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在墨西哥(六)誰想進戒毒所

2016/6/13 — 10:3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短短兩篇無法抒發我所有在戒毒中心的見聞,今篇想一談這些女孩為何會end up在戒毒中心裡,三個月、半年過著單調的生活。

大部分戒毒所的女生都是被家人蒙騙,或者好言相勸,或者暗中送過來的。絕少突然浪子回頭的故事。

之前說過的女生C原本在美國居住,但是因為美國的戒毒中心是自由出入的,所以她的大麻癮一直撇不清。一天,她媽媽跟她說,要帶她探訪一位住在墨西哥邊境城市Tijuana的姨姨,她不虞有詐地上車去了。戒毒所位於Ensenada,是離Tijuana更遠的城市,她媽媽就騙她說,要先帶她遠一點去吃tacos。剛進入中心,她還一把走到廚房點餐;後來才發現自己被騙,並被迫簽下同意書,開始6個月的戒毒所生活。她的女兒才6個月大,所以她媽媽由美國搬到墨西哥戒毒所旁的小房子幫她湊孩子,並在每天下午的自由時間特意帶孩子來見她兩個小時。我想這只是中心格外開恩,讓她們母女每天見見面,因為其他女孩都只能靠相片一慰思念之情。

廣告

在另外一個男性戒毒所的男生D告訴我,他進來時是四個人抬他進中心的,因為他一直反抗,還得在重門深鎖的「detox」小房間裡待上幾晚。男性戒毒所的守衛比女的深嚴,因為很多初進來的男生會伺機逃走,並不想留在沒有毒品又沒有女生的戒毒中心。

在戒毒所的一天,我剛好看見一個女生第一天進去。因為她初來報到,所以她的房間會被上鎖,並由年資深一點的女孩看管,以免她逃走。我在房間裡,看見她哭著在一堆文件上簽名,並且完全不想跟其他人溝通。其他女孩見怪不怪,他們說每個人進來都是這樣的,一來掛念自己的子女家人,二來覺得自己被家人欺騙了所以很生氣。

廣告

眾多女孩中只有一個是自願進來的。女生E約莫我的年紀,說她就住在戒毒中心的旁邊,已婚有兩個孩子,但丈夫終日只吸食大麻,又會對她施行家暴,所以她想跟他離婚然後帶孩子重過新生活。為了向法庭證明自己可以照顧孩子,她自願進來,讓心理學家和醫生證明她已經完全脫離毒癮。她說這裡的生活不辛苦,她幾年前也因為在街上打架坐牢,那時她也熬過去了,這裡每天雖然刻板沈悶,卻算不上甚麼。完全不吸毒對她來說也不是太困難,她懷孩子的時候就一年沒吸過,只是後來丈夫沈淪毒海,她也跟著每天在吸食大麻。她知道她需要的,不是戒毒所的心理輔導,而是完全離開舊生活的機會。

在我參觀的機構三個戒毒中心裡,女性的成功率比男的高,其中一個原因是她們不想孩子重蹈自己的覆轍。她們直言,自己可以為子女做任何事,包括戒毒。有個女生F年紀比較大,我想二十五左右吧,她說自己的子女只稱她為「姐姐」,因為她不想讓子女知道母親是個癮君子。她想要在自己完全脫離毒癮,不用在進出戒毒所後,才跟她們道出事實。

一進來適應後,這些女孩的共同目標就是重過新生活,不用在毒海中掙扎。但適應到戒毒所生活,又能否重新適應充滿誘惑的外間社會?若非,怎樣才是最有效的戒毒方法呢?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