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生隊友

2016/12/16 — 13:18

《the hangover》劇照

《the hangover》劇照

很多人都寫過,當你經歷過一些life changing events之後,人生會多了許多體會。過去一年,我算是經歷了一次,所謂體會,也跟許多人寫過的差不多:金錢事業通通不再重要;家庭和健康變成人生的重點…諸如此類吧。這些體會,很理所當然。其實經歷之前早就知道,算不上是甚麼新發現,只是感受深刻了而已。

反而有關朋友的體會,卻很新鮮。到底誰是朋友,誰不是朋友,誰是義氣仔女,誰是點頭之交,經過一次跌入谷底的經歷後,從前的感受可以徹底被顛覆。

還有一件讓自己驚奇的事,是發現自己原來比想象之中寂寞。做了幾十年人,我極少會將「寂寞」兩個字跟自己聯繫起來。生意人無時無刻都有很多人在身邊轉來轉去。一直以來我只會嫌自己社交生活太繁忙,腦裡面常常不自覺泛起的說話是:「X! 俾我抖吓得唔得呀!」但當事情發生之後,工作和社交生活被逼停頓之後,你忽然才發覺,從前的繁忙原來很「虛」,當你很想身邊有些人陪一陪你的時候,原來其實冇乜人。

廣告

對此我有一點反省。出來社會做事之後,總覺得,每人都有很多自己的問題要deal with。可以的話,就盡量不要為他人製造額外的麻煩了。我不是要面子,覺得要人幫助的話很冇面;但為人製造額外的麻煩和負擔,我心裡過意不去,那管要麻煩的,是個多年的老友。實際上我會發展出這種心態出來,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自己好運,過去多年也沒有遇著甚麼大件事,讓自己覺得要找人幫忙。直至過去一年,我的人生爆了鑊,很希望找人幫忙時,我開著手機裡的phone book碌來碌去,心大心細,也打不出一個電話。

好彩以前大概做過些少善事,積落些少陰德吧。有些朋友知道我家裡情況後,還是會打個電話來,看看可以怎樣幫忙。我心諗,真好彩你們願意主動來找我,不然的話我也不知要碌多幾耐phone book也打不出那些「求助」的電話。

廣告

有朋友跟我說,人到中年,「朋友」的定義其實跟以前有些不同的。從前「朋友」可能跟你有點過去的人;也可能是一些跟你有共同興趣,志同道合的玩伴;但活到這個年紀,「朋友」更大的意義,可能是人生路上的「隊友」。

撫心自問,我大概不缺朋友。真心的好朋友其實也不少。但能稱得上是「隊友」的好朋友,對我來說還是稀缺得很。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