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比較法分析TSA‎的存在價值和去向

2015/10/30 — 11:02

【文:伍穎晉】

10月中,有小學學生家長於社交網站,建立爭取「取消小三TSA」活動,至今有逾4萬人表示支持這項活動,引起社會對TSA實行時為學校和學生所帶來的壓力的關注。

廣告

TSA全名為「全港性系統評估」,政府為小三、小六及中三學生進行全港統一的評估,以了解學生於這三個學習階段在中文、英文和數學科的基本能力,繼而協助局方和學校優化現在的課程。縱然這一評估在港已推行十多年,學者、教師以及家長漸漸看到評估的背後卻為學校以及學生帶來負面的影響,因而被大眾質疑這評估的有效性。

過去兩星期,社會大眾已就此一議題於不同的報章和網上平台發表文章,羅列TSA的弊病。故此,本文嘗試以比較法以及微觀的層面,分析TSA的問題,以及提出改善方法。

廣告

開始之先,我們嘗試了解TSA的存在意義及其功能。根據教育局和教評局派發的《促進學習的評估 — 全港性系統評估(學校篇)》小冊子,政府提出TSA的功能如下:

政府:了解全港整體學生基本能力水平

學校:根據評估數據,分析學生強弱項,回饋學與教,促進學習

小冊子內提及「基本能力」的定義:學生有能力繼續下一個學習階段,而不需要額外的學習支援的最低而又可接受的水平。(基本能力並不代表課程的全部)。先讓大家對TSA的評核目標有基本認識,待會我們一同分析以上「指標」是否與其他現有的評核方法的目標有所重疊。

現在,我們嘗試運用比較法,分析香港、英國和美國的全港/國性系統評估,看看當中的異同:

*政府自2012年提出小六TSA只會逢單數年進行,雙數年校方可以自願方式參加,以減輕小六學生壓力(真的可以嗎?)

**由2014年起,不會向小學發放各科的基本能力達標率;只會向個別中學發放其學生在三科達到基本能力水平的學生人數及達標率。

***由2015年起,將以比例得分 (100為滿分) 發放數據

 

政府一直強調TSA的作用,究竟有沒有其他方法可以取替TSA,教師可以不再以「考試導向」作為教學模式,而學生可以脫離盲目操卷以應付TSA的壓力?

回到文章前部分提及TSA的功能:政府希望藉TSA了解全港整體學生基本能力水平;學校則能根據評估數據,分析學生強弱項,回饋學與教,促進學習。經過簡單地比較三個地區(香港、英國和美國)的評核方法和系統,其實不少地方香港政府可以參詳借鏡。

首先,現在的TSA強制所有學生參加,即變成「公開試」,令校方不得不在課程編排上撥出時間為學生備試,75%老師指出會因TSA而為小學生補課(教協問卷調查)。學生更要面對除校內期考外多一個考試,壓力定必增加。局方可參考美國和日本的做法,以隨機抽樣(不同地區 + 不同學校 + 不同種族等)方式讓學生參與評估,繼而收集成全港數據。這有助減輕學校和教師處理TSA的繁複過程和壓力,學生也不用強制參加評估,同時不會因為操卷而令收集得來的數據失真。筆者更建議局方可以採取直接與家長和學生聯絡的方法,繞過學校(例如寄信給學生家長),減少被選中的學生被學校要求操卷的機會,同時家長有更靈活時間和空間為學生備試。

其次,TSA的分析方向只流於學生對學科掌握能力,並未有充分利用TSA所得數據作多樣化分析,以優化學與教。根據每年的評核報告,其內容只有不同題目和卷別學生的常犯錯誤和能力,以及全港學生在不同學科的水平及達標程度。尚若政府只以這一角度對學生基本能力水平下定論,筆者認為並不全面。男孩子和女孩子在學習過程和成績已有差異;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學生與新移民或少數族裔學生對比,相信差異會更大。不同分析方法下的結果都不同,政府怎能只把所有學生成績結合而得出結論呢?既然以優化課程和改善教育政策為目標,不如政府效法外國做法,把分析方向多樣化,例如同一年齡男女在數學科的能力、同一年齡不同族裔學生於中文科的能力等,相信數據有助修正和推行融合教育、小班教學等教育政策。

再者,要讓學校了解學生的能力水平,校內考試和日常課業並不是能夠完全地取代TSA的功能嗎?教師日常給予學生的課業、工作紙,已經是評核學生能力的方法及指標,用以測試學生對個別概念或能力的掌握。教師由學期開始的教學、功課、小測、考試,不就能為學生作既詳細又全面的評估嗎?TSA評估相比之下更缺說服力。摒棄TSA,政府可參考英國的做法,要求教師在小三、小六為家長及局方提供學生學習進度報告,以達標和不達標作為評核方法。教師更有效掌握學生在不同範疇的能力,有助「分析學生強弱項,促進學習」。在學生不用多考一個試、教師不用浪費時間於操卷的同時,為家長、局方提供更仔細和精確的報告,政府所列的「功能」仍能達到。

因TSA令學生產生壓力的原因,主要原因無非為密集「操卷」。而考試內容及時限限制,正是促成學校要讓學生操卷的原因。TSA原意為了解「基本能力」,但近年來考卷內容漸趨複雜。先不說題目困難刁鑽(充滿陷阱;讓人質疑是否真正考核學生的基本能力),考試時間過短,學生未能做完試卷,又怎能評估他們的基本能力呢?以小三英文閱讀及寫作卷為例,要求學生以25分鐘,完成二十五題多項選擇題目以及一篇三十字的文章(當中學生要閱讀多篇不同文體文章)。寫作題的評卷參考中提及,如果考生在內容(4分)方面要取得3分或以上,文章需要「富趣味」。25分鐘看文章回答問題和創作一個有趣的故事,時間真的足夠嗎?難怪近7成老師認為學生必需操練才能夠應付TSA(教協問卷調查)沒有操卷的學生可能只謹謹完成,更遑論能否準確地回答。操卷不單令學生壓力大增,每天回家的功課量多達十數份,TSA的結果也未能真實地反映學生能力。

總括而言,TSA本來的「功能」,其實有其他方法可以替代和滿足。政府倒不如相信學校及教師的能力和專業,他們有能力以多元化的評核方式,判別學生是否擁有基本能力水平。政府不如多投放資源到學校,協助學方處理學習差異等難題,看起來比TSA這個一次性考試更實際。政府若要了解全港學生水平,不如多向學校了解學生學習狀況,多利用在學校收集的數據作分析對比,更有效達致評估政策目標。「TSA都會有收爐的一日」。

英國小學教師工會組織早已於2010年發起英國近四分一世紀最大型的公投,抵制11歲小學生的全國性系統評估。工會認為考試對學生帶來不必要的壓力,對於教育系統沒有好處。英國政府也得作出教育改革,檢討考核的模式和引申影響。這個情況與現時香港TSA的爭議如出一轍。由此可見,即使「國際上如澳洲、加拿大、美國,甚至一些發展中國家」都進行的評估也可以有弊處。尚若政府還繼續以「人有我都要有」邏輯為TSA護航,把操卷的責任推到學校和老師身上,沒有理會社會各界和前線教師的聲音,政府的態度就真的「大倒退」了。

 

參考資料:

《促進學習的評估 — 全港性系統評估(學校篇)》小冊子

National Curriculum Assessment

The National Assessment of Education

作者簡介:大學生及準通識老師,正修讀教育學士。看到教育和通識科的重要性及價值,即使通識科正面臨不少挑戰,仍加入戰團捍衛教育專業。以通識過來人和正接受通識師訓的「雙重身分」,透過文字釐清公眾對通識教育的誤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