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任我行

2016/8/8 — 14:36

STYLE-TIPS.com 製圖

STYLE-TIPS.com 製圖

【文:蕭綺蓮】

終於輪到香港人。馬路戲院商店天空海闊任你行捉pokemon。兩週前適逢PokemonGo抵美我亦剛到埗Seattle,寫了篇《在遠方於西雅圖天空》捉小精靈。兩次體驗小精靈登陸一個城市時造成的哄動,只有一個同感 — 城市人真的很需要重拾童真。當我們重新接觸內心的小孩,當我們儍更更地玩耍遊戲,其實,我們都好鬼cute。

幫我的訓練員角色選好髮型,準備就緒迎接比卡超,此時坐在對面的是我的小學同學P。我和他,小學六年級時分別當上男女head prefect。跳過十年,他做了banker,我就做了lawyer。再跳過十年,我們都在量地(同義詞:創業中)。我倆當年都算是贏在起跑線,今日大概被認為是黐咗線。坐在麥記,我歡天喜地喝著居然只賣十五元的soy cappuccino,P就吃着十四元的新地。

廣告

P最近公布了搵工宣言。在我微小的社交圈裡創業的人本來就少得可憐,現在連這個資深創業戰友都退下戰線了,唉。P的無薪生活比我多足足五年,糧草總有咬完的一天,唯有先補補水,擇日再戰。明明曾是天之驕子,可以聚腳於康莊旅途然後同沐浴溫泉,為何在雨傘外獨行?

這一刻你問我的話,對,沒收入,生活是改變很多。但其實從前的大額消費不在吃喝玩樂,而在吊住條命。年復年地身體捱壞情緒又差,中醫調理、推拿針炙、心理諮詢、私人教練、動輒幾萬元的facial套餐、發神經無上限的retail therapy、一有假就飛去住五星級resort避靜回氣。量地後,臉上的暗瘡和各樣問題都不見了,終於可以跟facial師講拜拜。以前不斷被sell買這買那,如今輕鬆一句:「我堅冇錢」,完,no hard feeling。私人教練當然俾唔起,但現在我不只有lunchtime那一個小時可以出少少汗好過冇,我時間自由到攞了個瑜珈導師資格可以去教班搵外快(當然親愛的教練我還是愛你的!)沒資格消費排毒,並且要開源節流,於是我瘋狂賣掉以前買下的好西,斷捨離還有錢袋,好high!

廣告

搬回娘家慳了住,周圍飛去生活指數比香港平很多的地方慳埋衣食行。這是外國典型創業中digital nomad的生存方式,由紐約倫敦等大都市搬到峇里、清邁、南美真正的節衣縮食,窮也不像住在城市那樣捱,窮也可以相對地嘆並有樽鹽。這些地方的創業社群亦已非常成熟,co-working space此起彼落,是遇上生意夥伴、團隊成員、導師以至投資者的超強網絡。在峇里創業社群裡踏著對Jimmy Choo是極度異相的,如此類推,我所有生命上一章節的「必需品」,如今都成了「二手放題」(35號名牌鞋款,有意請洽!)

一層一層的非必需消費模式褪去,人生無限的可能性才能破繭而出。我的生活「慳」了很多,但我的生活也「多」了很多。

我父母看着女兒由年輕有為的律師變成日日留在家中唔知做乜的宅女,每天跟我妹妹一起擔心我這個儍婆以後點算。不能否認,我很幸運。我感恩父母和妹妹自己養活自己,現在還要助養我這個超齡兒童;我感恩沒有遇上一個要我「正正常常」做個港女/港媽的伴侶;我更感恩自己的生理時鐘沒有搞搞震要我趁未高齡發仔瘟生個「好」字出來。如此,我才有自由的本錢去拼。

於是,我跟P說了我的未搵工宣言。條件許可下,我還要繼續試,連freelance都盡量唔接。P和我雖然贏在起跑線,到了中年卻發現自己根本不想理會在這條既定的跑道上贏抑或輸,而是想建條新路,甚至飛上天。

對很多有夢的人來說,或許有一天總要面對「可以任我走怎麼到頭來又隨著大隊走」的無奈。即使發夢醒來還是要面對現實,有過夢的人,看到的現實從此也不盡相同。而我,暫時,在辦公時間還可以四圍走捉哂啲小精靈。還算爽。

 

原刊於 STYLE-TIPS.com

發表意見