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什麼是「新移民」?

2015/5/26 — 15:07

關於懷仔事件,事先聲明立場︰II (illegal immigrants,非法入境者)是非法。正著應該先遣返再由正當途徑申請來港。陳婉嫻將小人蛇擺上枱,居心匿測。

但是,針對細路和學校,是否方向錯誤,反而令事情焦點混亂?為何不去針對炒高香港樓價的大陸富豪?雖然這些人很多都有香港身份證,而且做的是合法的事。

話說回來,廿幾年前,我也是新移民。那年代,「新移民」絶對是一個 stigma,固然 II 更加是 stigma。那些年有個電視廣告,忘了賣什麼,但很記得以生仔不要改錯名為比喻,廣告舉了幾個改錯名的例子,如「吳美麗」這種顯而易見的,眾改錯名例子中,也有與「新移民」諧音的「辛宜雯」,沒有人意識到那有歧視之嫌。那時「新移民」的 stereotype 很簡單︰貧窮、老土、落後、保守、低下階層。

廣告

廿多年後,「新移民」的含意,與當年相比應該已經很不同,其複雜程度恐怕非一個簡單 stigma 或 stereotype 能包含。固然它包括一批低收入人士,但也包含一批富豪精英、金融才俊,或者,也有純粹有錢的「土豪」。若你有幸幫中資打工,你老闆也許是「新移民」。

先不論「新移民」其實不一定來自大陸,就算只論「大陸新移民」,不同年代來港的人其實有代溝。

廣告

前一段時間,認識一位九十後大陸美眉。那是在一個聚會上,遇上久未見的老友,美眉與老友共同任職一家香港的中資公司,老友是香港人,美眉來港讀完一年碩士課程,很順利地獲聘於國企於香港的分公司。來港不到兩年的美眉,不太懂廣東話,於是我對她說國語,她知道我來自大陸很高興,態度明顯親切起來。(我發現很多近年在工作上遇到的大陸朋友,都有這個毛病,說話你我不分,問你一個問題,例如問你公司的狀況,不說「你公司怎麼樣」,而是說「咱們公司怎麼樣」。我心想︰誰跟你突然那麼親?)

我與老友、和那位美眉,不知為何談論起中資公司做事的風格和文化,大槪因為老友是香港人,表現出頗多對中資文化的不習慣,例如香港做事方法更重視過程、程序、規矩,大陸公司不太注重程序,也有太多東西不夠對外開放。

妹妹說,大陸就是這樣,然後就又來向我套親近︰「你大陸來的,你應該知道吧?大陸公司就是這樣。」

我說︰「不對,以前不是這樣,2005 年到 2008 年,我也接觸過不少中資公司,那時他們表現得比較開放,因為要來香港上市。」

老友插嘴︰「對,零零年代初中國剛加入世貿,到 2008 年北京奧運之前,中國是開放的,因為那時有求於人,要討好老外,2008 年京奧一過,用不著開放了。」

我接力︰「八十年代的中國應該比現在開放。」

老友說︰「對,一切到 89 年之後就變了。」

美眉說︰「喲,八十年代,還沒出生呢。」

我想,相比起來,香港九十後的那一點點叛逆算什麼,大陸九十後的麻木應該更讓人難以理解,1989 對他們來說大槪是夏蟲不可以語冰,六、七十年代文革他們知不知道是什麼?我很好奇。

後來不知為何說起在大陸政策全面向國企傾斜,就算開放市場給外資,外資也沒辦法與國企競爭。美眉感慨道︰「所以找工作就得找國企,國企才可靠。」她也許有些後悔來香港讀碩士,而沒有上北大清華,否則可以直接應徵國企在北京的總部,用不著在這位處邊陲的分公司,不知何年月才調得回總部。

三個人說話有一搭沒一搭的,不記得說到什麼話題,可能是貪污、「走後門」之類,美眉說︰「在大陸錢能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然後又向我求證︰「你說不是嗎?你那時在大陸不也是這樣,錢能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

我當時沒反應,印象中九十年代初「走後門」確實已是普遍現象。後來我想起來了,八、九十年代的大陸,跟現在有什麼不同︰那時我們一窮二白,即使希望錢能解決的問題不是問題,問題是我們那時還沒錢解決問題。

這樣說來,我其實有一點希望懷仔有機會在香港接受教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