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天中醫,明天西醫

2016/7/7 — 18:2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文:港女中醫】

正當大家議論紛紛西醫醫委會改革,不如我說說香港的中醫現況,大家可能有另一番體會。

參考2014年度資料,自然流失無續牌的註冊中醫大約有200個,通過執業試考取中醫註冊執業試亦有大約200個。每年香港本地大學(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浸會大學)畢業生大約百幾個,由大陸讀中醫畢業回來考註冊試的不知有多少個,不過聽聞單單廣州中醫藥大學畢業的非本地班(海外及港澳台)已有約900人,可能有大約一半人會回港考香港的執業註冊試。香港認可國內的中醫藥大學的學歷超過20間,例如廣西,北京,南京,暨南等等。截至2014年,資料顯示香港已註冊中醫由大學畢業的共二千幾個,當中每3個就有1個是大陸畢業。

廣告

不過,在這裡我並非歧視大陸畢業中醫,事實上身邊不少大陸畢業的中醫師醫術高明,亦有醫德。而當中我困惑的是個整個考試制度以致成個管理架構沒有確保香港中醫的質素,亦見其一成不變不思進取。

中醫執業之考試框架含糊,內容不合時宜,形式迂腐。簡單舉例來說,考生可以不懂針灸及推拿的具體手法或操作,仍可朦混過關。我亦曾經見過執業中的中醫只能夠背出書上的定位,但不能在人體上點出穴位。更甚者,恐懼落針的也有見過,我們的考試中,基本上只要背書便能夠考到執業資格。

廣告

相比起外國的中醫執業試,加拿大為例,則需要考核操作及問診,較為全面。而考試內容方面,舉例說在口試環節,如果你抽中的題目係毒蛇咬傷,考試千萬不要答報警入醫院治療,這是得不到分數的,要答風毒火毒風火毒。又或中風的處理,中醫的內容當然重要,然而西醫所主張的「談笑用兵」其實亦應包含在急救處理,亦是現實中的處理手法,明顯中醫教材或考核的版本已不合時宜。

現實生活中,某些西醫會輕看中醫是事實,但某程度我認為只是互相缺乏了解,何況中醫是專門醫學,所以才需要學習6年,也許彼此不了解才互相抗拒。但是次西醫醫委會的爭議,也許從中醫現況可見一二。他們的立場及憂慮,相對中醫現況實在太高層次。但不難想像事情發展下去便會見到「今天中醫,明天西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