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付與西風送有情 — 別了金庸

2018/11/5 — 18:45

資料圖片:金庸(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金庸(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文:木火】

我們是幸運的一代,因為我們兒時有好歌好書好電視劇伴隨成長,好的背後都有武俠小說巨匠金庸的身影,由他著作衍生的歌曲及電視劇不計其數,不經不覺我們一代人的中文及國學的根底就是由金庸先生啟蒙。

中學時我是古龍迷,古龍武俠小說的風格奇情懸疑而豪邁,獨樹一幟,可惜閱讀古龍不同作品後,我發覺其作品的寫作風格及水準相差太大,後來才知道古龍為了多賺稿費,有段時間找人代筆,以致作品水準參差。相反查先生家學淵源,康熙年間,全家共有 7 人中進士,叔侄 5 人官拜翰林,故有「一門七進士,叔侄五翰林」之說,基於他對傳統文化的深厚根底,由他重塑文化中國,最有味道,令人神往。加上金庸武俠小說以虛構人物貫穿真實歷史的寫法,配合淺白的文字,峰迴路轉的橋段,鮮明突出的人物個性,令故事人物躍然紙上,質樸的郭靖、港女的黃蓉、豪氣的蕭峰、溫柔的阿朱、痴情的楊過和處女座的小龍女等,就成了家傳戶曉的人物。除此之外,他的作品能突破一般武俠小說局限,在於言情之深(阿朱在山上等蕭峰 5 日 5 夜,楊過一等 16 年),對人性了解的透徹(笑傲江湖就是中國人互鬥眾生相),對世事更迭的看破(大俠最後都選擇歸隱,淡泊名利),在武俠小說上的成就絕對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以致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小說。

廣告

武俠小說要彰顯的就是俠義道精神,以往的社會山高皇帝遠,不能事事勞動官府,很多事情都只靠拳頭解決,練武之人就要行俠仗義,維護正義,這是武俠小說中宣揚的俠義精神。俠義精神的教化令人不會只顧自私自利,更會關心關懷他人,俠義精神就是今天中國社會最缺乏的元素。香港以往的守望相助的獅子山精神,多多少少亦受俠義精神所影響。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當日金庸離開《大公報》自立門戶成立《明報》,因為不值中共將國家財政用於研發核子武器而放棄民生,還發起大躍進等大型荒謬運動,結果令國內出現大量難民,促使他與《大公報》筆戰整整一個月。《明報》亦在文革期間,持反對意見,金庸被罵為「漢奸」、「走狗」、「豺狼鏞」,遭死亡恐嚇,與林彬同列於暗殺名單中,但立場未改,風骨猶在。他以高級私家車代步,每每在報館由晚上工作至清晨才返家,盡量避免獨處,有段時間,他甚至要離開香港暫避。如果你聽信別人認為他一向媚共,那未免太人云亦云。

廣告

至 80 年代,他與中共的關係才正式緩和,受鄧小平接見。金庸其實是一名大中華膠,從其作品中可見一斑,他和大部分經歷過國共內戰及八年抗戰的老一輩知識份子一樣,究極希望有一個強大的中國出現,復興中華文化,加上當時 80 年中國彌漫一片自由化的風氣,大家對中國的未來充滿憧憬。與其說查先生投共,我比較相信是士大夫對政權的盲從與中國沙文思想作祟,每一代人均有其思想局限,本不足為奇,而且在 80 年代,認同中國文化的香港人乃屬大多數。用今日的價值觀評斷以往之功過,卻忽略當時社會環境,往往得出片面而武斷的結論,只滿足鍵盤戰士鞭屍之快,頻出怪論,英文稱之為 troll。

至於被受批評的雙查方案,我認為是一個先苦後甜的方案,當中最為人詬病是第二及第三任行政長官由 800 人選委會選出,然而方案提議第三任行政長官任內,進行一次全體選民投票,以決定第四任行政長官是否普選,以及第五屆以後的立法會是否全面直選。如果查先生的方案完全被接納,香港老早已出現公投,甚或直選,查先生明白要中共交出權力,實為與虎謀皮,唯有循序漸進的方法,才能撤去中共的心防。所以李柱銘指出「重看雙查方案,不排除查良鏞熟悉共產黨,明白他們的底線在哪兒,強調查良鏞是他和已故的民主派元老司徒華以外,最願意為香港人爭取民主的草委。」當然甚至李柱銘都被視為賣港賊的今天,能找一個不論立場只論事實的人,難矣。

有人置問不知金庸是蕭峰還是韋小寶,我只可以說單以蕭峰或韋小寶的性格均難成大事,要可以在波譎雲詭的近代中國歷史中全身而退,成為一代文學泰斗,唯金庸一人矣。感謝金庸的小說豐富了我的童年,每當聽到鐵血丹心音樂的前奏,定必頭皮發麻,遙想當年一家晚飯圍坐看電視,似夢裏,淚暗滴。

 

作者自我簡介:一條老柴仲有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