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生最大舞台

2015/6/7 — 19:00

圖片來自tomi婆婆 http://www.tomi-103.com/

圖片來自tomi婆婆 http://www.tomi-103.com/

玲子和理惠幼稚園就是同學,玲子漂亮時髦不斷甩男友,長相老實的理惠相親結婚後離婚。在螞蟻和蟋蟀的故事裡,「螞蟻」理惠存錢買房子,「蟋蟀」玲子笑這是浪費人生。一轉眼,兩人六十四歲。不認老的玲子堅持手工作業工作愈來愈少,不但被業主迫遷,還被年青同業嫌棄:「單身設計師四十歲時相當帥氣,過了六十就感覺悲愴!」玲子像以往一樣向理惠求救──可是理惠中風了!

理惠的霸氣姐姐要帶她回老家,玲子找到理惠一早寫下的意願書,知道她想留在自己家裡,拼命爭取。理惠卻決定自費入住老人院,無法照顧自己也不用靠家人。「所以人生下半場,有錢才有選擇……」玲子很難過:「你贏了。」「贏的是你,早知道我健康時就多享受……」理惠領悟:「無論我做了多少準備,都沒法做到『心理準備』,病了很害怕。」

後來,理惠靠的不是錢,而是之前不斷做義工有許多朋友和鄰居,這社區網絡支援她回到自己的家繼續康復。

廣告

日本作家三浦展在《第4消費時代-共享經濟》寫出未來的困境:日本1990年出生的女性到五十歲,將有23.5%的人未婚,餘下76.5%有36%離婚,加起超過一半單身,加上喪偶數目更高,而獨居的男性一樣持續增加。三浦展相信未來是「共享型」生活,能夠和別人建立聯繫、建立共同的圈子,才是一生的保障。以往從family(重視家庭)發展成individual(重視個人),未來是social(重視社會)。

那在香港,可以不住老人院,老病也留在家裡?政府曾在立法局回答:以2008年第四季的數字,社福機構每週為每名長者提供3.5小時至5小時的直接照顧服務,包括失禁護理、糖尿護理、呼吸護理及感染控制、復康練習、洗澡、量體溫、量血壓等。這些社區照顧服務名額由2009年的7010個已經增加三成到2014年的9450個,可是輪候個案更大幅增加超過八成,遠遠未達到需求。

廣告

而送飯、陪診等的綜合家居照顧服務,現在的等候時間更長得驚人,社聯去年調查,上門清潔幾乎要等兩年,陪診等十五個月,連可能是最急切的送飯,也要等七個月,這是平均數,有些地區可能要等上一年。

政府投放在社區照顧的資源,遠少過院舍。留在家中的長者,接受社區照顧服務平均每月成本4,596元,使用日間護理中心,晚上回家的長者,每月成本7,733元,可是住進資助院舍,政府每月給14,136元。那不是變相[鼓勵]大家住老人院?

「政府現在還說要用八億元試驗院舍券,錢又花到院舍,還要是私營的,不如撥去社區照顧。」香港基徒教服務處總監翟冬青強調:「長者和政府都有一樣的目標,都希望可以在家中安老。」

2013至14 年度,政府在社區照顧服務方面的開支僅為9.7 億元。

玲子和理惠是漫畫《看護工向前衝》裡的角色,是我個人最喜歡的一篇:

理惠在復康期間驚喜地交上男朋友,神采飛揚開始享受,玲子也學習電腦排版,積極準備老去的生活。「我以為退休可以歎世界,原來人生上半場只是熱身,比賽才開始。」玲子豪氣地說:「要在這不把老人放在眼裡的社會活下去,需要比年輕時更大的意志力!利用前半生的經驗,探索真正的生存價值,這是人生最大的舞台!」

文章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