醫由心的不信任。但我看,另一個更大的原因是他們習慣了中國的醫療制度跟文化,到這裡就完全不習慣我們覺得平常的檢查步驟。

一個女工抱著孩子,過來問我鼻竇炎怎麼辦。原來5歲的男孩由去年開始已經有徵狀,但媽媽不相信這裡的醫療環境,寧願拖著等著,到今年四月回鄉下時才帶男孩到中國就醫。結果延誤就醫,男孩的鼻子越來越紅腫,也常常留著黃綠色的鼻涕。

廣告

回到中國,她帶著孩子到農村醫院就醫,打著點滴她終於覺得安心一點了。怎料醫生安排驗血驗尿,做一大堆我覺得根本不需要做的檢查,之後得出的結論竟然是打「氨基酸」針(amino acid,我從來沒聽過它們可以醫治細菌感染的炎症)!媽媽形容就是好像打「人參水」這樣的營養液,我聽著都一頭霧水。醫生還不知說了甚麼,讓媽媽以為吃抗生素會殺死小孩的細胞,讓小孩身體變差,埋下之後對墨西哥西醫不信任的伏線。

因著工作關係,他們一家又回來墨西哥。男孩的抵抗力更差了,有天在學校發燒,媽媽接了他回家後思前顧後,竟然不是決定立刻帶他看醫生,而是讓他退學,每天在工廠區遊蕩。直到有個在本地中學唸書的第二代唐人看不過眼,才帶小孩看本地醫生,在旁邊即時翻譯。

廣告

墨西哥醫生一照X光,果真看到結果跟鼻竇炎吻合,開了抗生素讓小孩服用。女工這時跟我說:抗生素吃了幾天都沒好轉,我不讓小孩吃了,免得他繼續服這麼「毒」的藥。醫生還說要跟進再照「片子」,我怕孩子得輻射生癌症,也不回去復診了。這邊的西醫收費貴,又不給打點滴,我覺得他沒心看我們中國人。還是過半年回中國,找醫生做手術,剪掉發炎腫大的部分吧!

這就是中國的「畸型」醫療制度延伸出來的禍害,草根階層沒有醫療知識,接受了中國一套混種(中+西)醫療後,來到異鄉竟然對西醫產生恐懼和顧忌。到了墨西哥,她們每天只在密封的中國人堆中生活、工作,從來不會跟「呂宋」(他們對墨西哥人的稱呼)打交道,更加不會受惠於這邊的普及醫療教育。

我覺得很悲哀,缺乏醫療知識令他們延誤求醫,不信任這邊的醫療;反而只相信我們香港人最避之則吉的大陸醫生。根深蒂固的醫療觀念不易改變,我盡力把我版本裡的真相教導他們,但要他們一下子承認中國老家的醫療沒他們想像的好,還是有困難。

正值香港醫委會改革事件鬧的熱烘烘,我衷心希望我將來不用向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說:不要相信香港的醫療,因為我們家的醫療系統,已經跟大陸的「看齊」了。那時候再去悲哀我城,已經太遲了。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