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雙軌制」支援學齡特殊教育兒童

2019/1/17 — 13:06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黃文杰(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社區組織幹事)】

阿貞來自基層家庭,她育有三子女,而三名子女都有特殊教育需要(下文簡稱「SEN」)。長子就讀中六,有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次子訧讀小六,確診有讀寫障礙;而幼女讀小二,老師也懷疑她有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

阿貞含辛茹苦養育三名子女,而自己也因照顧子女等壓力被確診患有抑鬱和躁狂,每到夜晚就失眠,白天也需要食藥控制自己的情緒,「唔食藥我就發脾氣呀,打人啦,發爛渣,就諗住上去死呀。好似有十萬樣嘢諗唔通,喺人哋身上好似好小事,但係到我身上好似好大件事。」近幾年連老公都需要看精神科。

廣告

「校本支援」模式有局限性,對學齡兒童支援不足

而阿貞抑鬱和躁狂的情況與子女的學業成績息息相關,三名子女中,阿貞現時最擔心的就是長子,因為長子就快考呈分試,學業成績關乎升中派位。但長子自小學起,成績欠佳,中英數都不合格,就連老師都經常打電話給阿貞,讓她幫長子找補習,但阿貞根本沒有餘錢支付坊間的補習費用。長子曾試過參加學校提供的功課輔導,每個星期有三堂,每堂一小時,但都是安排高年級的大哥哥和大姐姐來協助,長子放學回來,功課要麼沒完成,要就是寫錯,所以她現時都沒有再讓長子參加。
阿貞坦言學校功輔班幫不到兒子,因為導師人手不足,就算在家中,長子都無法專注地完成功課,阿貞坦言曾經打鬧兒子,「佢做功課時,專注唔到,一唔食藥就玩手指呀,撩耳屎呀,撩鼻屎呀,手放落個袋度呀,有好多小動作。我睇到呢啲動作,就忟憎,控制唔到自已嘅情緒。」但後來阿貞想通了,也內疚,因為自已和丈夫教育水準低,無法協助兒子,即使打死了他,兒子的成績也不會合格。

廣告

在現時的「校本支援」模式下,教育局主要向公營普通學校提供額外現金的方法協助 SEN 兒童融入主流教育。當中尤以「學習支援津貼」為主,此計劃於 2003/04 學年推出,2016/17 年佔總開支 12.07 億元的 44%。在 844 所公營普通學校中,有 696 所獲得此津貼,覆蓋率為 82.5%。在三層支援模式下,學校可靈活而有策略地調配學習支援津貼,2018/19 學年每所學校首 1 至 6 名需要第三層支援的學生,可獲每年 171,864 元基本津貼;第 7 名及以後需要第三層支援的學生,可獲每年 28,644 元的津貼額;而第二層支援的學生,則獲14,322 元的津貼額。每所學校每年可獲得的津貼上限為 1,652,434 元。

因學校可靈活運用「學習支援津貼」,為 SEN 兒童提供功課輔導班似乎成為一劑「萬靈藥」,但學校提供的功輔班因人手比例不足,如一對六或一對十,又或者只是朋輩計劃(邀請高年級同學)協助,某些類別的 SEN 兒童無法從中受惠,如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讀寫障礙、自閉症,但成績欠佳的兒童。再加上不同學校 SEN 學生數目、種類、程度等均存有個別差異,只提供功輔班不足以支援 SEN 兒童。校內的功輔班導師往往需要協助多個兒童,亦未必具有協助不同 SEN 兒童的技巧,他們要在功輔時間協助 SEN 兒童亦會吃力。而 SEN 兒童,他們即使參加功輔,也會出現遊魂、滋擾他人、無法完成功課、照抄答案或成績無進步等情況。

校本支援未能有效處理 SEN 學童的情緒、行為和社交問題

除了學業方面的問題,很多 SEN 學童亦有情緒、行為和社交問題,他們的情況分為兩個極端,部分兒童在校上課無法專注或上課睡覺,甚者會滋擾他人、講粗口或打人;另一部分兒童則會較自卑,無自信心,甚至被人排斥與欺凌。而社交方面,因為 SEN 學童缺乏朋友或者性格比較「怕醜」,因此部分高小或中學的 SEN 兒童會選擇在家中玩手機或電腦代替正常社交,成為人們常說的 「宅男」。

阿貞的長子屬後者,阿貞提到長子無自信、很自卑,他說話都好細聲,阿貞認為或許因為自己和丈夫都曾經經常用粗口鬧仔,或者動手打兒子,打到他現在不敢出聲,日日都呆在家裡,玩手機或者打機,直到中學都沒有一個朋友。阿貞坦言對「校本支援」感到失望,雖然在本會社工的協助下,向教育局查詢到兒子屬「學習支援津貼」支援層級的第二層,學校每年用兒子的名義向教育局申請約 14,322 元的支援津貼,學校雖有提供考試調適,延長兒子的考試時間,可這兩種支援對於長子明顯不夠,亦無法支援他的情緒、行為與社交問題。

「人本」和「校本」支援雙軌制,助學齡 SEN 兒童發揮潛能

為了彌補「校本支援」針對性不足的問題,本會採用「人本支援」的支援模式,開展「為學齡特殊教育需要兒童提供學習訓練津貼先導計劃」,向確診 SEN 兒童轉介和提供每月不超過 400 元的現金津貼,用於訓練、興趣學習和學業補習,表現良好的兒童最長可獲持續資助。

阿貞約一年前向本會申請每月 400 元的基金給長子學鋼琴和補英文,就算扣除基金資助,阿貞仍要每月補 350 元。阿貞選擇鋼琴是因為改善兒子專注力不足的問題,而選英文,也因自身不諧英文,兒子英文基礎也很差。雖然只是學了不算很長的時間,但一對一的人手比例下,阿貞已明顯感受到兒子的進步,專注力有提高,之前全班 30 多個小朋友,兒子不是倒數第一,就是倒數第二,現時已進步到約 20 名左右,老師都表揚兒子有明顯進步,上個學期還拿到了 100 元的獎學金。阿貞提起長子的進步明顯掩蓋不住內心的激動,她相信如果早幾年申請到相關資助,有機會可改變兒子的升中命運。

如阿貞的長子一樣,本會接觸到的很多 SEN 學童的自信心較低和存有自卑感,若成績欠佳的 SEN 兒童往往對自己的將來感到灰心,躲在家中玩手機或電腦。「校本支援」除協助他們的學業外,亦需要發掘 SEN 兒童的潛能,若他們可在藝術、體育或音樂等多元智能方面有所成就,相信可重塑他們的自信心。可惜基層兒童因家庭經濟拮据,即使有興趣愛好,亦無法報讀坊間的收費項目,或無法支付裝備、服裝、參加比賽或考試的費用,只可依賴學校或社區提供的免費課外活動機會,但這些活動通常往往需要抽籤,就算抽中也欠持續性。

與很多 SEN 兒童的家長一樣,阿貞贊成「人本」和「校本」支援雙軌制的支援模式,「如果教育局俾學校嘅資源足夠,學校支援到位嘅話,的確唔需要額外支援,但問題係 SEN 小朋友喺主流學校無法做到真正融合,成績唔好,被記過,被留級,又冇特別支援,咁政府唔俾額外錢我哋貧困家庭嘅話,等我哋去校外選擇補習或興趣活動,唔通就係等佢哋( SEN 兒童)自生自滅?家長都會癲啦,你睇,我已癲咗,連我都睇埋精神科。」

和阿貞長子一樣的 SEN 兒童還有很多,他們的成績並不優異,並不喜歡讀書,但他們有其他潛能,只是礙於家庭經濟拮据,無法選擇適合的興趣愛好持續學習。政府是時候需要再次全面檢視融合教育下校本支援的局限性,為 SEN 兒童和家長提供針對性的支援服務。如政府短期內可在全港範圍內為基層 SEN 學齡兒童推行「為學齡特殊教育需要兒童提供學習訓練津貼先導計劃」,提升資助金額至 1,200 元每月,讓基層家長可在「校本」支援的基礎上,根據子女的需要與潛能,在坊間選擇訓練、興趣學習和學業補習,相信某種程度上可達到為 SEN 家庭雪中送炭的效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