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他們是前《主場新聞》員工

2014/12/27 — 6:31

前《主場新聞》員工,Jay:

2014年對我來說,是多事之年,最深刻的是在《主場新聞》工作;我在2013年末加入《主場》,負責當中的副刊內容,對於以「新聞」為主軸的傳媒機構來說,我的工作職責猶如「錦上添花」,為新聞網站撰寫、策展一些趣味的生活類型的文章,令讀者看到新聞以外的內容。仍記得我到蔡東豪先生的辦公室進行「最後面試」,這是我第一次接觸蔡生,他的握手很有力,面試的內容就不多說了,但我對蔡東豪的願景很是嚮往--若他成功的話,這將掀起香港媒體的新格局。

蔡東豪曾經告訴《主場》團隊,在《主場》工作,將是一趟過癮有趣的旅程;那最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只是應做的事,仍未做完。對我來說,新媒體的旅程還很長,路上還有很多過癮的未知,我自當期待更多新媒體的湧現,為捍衛香港的「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出一份力,謹祝路上同儕工作順利。

****************************************************************************

廣告

前《主場新聞》員工,Raymond (熊永樂):

主場血淚史?!是咁的……我只做了六個月……

一切源於一條主場炮製的惡攪視頻《振英麗芸 情義倆心堅》。當時尚在讀書的我在課室拍枱大笑並揚言:「頂!過癮喎!入去做都好喎!」於是畢業後不久就進入主場做著平面設計的工作。

永遠都記得上班第二天劉進圖被斬,負責文字的同事鍵盤打字聲響過不停,而我電腦還沒有摸熟就得馬上工作。結果那個早上因為緊張而胃痛得要死,幸好有大佬Ger(蔡芷筠)趕回來撐住設計部的輸出,不然文章就沒有封面了。(因為是即時新聞我們造圖時間只有5至30分鐘) 。然後下午時份就為「AV仁」一事造圖,與上午氣氛分別非常大。

如事者往後幾個月都在非常「跳tone」的環境下工作,而數個月中,小弟則在總編輯和創意總監劉仁顯仁慈的鞭策下,總算發揮點用處。Ger告訴我一篇報道或博客文寫得多好,如果第一印象(配圖/設計圖片/插畫)不好或不能點題影響會很大。

所以並不是弄得漂亮就可以,還要考慮讀者閲讀圖上文字的舒適度,而設計背後更要有邏輯的根據,平時對時事的理解…他們告訴我不是一個美工而是個設計師啊!我們在影響27萬人的眼球,我們在創造香港網媒美學觀念和態度。

在這裡工作十分愉快,雖然只有半年的時間,但有幸與一班正氣,認真,善良的同事共事足以令小弟感恩。最後希望「新主場」努力啊,作為一個忠實讀者小弟萬分期待。

廣告

****************************************************************************

前《主場新聞》員工,溫朗鈞:

首先恭喜《立場新聞》開業,祝《立場》立竿見影,長做長有。

我在去年成為《主場》記者,未開工前都已經聽聞過《主場》好玩、開工之後

更加證實到這一點。《主場》不只是好玩,仲係「玩鋪勁」,但又不失認真。

我相信每一個主場人,都對自己的作品充滿信心。

雖然《主場》突然消失,之後我另有新嘗試,但我仍然希望香港有《主場》。

就算很多人的心靈已經比以前更堅強,但我還是相信香港需要更多像《主場》的媒體。我們的城市愈來愈變得是非不分、模糊不清,即使要講句正常說話也不是易事,但我相信《立場》做得到。

我從一位讀者,變成一名員工,如今又變回一名讀者,不過我以為我對《立場》的期望,跟從前的《主場》沒什麼變化。只要你們做應做的事,說應說的話,站應站的位,我就心滿意足。我會繼續瘋狂睇 / like / share你哋嘅文同圖!

祝一切順利!

****************************************************************************

前《主場新聞》員工,MINA:

我在《主場新聞》工作接近2年,見證着它如何在反國教運動中堀起,再一步步走上高峰,造就一個媒體的新時代,然後卻突然猝死。

《主場新聞》驚艷的成績,壓倒其他網媒,亦讓傳統媒體受到威脅,紛紛指控我們只懂抄襲。

創下一番事業通常有兩個最主要成功因素,就是有創新理念及顛覆傳統,《主場新聞》的成功,不是在於「新聞抄得好」,而是在於它能成功改變香港媒體的遊戲規則,及改變香港人的閱讀習慣,造就網媒數目如雨後春筍,傳統媒體紛紛增加對網上新聞的投資,以應付《主場新聞》的挑戰,我城媒體新時代就這樣降臨。

對比我現在的工作,《主場新聞》工作辛苦緊張得多,但這裡有最好的團隊,大家永遠對工作百分百投入,更重要是有重視員工的老闆。我寄語現在搞新媒體的朋友,除了要競爭對手鬥快鬥多外,亦需聯繫好自已的團隊,彼此建立友誼默契,同時不要吝嗇對支持者的照顧,這才可留住人才,大家亦會全身投入工作。

現在我是傳統媒體的員工,但我樂見新媒體繼續遍地開花,這才會激發大家突破現有框框,繼續顛覆媒體生態,不要被動地走向自然死亡。

****************************************************************************

前《主場新聞》員工,Reeve:

我同引薦我入主場嘅C兄係相識於傳統媒體,因一場金融海嘯,傳統媒體要節流,於是我有我被裁員,C兄有C兄被減薪。

臨別時,得知公司將會攪免費報紙,我同C兄都覺得要攪新媒體才是出路,不過當時人微言輕,老闆才是皇道,年輕人做多幾年野先講啦......係度發白日夢。及後大家繼續喺工作上發光發熱,他繼續媒體工作,我就轉戰電子市務。有一天,他跟我說他去了主場工作,問我有冇興趣,我說當然有興趣,終於有夢寐以求嘅地方可以比我哋兩個發展。

不過,當時佢引薦我但仍然要面試,之後分別見過余總及蔡生,會面冇咩特別,但記得跟蔡生會面時,佢同我講,喺主場做,對我嚟講係有風險,因為我已經有一份唔錯嘅工作,我回佢,其實都要睇下個風險值唔值得我去冒險......如此這般,就在主場開始工作,工作雖忙,但滿足感極大。

記得在結束之前的星期五,我仲同C兄諗緊新嘅廣告模式及產品...不過咁夢幻嘅工作都有夢醒嘅時候,夢醒了,難免感到有所失落,主場重生,希望新公司能鳳凰展翅,比大家能夠繼續追逐夢想,因為我仍相信香港係有一個有夢想的地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