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類發展在香港

2019/5/17 — 16:23

資料圖片 l Brian H.Y @ flickr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資料圖片 l Brian H.Y @ flickr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前(政府)中央政策組成員、今中大亞太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上月底在報章上發表了一篇名為〈量度香港的社會發展成就 — 紀念基本法頒布 29 周年〉的文章。

本來,香港過去一二十年的社會發展和變化,幾乎所有客觀指標,由國家認同、對政府滿意度、特首及管治班子滿意度,到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人權狀況,均乏善可陳,有些更江河日下,不堪回首。

然而,這位高級研究員卻翻山越嶺,披荊斬棘,找到了一個「十分權威」的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Human Development Index, HDI),並指出 2018 年香港 HDI 排名,在 179 國家/地區中排第七。又指,香港的 HDI 高於「十分高」人類發展組別、東南亞及太平洋組別。由於這重大發現,他結語時說,「基本法頒布 29 年來,社會持續穩定,小風波還是有的;但香港絕大多數人都是務實,而且眼睛雪亮,不容易被「標題黨」、一些政客及無知的憤青所蒙騙。這些人堅信香港「民不聊生」,他們「生於亂世」。若然,他們要回答,一個「民不聊生」及「亂世」之地,為何29年來香港的HDI不斷上升及預期壽命愈來愈長的問題!」

廣告

一番豪言壯語。手執 HDI,一切大學研究、民調、國際可信機構產生的客觀指標都可拋諸腦後,置之不顧了。

姑勿論文章中有關「小風波」(抑或是大風浪?)、「絕大多數人」(民調算什麼?) 、「無知的憤青」等詞是否正確,本文嘗試對該研究員的提問作答。

廣告

先說說 HDI 究竟是什麼。HDI 是三個因素的統計合成,分別是 (a) 預期壽命、(b) 教育(由就學平均年數及就學預期年數合成)、及 (c) 國民收入(GNI)/ 購買力平價(PPP)。HDI 自 1990 年代面世,學術上一直有爭議,但此不屬本文談論內容。

上述三個因素,其中 (b) 教育指數,根據網上已有資料,香港由 2007 年的第 86 名升至 2015 年的 30 名,但仍遠低於英美日、澳紐等國。至於 (c) 國民收入,香港 2017 年人均數字是六萬多國際元,比較新加坡、澳門同年數字低四成。而 (a) 預期壽命,如研究員文章所說,CNN 去年報道香港領先世界,預期壽命 84.1 年,高於日本 83.9 年。總的來說,香港最新 HDI 排名第七,主要是因 (a) 預期壽命而來。

現在可以回答研究員的提問。

首先,香港預期壽命愈來愈長問題。預期壽命愈來愈長不是香港獨有的,而是有賴全世界醫療的發展。我們當然不能抹殺本地科研的貢獻,但總不能不提人家外面的成就,特別是英美等民主國家於醫療知識、創新和實踐多方面的進步。君不見,雖然基數低,非洲人的平均壽命也有長足進步。

香港人的預期壽命獨占鰲頭,因素之一是因為人口密度高,急病情況下有親屬或旁人在場,可以短時間內施加援手或召喚醫療,外國人口密度低,急救反應可能不足或較遲緩。另一因素是文化的不同,例如長期病患而致身體衰弱,歐美國家的人並不普遍接受如插胃管等延長壽命的措施,認為生命質素較重要,香港則不然。另外,本地報導也不乏長期患病,或了無生趣,或欠缺積蓄保金,而希望生命早些完結的例子。

可見,高值 HDI 的背後,有其陰暗面(如人口擠迫、生命質素未必高),不能單純看表面。

更重要的是,該研究員沒有提及(或選擇不提) ,是聯合國自 2010 年開始同時發表、將貧富不均因素加進 HDI 的結果(稱為 Inequality-adjusted HDI,簡寫 IHDI)。可以看到,香港由 HDI 排名第七,加進貧富不均後 IHDI 迅速滑落至第 21 位,以一個經濟十分發達的地方來說,可算乏善足陳,甚至慘不忍睹。

研究員及其同類,為了粉飾太平,在無論自由、法治、公義、人權狀況客觀指標均持續滑落之際,千辛萬苦終於找到了 HDI(卻一句不提 IHDI),以為立下大功,奈何找到的卻是與經濟收入不符、不對稱的爛燈盞。

研究和找尋香港政局有什麼值得一提的好東西,原來是這麼難。難怪中策組要關門,要改頭換面了。

香港要效法的,是無論 HDI 或 IHDI 均長年佔高位的,如挪威、冰島。長年以來它們於教育、貧富分布方面均十分優勝。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