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時今日,做 NPO/NGO 衰過商業機構

2018/4/26 — 12:00

資料圖片:理工大學

資料圖片:理工大學

理工大學 412 裁員事件,看了半職導師(實習督導)的公開信,深感忿怒。學校是社會的縮影,師長言行係學生的學習對象,這事件中學生學到最多的是管理層如何不公義、公開地踐踏半職導師的尊嚴、抺殺過往的付出、更漠視學生的最大利益。這些導師的去留本就無話語權,每年續約由校方單方給與,導師只能接受而沒有商討的餘地,要辭退職員,好好通知,無人能說什麼,但安排了保安在門外戒備,只能說心中有鬼,因理由牽強預定導師會反抗攪事。這些管理高層,難道一點 people skills, communication skills 都沒有學過?

NGO 、 NPO (Non Profitable Organization) 的高層每每以為只需亮出財赤、重整資源的上方寶劍,裁員便會合理化,外間會明白的因為籌款困難……但重要的事情講三次:

為何會財赤?是前線職員的問題嗎?裁前線職員會令機構起死回生嗎?

廣告

為何會財赤?是前線職員的問題嗎?裁前線職員會令機構起死回生嗎?

為何會財赤?是前線職員的問題嗎?裁前線職員會令機構起死回生嗎?

廣告

理大有政府撥款、加上籌款,年報有數億元的財政盈餘,應用社會科學系上年度仍新聘 8 名教授級職員,用財赤做籍口還成立嗎?估計是早前所訂的五年預算計劃因上年的招聘引至下一年度財赤,那不正是高層管理不善,計錯數嗎?辭退一名員工容易,改革一個編制應該邀請各持份者參與,以自己的專業和經驗出謀獻策,否則只成黑箱作業,缺乏專業及前線的參與,改革最終只會流於不切實際。

很多 NGO 的高層迷信裁三個前線員工換一個有學歷的高層,業積便會即刻爆升,機構內將軍多過兵,工作效果只會江河日下,因為很多高層遠離前線已久,缺乏與學生、求助個案接觸,將「人」變了個案號碼、歸類、缺乏人性化,政策堅離地。自已所見,某些高管對自己的專業確實非常專,但其他管理及溝通能力卻出奇地弱,前線往往叫苦連天,更甚者,忘記了要當社工、教育工作者或加入 NGO 的初衷,對人對事比商界更手起刀落。

NGO 管理不能只看 ROI 、收入與支出,員工的高流失率大大影響機構的效率與成果,經驗和人際網絡不能透過年資長的員工累積而傳承。機構只有經驗淺或無職業保障的員工,工作質素自然難提高,結果只會更難吸引服務駛用者及捐款者。

要負責的人應該是高層,可是一個學系或小 NGO ,高層已是神,除了極高層或董事局,還有誰能動這些人?前線員工只是高層用完即棄,幫自己揹鑊的工具而已。

年輕時常受教,提醒做人必需留一線,要辭職都要好好安排,做到最後一刻仍然保持專業,與顧主好來好去,因為世界好細,到自已開始有下屬,就要尊重選擇離開的同事,因為對離職同事的態度會一一看在其他同事眼裏,要所有員工融洽很難,不額外產生負面事件已經還得神落。離開一間公司,尤其在 NGO ,最主要當然是人事問題,但大部份人為了愛護機構,普遍唔衰到盡都不會在外面鬧前顧主,但這一次,系方的處理確實離譜,一早要保安守候,叫導師們情何以堪?其中一位導師失眠了一星期,情緒大受打擊,令人難過,該導師如需要情緒支援或求醫,應向理大索償。

追逐大學排名艱難,破壞學校名聲很易,當各界鬧年輕人不尊重師長胡亂鬧事的事候,你在做什麼榜樣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