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在墨西哥(十):一次「義遊」教會我的事

2016/7/13 — 10:4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之前去過幾次service trip / 義遊 / 短宣,所反思的都沒有這次去墨西哥的來得深刻。可能是時間長,或者大家同聲同氣,所以感情放得特別深厚。

對「義遊」這件事本身,我想說的是:

1. 義遊不等於旅遊

廣告

去玩就是去找娛樂,去做義工就是放棄娛樂時間,如果一心想著怎樣把旅遊景點塞進時間表中,到頭來只會兩邊不著岸,服務對象變了配角,變了我們找樂子、自我感謝良好的對象。

2. 不要打亂本地機構的運作

廣告

曾經去過落後地區教英文,但我總想,每次去幾天,每隊人又教不同題目,最後會不會令服務對象無所適從呢?我們自己學語文,也不能斷斷續續斬件學吧。我也看過文章說,因為義工的英文明顯比當地老師好,義教隊走後學生反而失去了對老師的尊重。

好像我看見墨西哥的戒毒所採取沉悶又公式化的治療方法,也不能一下子提出意見。當地牧師提醒我,我從老遠來當然能為本地機構帶來新衝擊,但我走後女孩們仍要服從於職員的指示,所以不可以破壞二者間的互信啊。

3. 尊重文化和教導知識之間的平衡

二人相處本應是平等的關係,但當我開始向當地華人分享公共衞生的資訊、或者向戒毒所的女孩說我對她們life problems的看法,我就變了站在高處的強者。我有時候不斷反覆問自己,我有評論他們的資格嗎?他們會不會把我看為一朵溫室小花,或者一生都沒經歷過挫敗的幸運兒,心裡對我的建議有hard feeling?當他們每天營營役役連休息時間都沒有,我怎能高高在上地教他們定時吃飯每天運動,毫不了解他們的難處?這個平衡很難拿捏,我只能小心翼翼,不好讓我來自香港這個比較privileged的背景在言談之間顯露出來。

4. 怎樣才算真正的尊重

到過柬埔寨service trip,每說一句話都要人翻譯,跟小朋友只能用身體語言溝通,那種「講不出聲」的無奈和難處至今還歷歷在目。隔重紗的溝通,其實中間失去了很多感情和意思,也會令服務對象不能真正打開心扉吧。

另外就是整個「義遊」有多長時間。有時候我想,去孤兒院派一次糖、去老人院探一次婆婆,其實能建立多少rapport?服務對象明知道剛跟你打好互信關係,之後就要分離永不相見,他們能對你的到來有幾雀躍?與其說我們去做義工,不如說他們在滿足我們想施捨的慾望。

我很幸運,懂得華人和墨西哥女孩的母語,可以直接跟他們談話。學校又能給我八個星期的時間慢慢做,逐步逐步讓他們接納我這個intruder,再跟我說他們的故事。所以我才放得特別多感情,感受特別深刻,也有幸說得出以上一番話。

我也明白不是所有去義遊的義工對afford到長時間和學習當地語言的決心,但只希望大家一窩蜂去之前先想想,我們做義工是為誰而做?所做的真的對他們利多於弊,還是只是我們一廂情願覺得他們需要這些服務?我們想趁機去落後地方見識開眼界,還是想真心服務對象交心?

以上個人淺見,歡迎理性討論。

 

圖片解說:戒毒所的女孩知道我離開Ensenada後再也不會相見,臨別時把她們在戒毒所裏的珍藏送給我。因為就算我會再回到這個地方,裏面住的也不會是同一班人。她們一早已經確定在這裡遇見的所有人(包括我)也是萍水相逢,所以離別不會很傷感很不捨,只會祝福大家不要再在戒毒所這個地方相見。

隨著elective完結,一連十集的《人在墨西哥》系列也到達尾聲了。我之後會寫在墨西哥的遊記,請繼續多多支持~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