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在墨西哥(四):在戒毒所的一天

2016/5/30 — 0:53

圖片來源:戒毒所的大閘;作者按:因為進去中心後就不能拍照(甚至手機也要鎖起以防女孩偷偷打求救電話),所以照片欠奉 :S

圖片來源:戒毒所的大閘;作者按:因為進去中心後就不能拍照(甚至手機也要鎖起以防女孩偷偷打求救電話),所以照片欠奉 :S

這兩個星期多次去女性戒毒所,旁聽一對一的輔導環節,總覺得我只像個遊客,從外面一個小孔窺看究竟。既然一場來到,應該可以觀察更多的。所以,我大膽問戒毒所的負責人能否讓我在戒毒所待一整天,瞭解她們每天生活是怎樣過的。



他們很奇怪,從來沒有外國人想瞭解她們這些drogadictas的生活。所以有個墨西哥女孩一看見我,驚訝地用英語問:「Are you institutionalised?」心想沒有毒癮的亞洲女孩,怎麼會自願一整天在小小的中心內遊蕩,又努力用本地語言跟她們對話。

因為墨西哥的戒毒中心和美國的不同,前者重門深鎖,女孩如果嘗試逃走會被抓回來,關到小房子裡「detox」;但美國的來去自如,如果妳毒癮發作又不像留在中心裡,妳可以隨時離開。所以戒毒中心裡除了墨西哥人外,也有一些美國女孩,被父母送到這裡戒除毒癮。

廣告

7時正,所有人都要起床,收拾床單被鋪。這裡8至10人一間房間,共用一個大櫃子裝自己的物件,床與床之間只有小小的通道讓人窄著身走過。中心職員跟她們睡同一個地方,所以互相感情不錯,女孩也會尊重和服從職員的指示。

之後,所有人輪流梳洗。由於只有三格沐浴區,所以每個人最多只可以洗澡3分鐘。她們很多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在這裡囚犯似的生活習慣,令她們一開始會不太習慣。

廣告

9-10時是外面訪客進來進行活動的時間,由於我探訪的戒毒所有宗教背景,所以不時有牧師進來帶領活動、講道等。我進去的一天就有一個牧師來分享,她們對見到外人很興奮,因為這是她們唯一脫離刻板戒毒所生活的機會。

經過一整個早上,10時才是吃早餐的時間。這也是拉丁美洲人一貫的生活作息時間表。有位女孩告訴我,她住過4個不同的戒毒所(就是說她已經3次戒毒失敗),這裡的食物是最好的。有些中心只派麵包、tortilla、豆茸等最基本果腹的食物,每天如是,令女孩只想逃離這個監獄。這裡早餐由職員監督女孩輪流煮食,都是墨西哥家常菜,例如那天我就吃了chilaquiles(炒tortilla),好吃得不得了。

11-1時是做功課或寫信的時間。由於戒毒所對外封閉,女孩只有星期天才能見家人幾小時。所以很多女孩都說,一個星期一次的探訪時間是她們最期待的事。平常她們想與家人、男朋友、子女溝通,都只能寫信。另外,戒毒所的心理學家會定期面見女孩,並根據她們的情況給予功課,大多為閱讀勵志文章、過來人分享,自我反省,目標設定等。女孩可以在空閒時間自行完成。

1-3時是一共2個小時的Junta de terapia,粗略翻譯作「治療小組」吧!她們事先警告我這個環節會很悶,並貼心地為我搬來有軟墊的椅子,讓我跟她們一起在房間裡排排坐。坐哪裡也有講究,越新來的女生坐得離門口越遠,房間最後一排是職員與早進戒毒所的女生坐的,好監察沒有女孩藉機逃走。

她們說治療每天如是,職員會定一個主題,如自我封閉、暴力、上癮等,讓女孩逐個出去講自己的經歷。很多女孩一住會至少住三個月,甚至一年,每天聽著說著相似的故事,其實挺沈悶的吧!的確很多女孩都覺得這個每天一式一樣,甚至週六3小時的環節很難捱,但也有人主動跟我說,吸毒成癮的她們大多都會想很多東西、鑽牛角尖,但很少將自己的想法宣之於口,也不習慣向他人傾訴自己的心事。治療小組正好給她們機會練習放開胸懷。

3時正,我們終於吃午飯。但由於早餐太晚吃,我其實不太肚餓,所以我也吃不完Mexican portion的大碗飯。午餐是雞湯飯,每人一隻大雞腿,加上數片tortilla(墨西哥薄餅是當地人的主要食糧,配甚麼吃都可以,甚至有飯的正餐也可以用tortilla捲雞、點湯吃) 。也有女孩自己拿生洋蔥、Jalapeños(墨西哥辣椒)加料調味。食物比我想象的多元化而且大分,她們說有時候還會有pizza、pasta、pancakes等美式食物,難怪有人說這裡給她們的感覺沒其他戒毒中心那麼似監獄了。

午飯之後就是自由時間。如果沒有人探訪,搞活動,女孩一天中有很多空閒時間。她們固然會睡午覺、談天、看雜誌、發呆,但更多的會圍在一起吸煙。在這裡,煙支就是貨幣,職員知道但不會明言禁止。一到休息時間,一班早進戒毒所的女生圍坐到天井裡僅有的幾張椅子上「呼吸」,原本坐著的人(包括我)都要讓座給她們,好在有其他人提醒我。 :P

之後一直到晚上吃晚餐,她們都是無所事事。我一天下來最大的感想是:為甚麼要給她們這麼多空閒時間,一方面浪費她們的青春,另一方面讓她們習慣了沒有毒品的受保護環境,令她們返回社會後難以適應,再次惹上毒癮。她們不是囚犯,本應該善用這段在戒毒中心的時間好好學習一技之長,而不是整天都遊手好閒,滿腦子都是毒品。更無奈的是她們在中心交了朋友後,卻在離開中心後再也不能見到她們。

我不知道香港戒毒所裡的一天是怎樣過的,有其他更好的rehab節目嗎?這個中心已經算是墨西哥境內比較好的一所,回香港後我也希望可以到香港的中心參觀瞭解。如果有人有類似的經驗,可以分享一下嗎? :)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