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什麼時代,就有什麼獨立電影

2016/2/22 — 12:13

《亂世備忘》劇照

《亂世備忘》劇照

什麼時代,理應就有什麼電影。

但近年在香港,能呈現時代面貌的主流電影,卻如鳳毛鱗角。也難怪,商業電影以工業主導,利字行先,在中國市場持續膨脹的當下,電影人難免北望神州,大灑金錢,堆砌星光,炮製超級大片 — 就如大家最「喜歡」的王晶。香港電影已跟時代脫鈎?還好仍有人專注本土,懶理市場,堅持用低成本拍出反映香港時代的,獨立電影。

香港獨立電影節,在天台放映

香港獨立電影節,在天台放映

廣告

有關雨傘運動的紀錄片《亂世備忘》近日於香港獨立電影節上映,導演陳梓桓大學讀政治,本關心政事,但囿於近年社會氛圍,感覺無力,於是寄情電影,表達自我。2014年9月底,學生在添馬公園舉行罷課集會,陳梓桓在場拿著攝錄機,一直未想清楚該拍什麼,直至警方與學生開始對峙,他被擠在前排示威者之間,聽著年輕人們對警察的青春吶喊,就確定了拍攝主題。「學生有一種熱情,期望改變社會,當時好觸動到我。」

廣告

隨後催淚彈爆發,雨傘運動展開,陳梓桓一直跟著這班年輕人行動。「整個過程,我是他們的朋友、一同抗爭的人。」很自然地,他全程提著攝錄機,記錄同行學生七十九天以來的心路歷程,最後拍成《亂世備忘》。「他們都是年青人,他們在想什麼,得著什麼?」無疑,這是屬於大時代的一則備忘。

陳梓桓

陳梓桓

陳梓桓曾經在主流電影工業待過兩年,卻自覺不太適合。「我享受的是一種創作的自由。」自從開始拍獨立電影後,他如魚得水。「獨立創作令我變回一個很純粹的創作者。」何謂純粹?「就是可以找回自己點解要拍嘢。」

他的初衷,正是記錄時代,從而改變社會。「想了解八十年代的香港,我會看新浪潮電影;但如果想了解當下香港呢,二十年後怎樣入手?工業的電影未必能告知現在香港怎樣。反而可能是獨立電影,大家在拍不同的東西,但拼湊起來,就是現在的香港的面貌。」

香港的面貌,有烽火漫天的大時代,也有瀕臨消失的小日常。

《他們的海》劇照

《他們的海》劇照

黃瑋納是漁民之後,投身獨立創作以後,作品一直圍繞漁民生活,如最新的《他們的海》。「香港是由一條漁村開始,但我們現在究竟還有多熟悉漁民的事?就算我是漁民子孫,都不太了解。」因此他決定要以鏡頭張開漁網,撈起一個個漁民家庭的故事。

譬如說,隨著時代變遷,漁業逐漸式微,他們是堅持還是妥協?「這種關心在主流電影比較缺少。」漁民題材冷門,主流電影甚少涉獵,但獨立導演不用過於考慮市場,可按自己所關注的選擇主題,順心而行。

黃瑋納

黃瑋納

但這不代表他們沒有掙扎。黃瑋納形容,獨立電影大多資源短缺,參與拍攝的工作人員也少,一人甚至要分飾不同崗位。「雖然大家做的事是很有意義,但香港生活成本實在太高,大家都要想怎樣持續下去。」

他始終堅持。「其實拍電影是否需要很多錢呢?我自己又不是想做大製作的級數,只是想拍好小好小的東西。」離開主流,投身獨立,黃瑋納期望能建立出一個欣賞獨立製作的觀眾圈。獨立電影導演、影意志藝術總監崔允信也認同,「現在再後生的一批,電影已不再是很重要的娛樂。」辦獨立影展,正正能夠建立起觀眾群,「你要將這些戲帶到比他們睇。」

崔允信在拍攝現場

崔允信在拍攝現場

遠離主流,擁抱獨立,電影仍然與時代緊扣相連。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我的夢工場》第四集【獨立年代2.0】將於 2 月 23 日(星期二)晚上 7 時,在亞洲電視本港台及港台電視31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圖:香港電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