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間蒸發

2019/6/3 — 10:44

宮本直樹失蹤17年,但家人一直沒有放棄尋找他。

宮本直樹失蹤17年,但家人一直沒有放棄尋找他。

【文:吳宛盈、相片:Mediacorp】

2017年,日本警方接獲8.5萬宗失蹤人士的案件,成功尋回7.4萬人。退休警察田原弘過去十五年,一直從事尋人工作,替多個家庭尋找人間蒸發的親友,他指家醜不外傳的傳統觀念,令很多失蹤者家屬未有報警求助,估計全日本累積的失蹤人士超過一百萬。

在香港,想人間蒸發不容易,出入境、電話、銀行提款、八達通等紀錄,很容易將大家的行蹤曝光。不過,日本對保障個人私隱有嚴格法規,即使親友失蹤向警方求助,除非涉及刑事,否則警方亦無權取得他人資料,亦無責任將失蹤人士尋回。對日本人來說,選擇如何生活是個人自由,即使想人間蒸發亦應該受到尊重。

廣告

日本不少婦女長年面對家暴,求助無門下寧願改名換姓,離家出走重過新生。

日本不少婦女長年面對家暴,求助無門下寧願改名換姓,離家出走重過新生。

廣告

日本人重視尊嚴、面子,一旦工作不如意,或與親友不和,不少人會選擇出走,逃避生活壓力。這種現象為兩種對立的行業帶來生意,包括幫人一夜消失的「夜逃屋」服務,以及協助人尋親的私家偵探。齊田美穗開設的「夜逃屋」,協助客戶極速搬走家當,逃至親友無法追尋的地方,每次「夜逃」都驚險萬分。紀子長期受丈夫暴力對待,決定找齊田幫忙,在丈夫離家上班後,帶齊家當逃走。數小時內要搬走百多箱雜物及電器,又擔心紀子的丈夫隨時返家揭發,齊田除了一眼關七,更要預先制定應變方案,甚至與警方備案,以確保紀子能順利出走,因為一旦錯失機會,她或會遇上暴力及死亡威脅。

經營「夜逃屋」公司的齊田,以往亦曾經歷家暴,希望可以幫助同路人找出路。

經營「夜逃屋」公司的齊田,以往亦曾經歷家暴,希望可以幫助同路人找出路。

齊田提供的「夜逃」服務,收費由450至2,700美元不等,比一般搬運公司貴50%以上,每月收到近300個查詢。她強調相比賺錢,她更希望幫助對生活現狀不安及不滿的人找出路,因為她亦曾經歷家暴,最後決定逃離家園、改名換姓展開新生。雖然她逃出生天多年,但過去的夢魘一直如影隨形,她勸告有意出走的人,除非已到絕境,否則應尋找其他方法解法問題,而非輕易選擇人間蒸發。

紀子長期受丈夫暴力對待,決定找「夜逃屋」公司幫忙,帶齊家當與母親及小孩逃走。

紀子長期受丈夫暴力對待,決定找「夜逃屋」公司幫忙,帶齊家當與母親及小孩逃走。

過百箱行李必須在短時間內搬走,以防紀子丈夫突然返家發現。

過百箱行李必須在短時間內搬走,以防紀子丈夫突然返家發現。

選擇消失的還有杉本。他是「富二代」,經營家族生意,已婚有小孩,生活看似美滿,但現實是他自小已感壓力,生意虧損更令他壓力爆煲,兩年前找「夜逃屋」公司協助出走。他坦言想念孩子,亦知道家人在尋找他,但自覺愧對家人及孩子,想過回家但卻欠缺勇氣。

有從事尋人的私家偵探估計,多年來日本有逾百萬人人間蒸發。

有從事尋人的私家偵探估計,多年來日本有逾百萬人人間蒸發。

「富二代」杉本有美滿家庭,但不堪生意失敗壓力,兩年前決定離家出走。

「富二代」杉本有美滿家庭,但不堪生意失敗壓力,兩年前決定離家出走。

面對摯親人間蒸發,大部份人都想盡方法尋親。宮本直樹失蹤17年,但父母及哥哥剛志從沒放棄,一直找私家偵探調查。直樹的房間至今原封不動,眼看父母身體漸差,剛志只盼弟弟奇蹟地重現眼前,能在父母記憶衰退前一家團圓。

宮本直樹的哥哥指父母身體漸差,希望能早日找回弟弟一家團聚。

宮本直樹的哥哥指父母身體漸差,希望能早日找回弟弟一家團聚。

私家偵探工藤克典協助老太太宮澤美智子,尋找因與長者屋職員爭執而出走的丈夫宮澤正允,但尋人過程十分困難,附近車站、商舖職員都不太願意協助,擔心觸犯私隱保障條例。經過工藤三個月的努力,終於得到一家酒店老闆的通知,找到正允,但他拒絕回家,只肯寫信給美智子報平安。雖然得知丈夫平安,但他一日不回家,美智子只能以淚洗面。

日本人重視尊嚴、面子,一旦生活及人際關係不如意,不少人會選擇出走逃避現實。

日本人重視尊嚴、面子,一旦生活及人際關係不如意,不少人會選擇出走逃避現實。

港台電視節目《31看世界》(電視雙語廣播,本集於6月5日播出)節目逢星期三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31seetheworl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