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代客探監稱「朋友」 兩人終極上訴得直 推翻串謀詐騙罪

2018/5/14 — 12:02

資料圖片:懲教所職員羈押在囚人士,圖片來源:懲教署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懲教所職員羈押在囚人士,圖片來源:懲教署片段截圖

一名曾任輔警男子開設公司提供「代客探監」服務,與一名公司職員,三年前連同其他人士被控串謀詐騙罪成,二人提出上訴。終審法院今日推翻上訴庭判決,為法例上能探監者中的「朋友」作更廣泛的定義,裁定二人上於得直,撒消定罪。

兩名上訴人申請法律援助,法律援助署派出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資深大律師陳文敏代表第一上訴人溫皓竣,並由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律師張達明代表第二上訴人關巧用。

終院頒下判詞指,應給予「朋友」一詞更廣泛的定義,由於探監最重要的目的,是讓候審囚犯可以和外界有聯繫,得到精神及物質上的支援,探訪目的也包括,讓候審囚犯行使權利,取得食物、啤酒、私人衣物、報紙和其他消遣品。故此,從在囚人士角度看,上訴人被形容為「朋友」屬於恰當,即使是在囚人士要求上訴人提供探訪服務。

廣告

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霍兆剛在判詞中指,除了認識的人外,在囚人士的「朋友」,亦可包括被要求探訪的人、為囚犯提供精神及物質支援的人,以及囚犯願意會見的人。「朋友」必須有合法及真誠的理由探監,而非心懷不軌或別有企圖。霍官指,在探監前上訴人要填寫的探訪申請表,只提供兩項與犯囚的關係,即是「親戚」和「朋友」,「他們若非囚犯的『親戚』,則唯一的可能關係就只是『朋友』。」,本案證據並不足以證明二人串謀詐騙,五名主審法官一致裁定上訴得直,撒消定罪。

兩名上訴人及其他七名被告於2011年8月至2012年8月期間,涉嫌串謀詐騙懲教署,訛稱是候審囚犯朋友往荔枝角收押所探監; 當中三人在審前認罪。2013年9月,兩名上訴人和其餘4名男女被告,在觀塘裁判法院被裁定罪成,判社會服務令。暫委裁判官戴昭琦指,被告向懲教員申請探訪時,在表格上填寫是「朋友」身份,隱瞞不認識在囚人士的事實,是擔心探訪不獲批准或遇上麻煩,認為各被告有不誠實意圖誘使懲敎人員作違反公職行為。戴官又指,監獄規定只有「親屬」和「朋友」可以探監,候審囚犯將會面對司法程序,故需要防止妨礙司法公正。

廣告

當時其中四人,包括公司負責人溫皓竣,三名員工關巧用、鄧志紅及潘定基不服定罪,提出上訴。上訴庭於2016年10月駁回上訴,頒下書面判決指,一般情況下必須是親戚及朋友才能探監,而「朋友」的定義是必須與囚犯相識,才能發揮幫助囚犯適應在囚生活的探訪目的。上訴庭當時在判詞指,根據《監獄規則》只有囚犯的親戚、朋友及獲授權人士才能探監。而有關探訪候審囚犯的條例中,是容許這類囚犯接受「訪客」探訪。不過上訴庭在判詞指,「訪客」亦即是上述三類人士。上訴庭指,家人與社會的支持對協助囚犯適應獄中生活和克服問題,更生及再融入社會,十分重要,而陌生人則難以發揮同樣作用,故規則中所指的「朋友」必須是跟囚犯相識的人。辯方指,上訴人並沒掩飾身份和否認提供探監服務,故此並非不誠實。上訴庭反駁指,上訴人自稱囚犯「朋友」,故必定知道做法是不誠實,駁回各人上訴。

不過,四人認為案件涉及「重大」和「有廣泛重要性」的法律爭議,申請終審上訴許可。上訴庭去年初頒下書面判決,同意案件的法律爭議有「重大」和「有廣泛重要性」,不過指他們沒有合理爭辯機會,最後裁定「拒絕給予上訴許可」。不過根據法例,只有終審法院在刑事案件方面,有權酌情給予終審上訴許可。最後第一上訴人、公司負責人溫皓竣和員工、第二被告關巧用獲終審上訴許可。

 

商業電台蘋果日報東方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